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88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她真的很美。尤其是她这个模样,更让我觉得有点控制不住了。

    我猛然把她抱了起来,不顾她的挣扎,把她压倒在了床上

    激战了整整两个小时,紫冰才穿好了衣服,逃也似的跑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邪.火一去,我立刻变得理智起来,不由得对自己也开始有些失望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铁马老贼突然从外面闯了进来,脸上满满的都是喜銫

    ps:大家都过了个好年吧,我也过了个不错的年,反正就是忙碌了一点,还在忙,看不到的事太多了,但是恢复更新没太大问题了。明天再打麻将,就去邻居家,我家是禁地

    正文 第401章 奇怪的老贼

    再说七杀,破军,贪狼三人。带队离开后。便遣散了那些荷枪实弹的士兵。

    破军走在最前面。刚刚走了几步,就突然停了下来,抽烟的动作也停顿了一下。吧唧两蟼愳,说道:“不对。这个事不对。那个紫浩,我总感觉怪怪的。他肯定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贪狼和七杀相视一笑,哈哈笑道:“没想到啊没想到,哥。亲哥。你这脑袋也有开窍的一天,看来以前是我太小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騲,你这是什么意思?那家伙真有问题?”

    破军愣了一下。随即大怒,转身就要往回冲:“釢釢个腿的!咱们三个先把他擒住!抓紧大牢再说!敢在咱们三个面前耍花招!先捅几个透明窟窿!”

    七杀笑了笑。一只大手搭在破军的肩膀上,说道:“别急。自始至终,我就没有相信过他们。而且我从那个紫浩的身上。感受到一阵非常强烈的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哦?大哥,你也感觉到了?”

    贪狼看了七杀一眼。表情微微有些凝重的说道:“那个时候,的确。我也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了威胁,就好像如果我上去拿住他,最后倒在地上的反而是我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?就那小子。瘦不拉几的,一头白毛的小白脸!”

    破军满不在乎的说道,嘴角挂着不屑的笑容:“那种感觉我也有,不过我敢肯定,绝不是从那小子身上传来的,但是可以肯定一点,那家伙,应该是个大咖。”

    七杀点了点头,道:“先不管这个了,反正这里是怀阳城,在这里,是龙,他得盘着。是虎,他得卧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等大事过后,咱们腾出手来,再慢慢收拾他们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贪狼懒洋洋的笑了笑,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贼,你到底搞什么鬼?到底说不说,到底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在宽敞的房间里,我坐在桌子前,桌上摆放的全都是美味佳肴,老贼和紫冰一左一右,坐在我的身边,一个劲的让我吃饭。

    “你先吃东西,吃了我再跟你说。我是听我冰妹妹说你要绝食”

    铁马老贼大手在我脖子上拍了一下,嬉皮笑脸的说道:“小子,当大哥的要不好好拾到拾到你,你还真不把大哥放在眼里!”

    我无奈的瞪了他一眼,随即转过脸看向紫冰,淡淡的问道:“绝食?我只是不饿而已,你未免有点太夸张了吧。”

    紫冰可能是想到了之前的激.情画面,往大床上瞟了一眼,俏脸通红的白了我一眼,道:“谁叫你不吃饭,已经一整天了,你是不是还在生气?”

    “生气?他占了大便宜了,生个芘的气!”

    铁马老贼一脸的痛心疾首,我立刻睁大了眼睛,看着紫冰,问道:“你,你把这事也都告诉他了?”

    紫冰无辜的瞪着眼睛,摇了摇头。铁马老贼猛地一拍桌子,指着我骂道:“你个臭小子!还用告诉我吗?你俩刚才整出那么大动静!我一走一过,就听到了!”

    吧嗒~

    紫冰手里的瓷勺掉在了地上,她快速的站起来,快步往外面走去:“我还有事,你们聊吧,我先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脸红,咳嗽了几声,没好气的看着铁马老贼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有话快说,有芘快放!放完了我该吃饭了!”

    铁马老贼殷勤的帮我盛了一碗汤,然后鬼鬼祟祟的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条,塞进我的手里:“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,自己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将信将疑的打开纸条,却发现上面空空如也,什么也没有。老贼看到我蒙苾的眼神,哈哈大笑:“我逗你的!其实纸条上什么也没有!哈哈,先吃饭,吃完了饭,我再跟你说!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有病是不是!”

    被他给耍了,我有些恼琇成怒,单手揪住他的衣领。

    老贼讪讪的一笑,突然咳嗽了一声,然后引起了一阵剧烈的咳嗽。我一下把他推开,端起碗喝了一口汤,“别卖关子,快点说吧,说完了我要继续睡觉。”

    老贼点了点头,眼神逐渐的正经起来,给自己也盛了一碗汤,“克莱尔已经到了,今晚,在北门发起攻击,紫冰等人乔装打扮,从南门出城,至于咱们兄弟,就在城里闹他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?这么急?”

    我夹了一筷子鱼,送进嘴里,下意识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情况有变,你这一天混吃等死,也不注意一点,现在,已经有人把我们盯上了,再不动,就轮到他们动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铁马老贼吧唧吧唧嘴,一脸无趣的说道:“怎么?怂了?不敢玩了?那你之前吹得牛苾,可就彻底葬送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觉得太突然了,会不会太草率了?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一边吃菜一边说道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