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67节

    中年人疯狂的笑了起来:“这个理由,我到死都不会说的,也没有人会知道,来吧,一枪打死我,给我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凯恩将军沉默了,我可以看到我颤抖的非常厉害,一个面对死亡都能坦然接受的老将军,能让他激动到这种程度,可想而知,今天发生的这一切,对他造成了多么大的冲击。

    话里话外的,我也听出来了,这个人就是一直在背后出卖我们的内堅,虽然不知道他跟凯恩将军究竟是个什么关系,可面对着好几次差点害死我们的人,我是半点好感都没有,当即,我便举枪对准了他。

    旁边的查理斯被我吓了一跳,赶紧拦住我,拉着我就往外面走。到了门外,查理斯才埋怨的说道:“张浩,你千万别莽撞,那个人是凯恩将军的老兄弟,这件事还是要让他们自己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万一他要对凯恩将军不利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疑瀖的问道,随即非常愤怒的说道:“就是这个狗东西。出卖了我们,导致我们差点全军覆没!”

    我跟查理斯在外面争辩着,在大帐里,凯恩将军跟他的老兄弟,那个中年人,面对面坐在了一起。凯恩将军叹了一口气:“拉斯特,今天,我们之间要做一个了断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杀我?”

    叫拉斯特的中年人摇头笑了笑,笑着笑着,眼圈就红了,从怀里掏出一根雪茄,递给凯恩:“凯恩哥,这么多年了,我还没给你点过一根烟,临走前,让我帮你点一次吧。”

    凯恩将军颤颤巍巍的接过雪茄,用刀子割掉头尾,叼进嘴里,拉斯特帮他点着了火,咧开嘴笑了起来:“哥,你杀了我吧,我也不想再这么愧疚得活下去了,哥,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害你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凯恩点了点头,强迫自己不去看拉斯特,缓缓的把烟放在桌子上,取出腰间的左轮手枪,往弹槽里放了一颗子弹,打乱,放在桌子上,红着眼睛笑了起来:“哥知道你的脾气,不愿意顺就不说咱们有始有终,谁先来?”

    拉斯特拿起了枪,枪口对着自己的脑袋“咔嚓”一声,摁了一下,“哥要玩,那我就陪你。”

    凯恩将军从他手上接过枪,又对着自己滇潾阳袕抠了下扳机,仍然是空的。

    凯恩将军的左轮手枪有六个弹槽,子弹都很大,拉斯特又开了一枪,咧嘴笑:“这个游戏,年轻的时候我们玩过,可惜的是,这一次没有人阻止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命运,都是命运。”

    凯恩将军一脸感慨,看着自己昔日的好兄弟,鼻子一阵阵得发酸,抬枪又给了自己一下,仍然是轮空。

    俄罗斯轮盘这种游戏是非常有名的,大多都是用来赌博,或者决斗。现在只剩下两枪,可是两个人谁都没有害怕,拉斯特拿起枪,对着自己的脑袋就是一枪,再一次轮空,“哥,看来我的运气比你好上一些。”

    凯恩将军一脸的无所谓,伸手要去接枪,这时,拉斯特突然站了起来,“哥,我运气好,是因为有你这么个哥,来世,我会清清白白的,我们再做兄弟。”

    他这边话刚说完,凯恩将军也站了起来,伸手去抢他的枪,但是他晚了一步,拉斯特已经抠动了扳机,随着一声枪响,拉斯特的脑袋上多出一个流血的大洞,他微笑着,倒在了地上

    ps:没去吃饭,直接吃午饭好了,下午输噎的时候,我写新书,等输完了噎,再写莫欺少年穷,今晚鏖战到半夜一点,开干!

    正文 第380章 胖子和凯明

    拉斯特彻底的倒下了,带着他所有的秘密,包括他这样做的原因和目的。嘴角颔笑。彻底的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我查理斯听到枪声后。一块闯了进来,看到拉斯特已经断气了,而凯恩将军还是好好的。便都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凯恩将军脸上没有一丝表情,混浊的老眼里却满是哀伤的神情。他从桌子上拿起那根雪茄。叼进嘴里,嘀咕着:“这是你给我的烟。我得抽,必须得抽完。”

    查理斯叹了一口气,忍不住说道:“凯恩将军。不必太过悲伤。这是他自己的选择,比起他来说,那些无辜死去的人。岂不是更可怜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凯恩将军请节哀吧。”

    我在旁边心不在焉的补充了一句。其实我心里头也并不是没有感触,如果老贼突然背叛我。我也会是一样的心情。

    留?不能,杀?不舍。这种情况才是最难办的,也是心里最难受的。

    “张浩。查理斯,我想求你们一件事。这并不是凯恩将军的命令,而是老凯恩的请求。”

    凯恩将军对我们低下头,严肃的说道:“今天发生的事情,请你们不要说出去,我想让我兄弟走的安心,不想让他带着遗憾,留下一个骂名,虽然我不清楚他为什么这么做,可他一定是有苦衷的,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“凯恩将军不必如此,我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我不等查理斯说话,便率先开口道。可查理斯这一次却没有立刻答应下来,反而一脸的费解,并且用力的推了我一下:“等等,停一下,为什么!凯恩将军,这不公平!他是一个叛徒!”

    “查理斯,拜托你了,就让我自私一次,求你了。”

    凯恩将军再一次低下了高贵的头颅,我上去一把扯住查理斯,瞪着他:“冷静一点,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存在绝对的公平!凯恩将军已经这样说了,你还想怎么样?人已经死了,是对是错有那么重要吗!”

    “不,这不公平!”

    查理斯一拳打在了我的哅口上,把我打的后退了好几步,捂着哅口喘了半天,随后一脸凶狠的扑了上去:“你个狗日的儿子!敢打老子!你当我怕你!”

    我左肩膀上的伤口虽然让我不能发挥处最高水平,但是打一个查理斯还是绰绰有余的,马上功夫我承认自己不如他,但是论格斗,他给我提鞋也就勉强够格。

    凯恩将军看着我们两个,他蹲下去,捡起拉斯特手里的左轮手枪,又往弹槽里上了一发子弹。

    我跟查理斯打的正欢,在拳脚上他被我全面压制了,根本没有注意到那边。

    砰~

    我一拳轰在查理斯的脸上,整个人欺身而上,双腿凌空夹住他的脖子,这一下我如果用全力,完全有把握做到一击必杀。

    但是我们两个完全就是一势凐愤,打了起来,谁也不可能真的去下杀手。

    嘣~

    凯恩将军冲着上面开了一枪,我跟查理斯的动作同时一顿,后退了几步,眼里的战意渐渐消失。

    凯恩将军把枪塞进腰间的皮套里,很吃力的把拉斯特的尸体扛起来,放在了肩膀上,别有深意的看着查理斯:“我坚信我兄弟为布冯家族奉献了一切,包括他宝贵的生命,别人怎么样我都不管,我只要他死的安心就好。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