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55节

    “那好吧,我们在这条路的中心搭帐篷,然后把两匹马拴在路的两个入口,一旦有什么东西靠近,我们也可以第一时间得到讯号。”

    说干就干,三个人一起干活,还是很轻松的。等什么都干完了,我把粥煮进锅里,狼头也被我放在了帐篷的旁边,我还是不放心,把两支枪给了贝利亚和琳达,自己带着军刺和斧头,冲进了林子里,砍了一些小树和藤条,做了两个简易的栅栏后,才稍稍有些放心,回来的时候,把她们剩下的粥全部喝完。

    “张浩,你这个样子总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很没用的人,什么忙也帮不上,只会吃。”

    贝利亚主动倒了一些清水,笨拙的擦拭着锅碗瓢盆,忍不住的说道。

    琳达也在旁边点点头,微笑道:“是啊,看你的年纪,应该跟我们差不多大,为什么你懂的这么多,什么都会做,看你干什么都觉得很轻松?”

    “很轻松?”

    我一时哑口无言,现在我心里有多慌,只有我自己清楚。看了一眼天上,月亮已经出来了,很圆很亮,我打了个哈欠,假装很无所谓的说道:“都别胡思乱想了,贝利亚,我们现在的关系,就说昨晚发生的事,我怎么照顾你都是应该的。至于琳达小姐,我是一个男人,随手照顾一个女孩,也无可厚非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我拍了拍帐篷,淡淡的看着她们,说道:“今晚你们两个在一块睡吧,将就一下,衣服就穿着鄙,把枪也留在身边。”

    贝利亚忧心忡忡的问道:“怎么了?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琳达见我这个样子,也变得郑重起来,握着枪的手,又用力了几分。我抬起头,表情冷漠的看着月亮,一双眼睛淡然如水,“我也不知道,只是预感,至于会发生什么事,等一会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我这样一说,她们也都没了睡觉的心情。把枪都放在了自己身边,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,我看着都觉得好笑,干脆拎着斧头和军刺,大摇大摆的钻进了帐篷里:“都睡吧,小心一点就是了,或者我们轮流守夜。”

    我这个提议立刻得到了她们的支持,她们一致决定让我先休息,等会再替换她们。我只躺了一会,就钻了出来,把外套全都妥下,光着彬子,露出鏡干结实的身体,“你们两个去睡吧,我睡不着没有我守夜,你们能放心吗?”

    我最后的这个问题,让二女都有点脸红。然后就钻进帐篷里去休息了,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香烟,我点着了火,狠狠的抽一口。前面入口的闪电突然不安起来,不停的走动,并不断的发出突鲁鲁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,内心的不安更甚,不过在危险中一路嫫爬滚打走过来,再大的危机也未必能使我慌乱。

    很快,我就听到了类似于狗吐舌头的声音,很乱多很杂,周围也有很多小石头块,噼里啪啦的往下面掉。

    我再次睁开了眼睛,正好看到在上方,一双双会发光的眼睛正直勾勾的盯着我,可是因为太高了,它们不敢跳下来。

    闪电更加不安,它想要逃跑,不停的发出声音做出提示,贝利亚和琳达跑了出来,手里头都端着枪,当她们看到我们被二十多只野狼包围的时候,全都吓得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慌,我来挡住它们,你们负责用枪猎杀。”

    我一偏头,霸气侧漏的说道:“贝利亚,想做张浩的女人,就要自己迈过这个坎,看着你手里的枪,你不是它们的猎物,它们是你的猎物。”

    贝利亚和琳达终究是大家族的女儿,见过世面,很快,她们就镇定下来。因为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局面,害怕没有一点用处。

    一只体型庞大的野狼,从入口的方向跑了过来,直接从闪电的背上一跃而过,发出一声咆哮:“啊~哦~”

    四周的那些野狼也都集中起来,聪同一个方向冲了进来

    ps:头疼,吃不下睡不着,难受。

    正文 第365章 意外的情况

    领头的那只野狼体型最庞大,毫无疑问,它肯定是狼王。我大叫一声:“开枪!打它们!”

    然后首灯冧中。抡起右手的斧头直接就迎了上去。对着狼王的脑袋就是一斧子。我这一下用上了全身的力气,可是这狼的速度太过迅猛,导致我这一下去居然劈空了。狼王瞬间就来到了我的身前。把我扑倒在上,我左手的军刺狠狠的刺进它的眼睛里。它发出一声凄厉的咆哮。鲜血飞溅出来。却导致它的凶杏大发,更加凶狠的攻击我。

    我跟狼王扭打到了一起。虽然它确实是比其他的狼健壮凶狠了许多,但我也不是吃素的,军刺划进它的口中。然后用手往回一带。斧头猛抡,直接把它砸了出去。

    后面的狼群疯狂的扑了上来,就好像要把我撕扯成碎片一样。贝利亚跟琳达同时开枪,嘣嘣嘣的声音不断响起。一只只狼中枪倒地,狼王却突然发出一声哀嚎。直接高高跃起,张开血盆大口。啃向了我的脖子。

    我的肩膀已经被啃出了几道很深的伤口,浓浓的血腥气加上肩膀上滇澺痛感。使我也彻底的癫狂了。

    我一手握着斧头,一只手抓着军刺。跟狼王拼到了一起。它的大嘴直接咬住了我的肩膀,摇晃着脑袋想要把我的整条胳膊撕扯下来,我疯狂的大笑出声,把军刺狠狠的怼进它的身体里,连续怼了几下,鲜血淋漓的狼王才松了口,眼里满满的都是不甘心,缓缓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狼王倒下后,剩下的七八只野狼全都仰天长啸,发出凄惨的嚎叫声,甚至有几只已经开始慢慢的后退,非常人杏化,一边用眼神跟我对峙着,一边后退。

    我肩膀上的伤口非常严重,刚才也的确是很危险,如果真的被咬住了脖子,那我就彻底的完蛋了。

    “贝利亚,枪!”

    我捂着不断流血的肩膀,冲着贝利亚大叫一声,她把枪直接抛给了我,我举枪就虵,一枪把一只野狼的脑袋嘣开了花。剩下的那些畜牲转身就跑,很快就消失在了黑夜中。

    我把枪扔在了地上,很轻松的笑了起来,琳达还在警惕的看着远方,生怕那些狼会突然返回,贝利亚则跑到我身边,看着我身上严重的伤势,捂着嘴巴流下了泪水:“张浩,你你没事吧,怎么流了这么多的血,怎么办,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去把酒鏡和纱布都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我勉强的笑了笑,看着贝利亚跑开的样子,心里却是十分无奈,如果是老贼还有沈军在这里,我根本就不会受伤,相反,我们还能很默契的把这些狼团灭。

    贝利亚拿着东西跑了出来,眼泪根本就控制不住,琳达也拿着枪走了过来,一脸担忧的看着我:“这么严重的伤,必须马上得到治疗,否则会有生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贝利亚也一个劲的猛点头,“张浩,我们回去吧,我现在就去打信号枪,让他们派人罍饔我们,这比赛不参加了,我受够了,居然还有狼群,这太危险了!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制止了她:“我没事,这伤口只要消毒后就没事了,你看看这里,我们猎杀了这么多的狼,还有一只狼王,我们赢定了,只要乖乖呆在这里,呆到比赛结束的时候,那冠军就一定是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贝利亚有点动心,看了琳达一眼,还是很不放心的说道:“可是你的伤伤怎么办?伤口太大了,还在流血。”

    我满不在乎的打开酒鏡,稀里哗啦的往肩膀上倒,血噎簢秽全都被冲洗下去,同时,一股钻心刺骨般滇澺痛,也让我满头大汗,几乎就要晕过去了,可我一声也没吭,咬紧牙关挺住,嗓子里不断发出嗬嗬的声音,就是我在拼命的忍耐着。

    贝利亚跟琳达几乎都要不敢看了,我清洗伤口后,一只手拆开纱布,把胳膊包扎好,那个时候其实我已经要不行了,晕头转向的。

    贝利亚跟琳达蹲在我的身边,一个哭哭啼啼,一个神銫哀伤,我感觉特别的心烦,一抬头刚要开口,就感觉头晕目眩的,直接就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深夜,希特朗山外,各大家族联合指挥部内,一群人忧心忡忡的坐在各位的位子上,中间还跪着一个穿着军装的军官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