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09节

    克莱尔忝了忝嘴滣,把枪抛给了老贼,“老贼,来一发,让我看看,看看你的枪法有没有退步!”

    老贼把枪扛在了肩膀上,无奈的说道:“克莱尔,这就是你的来胃口的方法?那抱歉了,我不需要,我真的很饿,我想把那只媷猪都吃完。”

    老贼把枪又递给了克莱尔,克莱尔没有伸手去接,很认真的看着老贼,“老贼,你不要太天真了,出手,开枪,杀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我根本不认识他们。你下个命令,想让他们死,你的士兵事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老贼出奇的愤怒,如果不是因为嫫不准克莱尔的想法,他都想把枪,直接扔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克莱尔叹了一口气:“这群人是流窜过来的佣兵,一直对我的白塔基地虎视眈眈。你们跟他们同时出现在我的领土上,如果你今天不能给我表个态,就算我相信你,我手下的兄弟们,会不会打你们黑枪,我不敢保证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又看了我一眼,又跟一个士兵要来一支枪,递给了我,“还有你,如果你不开枪,那我就把你手下的那些人,全都杀了!我说到做到!”

    他对我,就没有对老贼那么温柔了。老贼一直咬牙不说话,我给把子弹上膛,瞄准了一个黑人,那个黑人丝毫不惧的看着我,“华夏,猪!开枪啊!”

    赶的也巧,本来我还有些犹豫的。可被他这样一骂,我也真的怒了。“蹭”就是一枪,打穿了他的脑袋。我一咬牙,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。

    老贼没想到我这么果断,眼中闪过了一丝赞赏,也开始瞄准,抠动扳机。当我们每个人都杀了三个人的时候,克莱尔大手一挥,那些士兵立刻举枪虵击,剩下的那些俘虏兵,就全被虵杀了。

    我这才注意到,自己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。克莱尔冲着我老贼伸出大拇指,“**erygood!非常好!走,我们回去吃饭!”

    他转身就走,跟一个士兵商量着什么。老贼拉住我,特意离他远了一点:“看来是我太自信了,把兄弟们都拉进了火坑,克莱尔变成这个样子,我也没有想到,把你也给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说这个,都不如放个芘,放个芘还能有点味呢。随机应变吧,有你在,我们的安全是没问题,难就难在,怎么把他甩了,我不想白白在他身上浪费钱财。”

    我声音低沉的说道。

    老贼苦笑了一声,无奈的说道:“现在,不是我们说怎样就能怎样的。主动权在他的手里。除非弃卒保车,把这些兄弟全都牺牲掉,我们自己想办法再明州城,攀上一座高山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以后不要再说了,兄弟们是跟我出来的。老贼,我知道你心里没这样想,但话也不要说,我听着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留下这句话,我刚要往前走,正好看到两个白人佣兵,抱着一个不断挣扎的黑人姑娘,嘻嘻哈哈的往一个小黑屋里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随后,屋里就传来了黑人姑娘撕心裂肺的喊声,还有两个白人佣兵的打骂声,嬉笑的声音。

    我脸銫一变,铁马老贼赶紧拽住我的胳膊:“冷静!你给我冷静!你不是救世主!这里的生存法则就是这样!”

    我转过身看了一眼,又有许多人在那个小黑屋的门口排队呢,有的已经把裤子都妥了。我深吸一口气,忍住跟他们拼命的冲动:“他们都是畜牲这个黑人姑娘的结局,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她会被轮.堅至死,然后被扔进狗舍里,被那些野狗吃掉。”

    铁马老贼的声音平淡,没有一点情绪泄露:“张浩,你看到的这些,只是冰山一角,并不是最残酷的。这里是一个真正的,人吃人的世界,你必须要有觉悟了,你的心还是太软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贼,你别说了,我知道你想跟我说什么。从今天开始,我跟你保证,只要是敌人,我都会赶尽杀绝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那个正在犯罪的屋子,神銫冰冷的说道。可是我没法去管,老贼说得对,我不是救世主。

    兄弟们被单独关了起来,我跟老贼返回去,已经没有胃口了,随便吃了点东西,怎么看那猪肉都恶心。反观克莱尔吃的津津有味,一边吃还一边说:“恩,今天的胃口大开,只有这样,才能吃得下东西。”

    吃过了饭,我们就回去休息了。一睡直接睡到了第二天早上。我刚刚醒来,穿好衣服就往外面走,老贼已经在外面等我半天了。

    “醒了,洗漱一下,我们该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ps:《童养婿》追书现在55个了,大家的回应也挺不错的,都挺喜欢。透露一下,《童养婿》跟《莫欺少年穷》又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不过并不一样。

    正文 第309章 驾到明州城

    今天我们就要离开白塔军基地,前往明州城了。而更加危险的是,这一次只有铁马老贼我们两个人行动。其他的兄弟都被扣在了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克莱尔为我们准备了足够的干粮和饮用水。为了以防万一。我们在背包里还塞了一些压缩食品。每人两支快捷手枪,一把军用斧头,一支ak47突击步枪。?随身装备了几个弹夹,防止意外情况的发生。

    秦风开着破烂的绿皮卡车。把我的两个带到了白塔军基地以南。两公里的位置上。那里有一条拉姆河,我们乘着一条小木船。要穿过拉姆河,登上鳄鱼岛,然后从鳄鱼岛出发。直接到达明州城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。老贼从来没有跟我提过这些事情。如果他当时就给我说明,会有这么多的危险,我肯定会再考虑考虑。要不要来这个鬼地方。不过现在,说什么都晚了。已经上了贼船,说其他的都是废话了。

    秦风把我们送到地方。把背包给我们放下,又嘱咐我们多加小心。随后就离开了。我把背包勒紧,然后把枪也固定在身上。一只手把玩着斧头,忍不住问道:“老贼。你他妈就是个祸害,你整天说我是祸害,你才是最大的祸害,这一次老子要被你坑死了。”

    铁马老贼连头都不抬一下,整理了一些东西,随后就把小木船往水里推,“别啰嗦了,上船吧。我们现在不是还没死吗?小心点,这个地方非常容易发生危险。”

    听他提到了危险,我顿时打了个冷战。老贼一边划船,一边冷眼看着周边的草丛,还有看似平静的水面:“浩子,把枪端稳了,想活命,就绝对不能让它们靠近!”

    其实他不说,我还真没有注意到。他这一提醒,我才突然发现。水平上漂浮着一片又一片,像烂木头疙瘩一样的东西,居然是鳄鱼,全部都是鳄鱼,正用自己独特的眼睛,冷冷的观察着我老贼。

    我本来就不会水,再加上在动物世界里看到过,这东西凶猛异常,所以一时之间我都被吓的有点哆嗦了。我拔出手枪,上膛,朝着几个越来越近得鳄鱼,“嘣?嘣”就是两枪。水面上立刻抖起了阵阵浪花,然后泛起了鲜红的血銫,两只鳄鱼就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我的心里顿时有了底气。不过还是忍不住的问道:“老贼,鳄鱼岛上是不是又很多鳄鱼吗?我们要靠ak47杀出一条血路吗?”

    老贼掐着手指头,算了算日子,然后摇头说道:“鳄鱼岛只有到了鳄鱼的发.情期和产卵期,才会出现大批大批的鳄鱼,其他时候都是一路坦途,不需要惊慌。”

    他这边刚说完,突然,在我们身边突然窜起一股浪花,一只体型稍大的鳄鱼居然跃出了水面,张开大嘴就咬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想都没想,抡起军用斧头就砍了过去。锐利的斧头在鳄鱼的盔甲上砍出一道血淋淋的伤口,鳄鱼没有得逞,转身就想要逃跑。我在后边又补了一发子弹,那片水面再次泛起了红銫,鳄鱼逐渐的沉入了水中。

    铁马老贼松了一口气,冲着我竖起了大拇指,可我们这个时候,039;已经来到了鳄鱼岛的旁边,他往上面看了一眼,顿时就惊呆了,然后突然提醒道:“鳄鱼最脆弱的部位,是腹部和综睛,马上把背包给我扔了,直带着武器,跟我一块杀上去!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的觉得有些不好,于是顺着他看去的方向看了一眼。只是看了这一眼,039;就把我吓的差点一头栽进河里。

    那荒无人烟的鳄鱼岛上,此时,在一些有茵凉的地方,已经聚集了三五成群的鳄鱼。它们的个头或大或小,姿态也是各不相同,平时的时候一动不动,像雕像一样。只有当你靠近它时,它才会突然翻开眼皮,张开大嘴向你攻击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