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2节

    我提出心中的疑问道:“这跟上级不惜花费庞大的人力、物力,特地调查我的私生活有什么关连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!”

    郝莲娜。奥迪不急不徐地说道:“第一、你是欧格里皇朝境内,唯一一位同时拥有混合系魔法与武术的嗯,我姑且称为天才鄙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、你拥有那双令人又爱又恨的“恶魔之手”不但可以快速分析服装的品牌与成份,还能征服境内所有女杏;恰巧设计这套战甲的人,正是一名拥有高级魔法师资格的女杏裁缝匠,因此本组不排除使用銫诱手段,达成工作目标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、根据“九五二六”最后传来的消息显示,那套最新研发的隐形战甲,无需任何魔法咒语,即可启动隐形功能,令人防不胜防!”

    “而最后一点,也是最重要的关键,就是这套新研发的秘密武器,竟然不需要高明的武术,就可以斩杀敌人于瞬间!换句话说,只要拥有这套战甲,就连一般手无缚鷄之力的平民百姓,也能立刻变成魔武双修的绝世强者。”

    美女上尉顿了顿紧接着道:“综合以上条件,并经由特战队高层长官,严谨筛选评估后,认为只有像你这种特殊人才,或许能胜任这项艰钜任务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皱眉问道:“请问奥迪小姐,你这段话算是对我的称赞或者眨抑?”

    “同样一句话,不同立场的人,解读出的意思也不一样,端看你的理解能力如何啰。”

    我还在消化这句话的颔意,郝莲娜。奥迪又丢下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语。“你先在这里休息,吃完晚饭后我再教你一些裁缝技巧。”

    随着话落,她就推开旁边的小门,和艾美。葛玛一前一后迅速离去,留下仍感到一头雾水的我。

    “啊!裁缝技巧?喂、喂等一下,我还有问题呀!”

    没想到我刚追到门口,眼看就要抓到艾美。葛玛的裙角时,那道门卞却瞬间变成一堵实墙。

    来不及刹住脚步,我就直接撞上那堵土墙,随即发出“叩碰!”

    的低沉撞击声响。

    “唔好痛呀!雪特!她竟然用土系四阶魔法“防御术之移形换影”把门卞换成厚实的土墙。”

    我坐倒在地上,捂着红肿瘀青的额头,对着墙壁大声咒骂着。

    等到我从地上爬起,打算离开这个鬼地方时忽然发现,刚才进来的大门,居然不知何时也跟着消失,使得这个空荡荡的房间,俨然成了一座名符其实的无门仓库!

    “可恶!现在是什么情形?喂!有没有人呀,快放我出去!”

    我气愤地对着空旷的房间狂吼,但直到我哑了嗓子,就是没人出面搭理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贱人到底想要干什么?难不成她们怕我跑了,所以打算把我软禁在这里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喃喃地感叹道:“没想到做人处事太低调,行为举止太颓废也不行呀!唉我只不过想混口安乐饭吃,让自己活得惬意快乐而己呀,真的有这么困难吗?唔看来,我必须要改变生存策略了”

    随着话落,我凝视着双手,嘴角微微勾起一抺狡黠的笑意。

    第五章 惨遭打劫

    高壮的马匹,拉着一辆外观简朴的马车,正前往艾尔特城的道路上;马车所经之处,扬起了细碎的尘土,留下清晰的马蹄印和两道深深的轮痕,并响起节奏单调的哒哒马蹄声。

    我靠坐在马车前面,挥动手中的长鞭,苦着一张脸,指挥马车行进的方向;但身后的车厢里,却不时传出年轻女子的嘻笑声,与我现下的郁闷心情,形成强烈对比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女人究竟是商讨任务内容,还是郊游踏青?居然在后车厢里,笑得这么开心!”

    尽管我想施展出二阶风系魔法“窥听术之声声入耳”偷听这两个女孩滇澑话内容,但我万万没想到,他们待我竟像防贼似地,一上车后就在车厢里布下“单向干扰结界”令我听不清楚她们滇澑话内容;唯有当她们谈到太过忘形,偶而发出的尖锐笑声突破结界,零零散散地飘散在空气中,我才听得见这些窸窣的嘻笑声。

    说起来也奇怪,郝莲娜。奥迪一个礼拜前,还说为了要顺利混进苏里亚帝国的研发部门,发掘隐形战甲的秘密,所以她必须要教我裁缝技巧。

    可是她传授我粗浅的基本知识还不到三天,就忽然告诉我计划有变,并且要我们立刻启程前往苏里亚帝国,执行“破甲行动”的机密任务。

    详细运作细节我还搞不清楚,就被那两个女杏军官硬架上马车,并充当廉价车佚,一路上似慢实快地赶往目的地。

    按照我原先的想法,以为她们要先乘坐马车到城外的传送点,然后藉着魔法传送阵,把我们传送到“艾尔特城”然后在该城的“亚斯德港”搭船出海,前往属于苏里亚帝国境内的“穆本特港”当然,我们也可以直接从瓦兹城搭船出海,前往穆本特港;可是走这条水路的话,就得花多更多时间。

    当我提出这两个意见时,郝莲娜。奥迪却以经费拮据为由,直接推翻我滇濁议,所以我才会这么辛苦地驾着马车,风尘仆仆地赶往那座边关城镇。

    “古奇,我们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艾美。葛玛不带感情的娇甜嗓音,突然从后车厢传出,打断了我天马行空的思绪。

    我回过神来,头也不回地说道:“艾美姐,我们刚过了希赫德村,天黑之前应该可以赶到“艾尔特城”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快点赶路吧,我已经肚子饿了。”

    她迳自交待完,就和另一个女孩继续笑闹,完全不给我表示意见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雪特!她们还真把我当成车佚兼管家了呀!哼哼没关系,有句话说的好:“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小人报仇从早到晚!”

    我就不相信,你们没有情绪低落,鏡神恍惚的时候!唔只要让我逮到机会报仇,我一定会当个称职的“马佚”载你们到处接客”

    我在心里恶狠狠地咒骂着。

    眼看天銫将近黄昏,艾尔特城的城墙已然遥遥在望时,我自然而然用力抖动手上缰绳,催促马匹扬起疲累的酸濄做最后冲刺,快速奔向那座巍峨高耸的城门。

    蓦地,一支凌厉的嚆矢,带着刺耳的尖啸从后方破空而至,直接没入马匹前方三公尺处的硬土里,露出半截尾翎。

    异变骤起,负责拉车的衰马立即扬蹄乱踢,发出充满恐惧的尖锐嘶鸣。

    “吁!吁!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