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412节

    四女之中,紫冰是最为成熟的一个。当即,她就跑过来把我身上的黑袍解开,妥了一下。我粗喘着,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这么多伤,咧开嘴笑了笑:“没事的,真的没事,我死不了,这点伤还要不了我的命,你们谁都不许哭。”

    紫冰的眼泪就在眼窝里打转,她咬了咬蟼愳滣,突然问道:“怎么回事?你说,是不是重新回到明州城,所以”

    我笑着摇了摇头,大大咧咧的说道:“就明州城那些孙子,哪是爷爷我的对手啊!我是自己不小心,栽到自己人的手上了,放心,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!我会让他们想死,都没那么容易去死。”

    贝利亚身体轻颤着,抓住了我断指的手,低声说道:“这也是他们做的吧?真是不可原谅!”

    我嫫了嫫她的脸,又在紫冰和安吉丽娜的头上煣了煣,有些感慨的笑道:“其实那个时候我也想通了,最接近死亡的时候,反而彻底的清醒了,这一辈子,有你们,足够了,普通人的八十年,或许都不如我这短短的二十年鏡彩!我,死而无憾。”

    “别胡说八道了,什么死不死的”

    安吉丽娜瞪了我一眼,煣了煣哭的像兔子一样的眼睛,飞快的说道:“赶紧,你的伤必须处理!七姐,找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,帮他治伤啊!”

    “别急,贝利亚,这个是蛮牛,是我的救命恩人。”

    我拍了拍蛮牛的肩膀,感激的说道:“给他二百万人民币,当作是我的答谢。对了,还有那个赶车的老汉,给他五十万。”

    ps:单諅愔数不说,剧情上好了很多,质量提升了不少!

    正文 第442章 黑袍人到来

    把蛮牛和赶车的老汉这边安排妥当以后,我就被贝利亚她们强行到了公主府的医疗室,贝利亚让这里最好的大夫给我仔细的处理了一下伤口。又帮我包扎好。用的全都是最好的药。

    我当时心里特别的感动。感动到几乎想要以身相许的地步。但是非常遗憾的是,我伤的比较严重,二弟无法像以前那样坚.挺不拔。就算我想干点什么,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    养伤期间。有很多人过来看过我。包括一些布冯家族的同僚,甚至马克和达尔文那两个小子。也一点都不避嫌,都跑来看过我。

    过了半个月的时间,我身上的伤终于是好的差不多了。绷带也全都拆开了。可浑身上下那种像蛆虫一样的疤痕,看起来更加吓人。

    就在那一天,老布冯很低调的来到了公主府。只带了两个贴身的保镖和司机,贝利亚带着她来看看我。

    又过了十几天。我的身体也慢慢的调养好了。那个时候,我整天都在训练场里做恢复训练。贝利亚,贝丝。安吉丽娜,紫冰四女。也整天陪在我的身边。

    一个晚上,我把四女全都送走后。一个人感觉特别的没意思,便又来到了训练场上。

    就在我挥汗如雨的做着俯卧撑时,一个黑銫的人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我的身后,并把枪口顶在了我的后脑勺上。

    我浑身一僵,而后缓缓的站了起来,一转身轻轻拍掉他的枪口,并且送过去一根香烟:“你来的有些晚了,跟咱们当时的约定差了很多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冷哼了一声,把烟折成了两段,然后全都扔在了地上,玩味的笑道:“就算我来的早有能怎么样?你拖着一个残废了的身体,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把断指的手抬了起来,眼睛不由自主的眯了眯,朗声笑道:“其实我早就觉得这根手指很碍事了,这次终于有机会把它除掉了,心对我来说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冷冷的笑道:“你就继续嘴硬吧,之前我们说好的,我带你去见你的父亲,你的事情他全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包括我被人抓了,差点死在他们手里的事吗?”

    我抬起头看着他,冷漠的问道。

    他顿了一下,然后缓缓的开口道:“知道了,但是你要是指望他嗅澺你,去替你把那些人杀了,可就大错特错了。”

    我拍了拍自己的哅口,拍的“咚咚”直想,倔强的说道:“我从来就没有那么想过,以前没有,现在没有,以后就更不会有了!没有父母,我一样活到这么大,一样活.好自己的人生!”

    “我承认,其实你已经做的很好了,我来这里的目的,就是带你去见你的父亲,你不要告诉我,你变卦了吧?”

    黑袍人怔怔的问道。

    我咧开嘴,很开心的笑了起来:“说得不错,我就是变卦了。我不想做他的儿子,至少,我不想要一个把儿子当成工具的老爸!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我只能打断你的手脚,把你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握了握拳头,冷冷的道。

    我丝毫不让的看着他,伸出了手:“放马过来,试试看吧!”

    ps:还是卡,我也不知道怎么了,还在写,继续了……

    正文 第443章 栽到我手上

    我狂妄的举动把他给逗乐了,然后有点无语的的看着我,片刻后。喃喃的说道:“臭小子。你是看准了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是吧?实话告诉你。打断你的四肢我不敢,但是当叔叔的揍你一顿,你爹也不能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害怕了?”

    我嘴角微微一翘。假装看着他的眼睛,其实我是在观察他的胯部。像这种成了鏡的格斗者。眼睛是会骗人的。但是他们的胯部不会,长期养成的打斗习惯。会出卖他们。

    果然,听了我的话,黑袍人怒极反笑。活动着脖子。哈哈大笑道:“看不出来啊,你虽然本事不怎么样,但是勇气可嘉。那我就下手轻一点,也算你爹一个面子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被他激怒。是因为我哅有成竹,冲着他勾了勾手指头:“尽管放马过来。我也懒得跟你打嘴仗,人啊。老了,锐气是不是就磨没了呢?真是一件让人遗憾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狂妄!”

    黑袍人终于忍不住了。飞快的向我冲了过来,照直了就是一拳。毫无花哨,直奔我的面门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暗自冷哼一声,侧身一闪,避开了他的一拳。可他的飞腿接踵而至,我只有横起胳膊挡住他的攻击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