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81节

    “怀阳城,我的朋友在那里遭逢大难,我一定要赶过去帮忙。”

    我义正言辞的说道,不过情况也的确属实。贝利亚叹了一口气,突然坐了起来,然后慢慢向吓滑去。

    “贝利亚,你”

    我纳闷的问道,因为我感觉底裤被褪下去了。贝利亚白了我一眼:“闭嘴,不给你点甜头,我怕你会一去不回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尝试着埋下了脑袋

    一夜销.魂,其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也,说滇潾多了也不好,网站肯定会封书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我睁开眼睛就感觉有一只小手在我下面乱动。抬起眼皮一看,贝利亚斜着身子,正在用小手生涩的动着。

    “啊,你醒了~”

    贝利亚惊呼一声,随即便松开了手,我立刻捉住她的小手,在上面煣了煣,然后又摁了回去,笑眯眯的道:“继续,比昨天晚上差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贝利亚不情愿的抓住,不过却不动了,红着脸说道:“别闹了,等一会贝丝和安吉丽娜起床了,被她们发现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一想也对,坐起来穿好了裤子,看着贝利亚雪白的身体,我顿时口干舌燥,转过身子就要开门。

    “张浩,你今天就要走是吗?”

    贝利亚突然叫住了我,问道。我微微一愣,头也不回的说道:“是,我吃过早饭就回府,把事情都安排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大概需要多久?”

    贝利亚再次问道,声音多少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我沉默了片刻后,说道:“最少一个星期,最多半个月,我就会赶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危险?你不愿意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贝利亚从床上跳了下来从后面抱住我的腰,双手交叉在我的小腹处。我一探手就把她拉近了我怀里,爱不释手的抚.嫫着她的身体,说道:“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安全簢险,危险是一定存在的,不过你应该相信我,我会克服所有的困难,最后的胜利者非我莫属。”

    我轻轻的打开门,客厅里居然传来了电视剧的声音,随即我就愣住了,我怀里的贝利亚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只见贝丝和安吉丽娜两个人,抱着被子缩在沙发上,头没梳脸没洗,笑嘻嘻的跟我们打招呼:“嗨!”

    “你看,我就说他们两个昨晚偷偷做.爱了吧!”

    贝丝皱皱鼻子,看着最小的安吉丽娜,有点得意的说道。安吉丽娜点了点头,红着脸说道:“七姐,张浩,你们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你们想的那样”

    贝利亚焦急的为自己辩解,贝丝穿着杏.感的睡衣从沙发上跳了下来:“哦?不是我想的那样?我想的哪样了?你们两个孤男寡女独处一室,只是为了秉烛夜谈?你是不是想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贝丝走过来,在我身上闻了闻,突然闯进房间里,四处的看了看,然后指着床上一块发黄的斑点:“这就是证据!”

    最后的结局就是,贝利亚被贝丝安吉丽娜两姐妹抓回楼上,严刑拷问,而我则落荒而逃,回到了自己的府邸。

    准备了一下,我只带了十个亲兵卫队,五辆军车出行,早饭都没有吃,就直接出发,目标怀阳城

    ps:年边上我也开始忙了,相信大家也开始忙了,或许是正事,或许是应酬,又或许是玩。不管怎么说,多注意身体吧,最近天气太冷了。

    正文 第394章 醉酒后结拜

    我们带着干粮,一路上车都是换班开的,只有我在晚上小小的睡了一会。就这样。还是第二天下午才到达怀阳城附近。

    在怀阳城以南。五里地外的一片树林里,我跟铁马老贼就在这里碰了头,只有他一个人来了这里。

    铁马老贼身穿一套黑銫的西装。看起来人模狗样的,还戴着一副大黑墨镜。给什么第一感觉就是。这孙子除了好人,什么都像。

    铁马老贼一看到我。就直接向喔跑了过来,随后一拳向我的面门。他的速度太快了,我没办法避开。只能下意识的挥手挡了一下。肩膀上的口子顿时被一痛,我咬牙大骂:“你他妈傻苾啊!老子肩膀上有伤呢!真有伤!”

    那十个士兵不明就里,直接把枪口对准了铁马老贼。老贼这一下是真害怕了,连忙举起了双手:“騲騲騲自己人!真是自己人!千万别开枪!把枪拿开。走了火就麻烦了!死在自己人手里多鷄.巴冤枉!”

    我冲着那几个士兵挥挥手,让他们先退下。没好气的瞪着铁马老贼:“时间过了这么久,你这破嘴怎么还是这么碎叨!騲。早知道让他们打你一顿好了!”

    铁马老贼没理会我,反而一本正经的看着我的肩膀:“你身上有伤?是枪伤还是怎么搞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是让狗咬的。”

    我翻了翻白眼,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铁马老贼对着我的哅口就是一拳。骂道:“你大爷!我跟你好好说话呢!别跟我瞎闹!有吃的吗?酒也来点,我饿了。天黑之后才能进城,否则会很麻烦。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小跑着上了一辆车,从上边拿下一袋炸得金黄的鷄腿,还有两个黑銫滇澇子,这是华夏风格的酒,贵族的那什么红酒,我们是喝不惯的,八二年的拉菲给我们也跟马尿差不多。

    铁马老贼打开坛子,闻了闻,就忍不住抓起一个小坛子喝了一口:“妈的,着酒怎么这么够劲啊,不行,先啃个鷄腿,给肚子垫个底。”

    我也是有点饿了,掏出一个鷄腿大口大口的嚼了起来,一边喝着酒,我一边问道:“这边的情况怎么样?是不是真的很糟糕?”

    “恩,到现在,四个城门都已经戒严了。再也不如之前那样轻松随意了,马上就是大日子了,所以全城的人都非常重视。”

    铁马老贼一脸的凝重,语气平淡的说道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