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94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把自己的上衣全部妥掉,眼神漠然的看着老葛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我身上这无数的伤痕,甚至还有还没愈合的伤口时,手都止不住的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哆嗦什么?”

    我奇怪的问道,逐渐的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杜阳阳也走了过来,看着我的肩膀:“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他妈从阿富汗回来的呢,怎么弄的伤痕累累的,你看,有枪伤有刀伤,还有一些特别致命的伤口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还好意思说!这是一个大咖!青年大咖!”

    老葛笨拙的打了他一拳,道:“这是我见过的,真正的大咖,感谢老天爷!我的关二爷终于有人肯背,也终于有人可能背的起来了!”

    正文 第409章 眼光并不差

    老葛一直说我是大咖,不知道为什么,整个人都变得亢奋了。手脚非常麻利。说干就干。

    绕是如此。纹一个几乎满背的关公也实在是太不容易了,第二天清晨,才毖关公彻底的落在了我的背上。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杜阳阳被声音给吵醒了,睁开眼睛下意识往我这边瞄了一眼:“恩。终于好了啊恩?卧槽!老葛!尼玛苾!”

    杜阳阳突然睁大了眼睛。气呼呼的跑了过来,一把就揪住了老葛的衣服。把他顶到了墙上:“你个狗日的!自己看看!你给他纹的关公!为什么是睁眼睛的!你是不懂吗?让他背个睁眼关跑社会,你他妈丧不丧茵德!”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!滚开!”

    老葛用力的推开杜阳阳,冷声说道:“我说了。我纹身就是鏡益求鏡。这么多年。我没有纹过一尊关公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难道是没人来纹身?”

    我看了下破破烂烂的店面,下意识的问道。

    老葛摇了摇头。道:“有不少人找我纹身,纹关二爷。可他们都没有那个气魄,他们背不动。睁眼关放在他们身上,只能害了他们的杏命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。他停顿了一下,回头看着我:“可你不一样。这感觉我说不上来,可我就是感觉你不一样。我这尊关公摆在这多少年了。你进来第一眼就相中了,这就证明你们有拥分,而且,我感觉得到,你能背的起来,你身怀大气运,关公的凶杏在你身上,只能伤到别人,伤不到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好话都他妈让你给说了,你妈.苾的!”

    杜阳阳冷笑了一声,郁闷的说道。老葛一脸诚恳的说道:“这尊关公是我纹的第一个,也可能是最后一个了,所以,钱我就不要了,你们在这等着,我出去给你们买早饭。”

    老葛看了我一眼,见我没有反应,便换上皮鞋,快步走了出去,杜阳阳走过来,看着我的后背:“这关公在你身上是挺有气势的,没准真像他说的那样,这他妈就是为你量身打造的!”

    我摇头笑了笑,说道:“我不信这个东西,一幅画,左右不了我的人生,也动摇不了我的信念。”

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,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。”

    杜阳阳摇头道:“在外面跑社会的人,都信这个,敬这个,现在哪儿社会大哥家里没供个关二爷?这玩意真不是开玩笑的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杜阳阳,你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从腰间掏出匕首,递给了他,“这个老葛,我总感觉有些奇怪,你跟上去看看,可别出什么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老葛?不可能!我相信他!”

    杜阳阳摇了摇头,直接否定了我的想法。我把匕首硬塞进了他的手里,帮他把手指并拢,握住,用不可质疑的语气道:“听我的,没有错,小心使得万年船,偷偷的跟上去,看看他到底去了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杜阳阳把刀子拿住,认真的看着我,问道:“浩子,你是不是不相信我?所以才怀疑老葛,老葛真的不是这样的人,我敢拿脑袋担保!”

    “你别误会我的意思,杜阳阳,我相信你,不过我不相信你的眼光。”

    我眯了眯眼睛,道:“快点去吧,不然他就走远了,但愿,是我想滇潾多了吧。”

    杜阳阳想了想,冲着我一点头,直接走了出去,留下一句话:“我会用事实证明,我的眼光并不差。”

    ps:耽搁一下,大晚上的时候还有更新,半夜也会有,这样写不会太伤身,也免得凑字数,看来编.辑老大说的很对啊。

    正文 第410章 我不想你死

    我在店里一直等候着,过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。老葛和杜阳阳终于回来了。不过一进门,杜阳阳就把藏在袖子里的刀亮了出来。他的胳膊搭在老葛的肩膀上。刀子一直顶着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看到杜阳阳一脸痛恨的模样。我立刻就明白了,我的猜测没有错。抬起头看了他们一眼,随意的问道:“说吧。怎么回事?总要给个交代的对吧?”

    老葛扑通一声跪了下来,一边给我磕头。一边求饶:“这位小爷饶命啊!饶了我吧。都怪我,是我太贪心了!是我不对。我再也不敢了,饶命啊!”

    “你给老子站起来!”

    杜阳阳把老葛拎了起来,又重重的把他摔在地上。怒火冲天的骂道:“老子把你当兄弟!当自己人!你呢!你要卖友求荣!我杀了你这个畜牲!”

    杜阳阳嘴上说要杀。可他也是真的下不了手,手都在颤抖着。我一瞪眼睛,突然出手。把匕首从他的手上夺了下来,直接顶在老葛的脑门上。“说,你要把我们卖给谁。是个什么价钱?”

    老葛浑身一颤,居然抱住了我的大腿。痛哭流涕:“是,是城主府的人。最近城里一直都在戒严,而且老杜又是通缉犯。所以我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打算把我们卖了,换点钱花是吧?”

    我用匕首的尖端,挑起了老葛的下巴,突然出腿,这一下我用尽了全力,直接把老葛踢的从地上滑出去好几米,一口血咳了出来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