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404节

    约翰享受着岛国妹子的服务,不一会,约翰就找来了一个服务生,领着那个岛国妹子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我冷冷的看着他们,面无表情的跟了上去。假装自己就是二楼的客人,掏出手机扣在耳朵上,做出一副在打电话的模样。

    服务生打开了一个包间的门,约翰迫不及待的把岛国妹子领了进去,随后把门关了个严实,那个服务生就乖乖的守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我站在不远处,把这一切全都看在了眼里。上好了膛的手枪就在我的袖子里,我可以随时让它出现,夺走其他人的生命。

    仔细的考虑了一番,我终于想到一个办法。笑着走向洗手间的方向,不一会,又探出头对那个服务生摆摆手:“哥们,不好意思,能不能借个火。”

    服务生回头看了看门,估计也觉得不会出什么事,于是就小跑着过来,把打火机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“谢谢了”

    我接过打火机把烟点着,左右看了看,没有其他人。在把打火机还回去的时候,突然一用力,把他拉进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他还没来得及挣扎,我就扳住了他的脑袋,用力的拧断了他的脖子,“对不住了兄弟,要怪就怪你自己的命不好吧。”

    我怕夜长梦多,赶紧拖着服务生的尸体进了洗手间里面,把他身上的衣服扒下来,自己换上了,枪同样藏在了袖子里,大摇大摆的走了去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做贼心虚吧,总感觉有点不太自然,我鬼鬼祟祟的四处看了看,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,于是胆子也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走到那个包间的门口,我轻轻的推开门,立刻就听到了里面,岛国妹子非常职业化的叫声。

    正文 第426章 三枪恩仇灭

    这个包间很大,里面还有一个小的包间,我轻轻的关上门。蹑手蹑脚的往小包间的方向靠近。手枪也从袖子里滑了出来。落入了我的手掌心里。

    我刚贴在玻璃屏风上,正好看到一个不大不小缝隙。顺着缝隙往里面看去,约翰正光着芘股趴在岛国妹子的身上。一下比一下用力,非常卖力的挺动着。

    我深吸了一口气。突然拉开了玻璃屏风。当我出现的时候。因为我穿着服务生得衣服,所以约翰和岛国妹子都把我当成了服务生。

    约翰的动作并没有停。把自己的内裤丢了过来:“滚!马上给我滚出去!”

    我一脚踢开飞来的内裤,手枪直接顶在了他的脑袋上:“约翰,我不是服务生。今天。我为你而来。”

    岛国妹子一看到手枪,吓得一把推开了约翰,连衣服都顾不上穿。直接往外面跑去。我大手一甩,一把锋利的匕首直接扎进了她的后心。她口吐鲜血,缓缓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这位兄弟。想必你应该是个华夏人,不知道是我哪里得罪了你。你非要置我于死地。”

    约翰一边打量写四周,一边语气诚恳的说道。我不屑的笑了笑。讥讽的说道:“不要白费力气了,我决定了要杀你。枪已经顶到了你的脑袋上,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约翰举着手,缓缓的站了起来:“不要这样,其实很多友情都是谈出来的,价码也都是谈出来的,不瞒你说,在怀阳城里,我有钱又有权,只要你说个数字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缺钱,也不缺钱权利。”

    我手上又用力了一些,一字一顿的说道:“饶你也不是不可以,不过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只要你说出来,我一定尽力做到。”

    约翰一脸期盼的看着我,焦急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,想让我饶了你,你必须先还我大哥的命!”

    我大吼了一声,刚要抠动扳机,约翰突然一低头,利索的滚下了床,然后光着芘股往门口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我失去了目标,把枪口转了过去,在约翰打开门之前,“嘣”就是一枪,打在了他的大腿上,他疼的呲牙咧嘴,趴在地上,还在不断的往前爬行着。

    我的飞快的跑了过去,一脚踩在了他身上,把枪口顶在他的脑袋上,“嘣嘣”就是两枪。约翰的脑袋顿时像个烂西瓜似的,鲜血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我不慌不忙的把枪放进岛国妹子的尸体旁边,利索的打开门走了出去,一路人看到不少慌张失措的人,他们也都被我这身皮给骗了。

    整个酒吧都乱了,所有人都沸腾起来,这样的沸腾全都是我那三枪的功劳,当我离开经典酒吧的时候,这里才开始戒严。

    前方是一望无际的黑暗,后边到处都是警车的鸣笛声。我钻进一个胡同里,顺着电线杆爬上房顶,妥掉了服务生的皮,换上了风衣和面具。

    我从口袋里掏出我老贼的照片,看着照片上的老贼,那一脸猥琐的笑容。

    我也很开心的笑了起来,越笑眼眶就越红,越笑眼睛就越浉润

    正文 第427章 出城的困难

    “老贼,刚才你看到了吗?害死你的那个约翰老鬼,我把他给宰了。”

    我煣了煣发红的眼睛。借着皎洁的月光。看着照片上的我老贼。我是一脸不耐烦的表情,老贼则是笑嘻嘻的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忍不住一巴掌拍在了房顶上。心痛的说道:“你整天叫我兄弟,弟弟。老贼。你不够意思,我还没来得及好好喊你一声大哥。你他妈就给我撂挑子了!”

    我把照片放在哅口上,慢慢滇澤在了房顶上,哭的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:“你不是说好了跟我一块打天下的吗?你还没有娶媳妇呢。你还要跟沈军一块做好曼陀华山庄你走了。你让我怎么跟兄弟们交代,让我怎么跟他们交代”

    我的眼泪稀里哗啦的往外流淌着,可外面只能看到冷酷威严的面具。我紧紧的捂着那张照片,就好像抱着活生生的老贼一样:“你说不管我就不管我了。呵呵老贼,你他妈王八蛋!你就是个混蛋!你跟我结拜了。你是我大哥!你走了,别人欺负我怎么办。谁还能替我出头?”

    我一个人自言自语着,眼泪都快要哭干了。

    我从房顶上站起来。看着经典酒吧的方向。那里还是很吵闹,警车什么的也都没走。

    最后看了老贼的照片一眼。我掏出了打火机,直接点着了照片,任由老贼的面孔一点点被火焰吞噬,逐渐化为灰烬:“老贼大哥,我知道你是太累了,我保证,我一定会找到你的,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打搅你,我用我的命发誓!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