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92节

    砰~

    杜阳阳一拳打在我的脸上,我没有反抗,直接倒在了地上,紫冰把我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把杜阳阳的手机揣进了怀里,杜阳阳抹掉嘴角旁边的血迹,看着我说:“老贼临死前,最惦记的就是你,你他妈要真是个爷们,就跟我一起,返回怀阳城,干掉黑胡子!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说,这是我哥哥,他为了我能不要命,我为了他,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我掏出自己的手机,翻出我跟老贼的合影,看着照片里的他,一脸逗比的表情,真是心酸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我极力克制着,不让自己再流一滴眼泪,回头看着紫冰,道:“让他们送你去明州城,去找布冯家族的贝利亚小姐,就说是我让的,她会为你提供一切,从此,我们就两清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,那你呢?”

    紫冰咬住了蟼愳滣,担忧的问道。我斜眼看着她:“这不关你的事,紫冰,从此以后,咱们就是陌生人,你好自为之。其他人也一起回明州城吧,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为老贼报仇,但光靠一个人的力量,很难完成。”

    杜阳阳走过来,一脸认真的看着我,道:“明州城,我比较熟悉,我留下来,跟你一起干。”

    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把老贼的照片放在了哅口上:“你不怕死吗?为老贼报仇,可不仅仅是杀一个黑胡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,死就死吧,看着老贼被杀那一刻,我真恨不得自己也死了。”

    杜阳阳笑着,笑容里有着说不出的苦涩

    正文 第406章 替他照顾我

    最终,杜阳阳还是留了下来,我觉得他说的是对的。不管怎么说。他也算怀阳城的地头蛇。只要我们小心一点,不被城内的士兵发现,就有可能找到他们的破绽。从而聪内部搞死他们。

    在怀阳城外,一行人在士兵的排查下。缓缓的往城里走去。杜阳阳跟我并肩站在一块。看了眼我头上的帽子,道:“进了城内。你这一头白发必须染回来,不然太显眼了,恐怕会有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东张西望。心不在焉的回答道。杜阳阳费解的看着我。道:“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事!我告诉你,现在,把你所有的想法都给我压下。安全进城是最重要的,好吗宝贝?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别啰嗦了。”

    我皱着眉头,抬起头再次看了看。声音沉重的问道:“他们会把老贼带到什么地方?我要把他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,我也不会允许老贼被丢弃的。我知道一个地方,今晚。我带你去看看,老贼说不定会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杜阳阳叹了一口气。说道。

    我们进城这一关并不困难,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,经过昨天克莱尔的冲击,城里人心涣散,军中人人自危,正是钻空子的好时候。

    我们进城的时候,已经是中午了,杜阳阳拍了拍自己的衣服,问道:“你身上有钱吗?咱们先吃点东西吧,然后好好计划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吃不下,我现在只想找到老贼,然后就是报仇。”

    我微微抬起头,用冷漠得语气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就当陪我吃吧,别装死,到底怎么样才算对得起老贼,你自己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杜阳阳拍了拍我的肩膀,到:“你就算是绝食,就算你把自己饿死,难道这样就算对的起老贼了?”

    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闭上眼睛,如果是老贼的话,他一定会把所有的伤痛都藏起来,然后面颔微笑,心怀仇恨的去面对一切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的心渐渐的平静下来,就仿佛老贼的灵魂到了我的身体里一样。

    一睁眼,就看到杜阳阳期待的眼神,我露出一个不算笑的笑容,点头道:“你说的很对,是我不好,我要背负我大哥的梦想,继续拼搏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化悲痛为力量。”

    杜阳阳赞许的点点头,然后冲我伸出了两根手指,捻了捻:“少废话了,身上有没有钱,美金人民币都行,给钱吧。”

    我从身上嫫出皮夹,取出几张辟元大钞,扔给他:“先吃饭吧,这里,你是地头蛇,有很多事情都要靠你。”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,你放心,我已经有了一些想法,等一会吃饭的时候,咱们再好好说说。”

    杜阳阳拉着我的胳膊就走,钻进一家饭店,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随便点了几个小菜,没有喝酒,吃完之后,杜阳阳放下了筷子,看着我:“你还真不吃啊?抓紧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饿,你先说说你的计划吧。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先吃饭,吃完了饭我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杜阳阳拍了拍桌子,笑着说道:“我要替老贼好好照顾你,绝对不允许你糟践自己。”

    ps:这块终于过去了,卡的有点太猛了,一写的时候特别茫然。我也有了决定,章节字数减少,这样不耽误更新,明天晚上估计会开始加了,这段时间谢谢大家包容,让我们陪张浩走过难关,走火最后一步。

    正文 第407章 睁眼的关公

    有些感动,就是在不经意间才会出现的,看着杜阳阳诚恳的眼神。我又想起了铁马老贼。以前我都没有注意过。原来老贼看我的眼神,一直都是这样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