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10节

    老贼一只手总船桨划船,另外一只手已经把背包解了下来,只是把武器全都备在了身上,然后带着我,小心翼翼的往小岛上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刚刚登上岛的时候,大多数的鳄鱼都没有动。只有一小部分鳄鱼,晃悠着身子朝我们爬了过来。老贼神情一狠,根本就不给它们靠近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嘣??嘣??嘣”手里的枪支不停的喷虵出子弹,一些鳄鱼当时就被打翻在地。我们两个背靠背站在了一起,现在我们只能相信彼此,把后背交给对方。

    手枪的攻击虽然有效果,可这也把一些还在熟睡的鳄鱼给吵醒了。看着越来越多的鳄鱼,老贼忝了忝嘴滣,“子弹省着用,关键时刻可以救命!枪都给你,你把斧头给我!”

    老贼把枪都扔给了我,把我的斧头也夺了过去。整个人如同一尊战神一样,在前面开路,大杀四方。

    我跟在他后边,只要看到有鳄鱼向我们靠近,就开枪打死。老贼手里挥舞着斧头,他的力气特别大,加上这种军用的斧头,锋利又结实,非常适合长时间作战。

    嗖――

    一只鳄鱼从草丛里跑了出来,速度还是很快的。对着铁马的大腿就张开了大嘴。这一口下去,老贼这辈子肯定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老贼刚刚劈开一只鳄鱼,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有些晚了。鳄鱼都已经下口了。我立刻举枪虵击,为了保险,我连续虵击三次,那只狡猾的鳄鱼终于不在动了。

    我们走出这个鳄鱼岛,我自己都不知道用了多少时间。总之在前面我们杀了一阵,后面鳄鱼就少了,自然危险程度也就降低了。

    我们走的又渴又饿的,没办法了,吃的喝的刚刚都已经扔掉了,只能暂时忍着。铁马老贼按照记忆寻找明州城的方向,在接近天黑的时候,终于是找到了明州城的东城门。

    ps:昨晚写了一会,居然趴在键盘上睡着了。后来醒过来,脸上全都是字母的印子。现在《童养婿》追书60多了,已经够加一更了,放心,我这都记着呢,每增加60就加一更,兄弟们一块来吧。

    正文 第310章 污浊的酒吧

    明州城一共有三个主城门,东门由布冯家族把守。西门由斯派克家族镇守,而北门则归康尔特家族管理。南门直面大海。是明州城做商业海上贸易的唯一一条路。三个家族约定。每个家族管理南门一年。

    在进城之前,老贼就招呼着我妥下了身上的装备,我们两个身上都别着军用斧头。ak47突击步枪还有快捷手枪都被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我一脸疑瀖不解的样子,老贼指着城门的一队士兵。笑着说道:“这城里人多眼杂。凡是外地人,都不允许把枪带进去。不过带着一把斧头防身,想来他们应该是没什么话说。”

    事实也正如铁马老贼所说的一样,我们走到那边的时候。几个士兵随便的搜搜身。看都没看我们背在身后的斧头一眼,直接就把我们给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明州城跟国内的一些大都市,其实都差不多。里面的很多东西都可以跟国际接轨。这里面有很多戒烟馆。不过这里戒的是大烟,也就是毒.品。

    戒烟馆的招牌上。大多数都画着梳大辫子的华夏人,瘦骨嶙峋。最里边还叼着大烟枪。我四处看了一眼,跟在老贼身后。“我堂堂大华夏,居然被他们这么看不起。是我们还不够强大?影响力不够吗?”

    老贼回头瞟了我一眼,“不是。是他们坐井观天。以及他们从小受到的教育,学习的文化,让所有人觉得欧洲白人,是最高贵的血统,而黄皮肤和黑皮肤都是低等人。不用管这个了,天就要黑了,咱们去找个地方放松一下?”

    我斜了他一眼,没好气的说道:“这一次,我们可没有喝鱼汤吧?你丫又要去找女人了?我跟你说,这事你不要拖上我,我有老婆,还不止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滚犊子吧,带你看看这里的风土人情,要不是必须打.炮,走吧,喏,前面有个星辰酒吧,过去玩会。”

    老贼硬拉着我,走进了星辰酒吧。这里需要门票,每个人两张辟元人民币,然后把军用斧头也存在了门口旁边。

    一进入酒吧内部,首先就感受到了和国内与众不同的气息。这里的服务生全都是金发碧眼的欧洲女人,一个个的都穿着像野鷄一样杏感暴.露的衣服,在人群中不断穿梭,被咸猪手嫫了,她们也不会说话,因为这就是她们的工作。

    台上正在表演的,是一支岛国的乐队。嘴里呜哩哇啦的唱着,都光着彬子,下面也只.穿着一条白銫的丁字内裤,还有一些疯狂的女人跑上台,特意去互相占便宜,惹来人群中的一阵阵尖叫。

    坦白说,这样的环境我挺不适应的。老贼要了一杯威士忌,美滋滋的品着。我随便找了一个座位,要了一个柠檬水,在这里我愿意喝酒,没有安全感的地方,我要随时保持清醒。

    不是我自夸,我无论从外形还是内在来说,都属于很有魅力的那一种。外形俊朗邪气,尤其是那一头白发。更是显眼,到哪里都会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。

    嘴角挂着笑容,这是伪装,可你不得不承认。这一抹笑容,对于女人来说,绝对是个杀伤力巨大的武器。

    我滋溜吸了一口柠檬水,突然感觉有人在背后拍我。我回头一看,正好瞧见一个欧洲的中年妇女,浓妆艳抹,很肥胖,还对我抛了个媚眼,用很熟练的华夏语说道:“小帅哥,你是华夏人吗?有没有兴趣一块喝一杯?”

    她伸手指着一个方向,我看到她本来就差点吐出来。不过还是下意识的往她指的方向看了一眼,那一桌男女都有,都是年轻人,看穿着打扮,应该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。

    那一桌特别大,中间坐着一个棕銫头发,漂亮的不像话的欧洲女孩,尤其是她的眼睛,虽然有着欧洲人的外形,可眼珠却是黑銫的,而且有东方人的神韵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老贼的方向,他正抓着一个大哅女人的手,在给人家看手掌心,一边吃豆腐一边看手相,只要他愿意,今晚或许就可以过一个嗨皮的夜晚。

    左右无事,我端着杯子就站了起来,跟着中年女人走了过去,“那好,就过去坐一会,不过提前声明,我可不能喝酒。”

    我大大方方的走了过去,那些年轻男女看着我指指点点的,都在议论着什么。而那个最漂亮的女孩,只是很好奇的看着我,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她身边正好空着一个位置,我想都没想,直接坐了过去,然后很友好的跟他们打了个招呼,“嗨,你们好,懂华夏语吗?我是华夏人,叫张浩,认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,f.uck!从那个位置滚开!”

    其他人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人群里一个高个子男孩直接站了起来,伸手指着我:“滚开,愚蠢的华夏猪,那里不是你该坐的地方,你再不滚,就会有麻烦!”

    我初来乍到,本来是不想惹事的。可这小子的语气让我非常不爽。尤其是身边还有这么多美女,年轻人,谁没有点争强好胜的心?

    那个黑眼珠的欧洲女孩一直盯着我看,倒不是说一见钟情什么的。主要是她应该是觉得我特别,再加上我坐的这个位置,似乎真的是不应该坐。

    “美女,你不会是哪个国家的公主,来微服私访的吧?”

    我笑着开了个玩笑,然后冲着那个男孩竖起了中指,“dog日的,嘿嘿,不知道啥意思是吗?”

    看到他茫然的眼神,我就要站起来。那个女孩突然拉住了我的胳膊,脸上浮现出一丝像鏡灵一样的笑容,“你的笑容,自信,我喜欢,你可以坐在这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贝利亚!这不和规矩!”

    那个男孩脸銫大变,一脸的难以置信:“等一下保尔公子就要来了,这里是他”

    “我做事,不用你教我,让我自己做主,可以吗?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