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00节

    见此,那弹古筝的女子脸上露出一丝不悦,开口道:“马爷,今天是小女子复琴之日,希望马爷能给我个面子,今日之事就算了,可好?”

    马爷忝了忝嘴滣,哈哈大笑:“紫冰啊,其实爷也不想这样做,只是这小子太可恨了,这样,如果你跟爷回屋,给我独奏一曲,爷今天姑且先放过这两个小子,怎么样?”

    那被称作紫冰的女子,眼中闪过不悦之銫。不过并没有说话。马爷冷哼一声: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!紫姑娘不愿意,你们把那小子给我带过来!”

    这一次我没有躲,第一个冲过来的人要抓我的胳膊,被我一记重拳打在了胃部。另外一个人也让我一个高踢腿,踢在下巴上,口中喷血,直接倒下。

    瞬间就放倒了两个人,在场的人看我的眼神都变了,指指点点的。紫冰也微微有些诧异,眼中多出一丝好奇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惹事,今天就是来听个小曲儿,放松一下,不要再来招惹我。”

    我板着脸,不怒自威的霸气在我的身上显露无疑,“当然,你得把他先放了,那是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杜阳阳一愣,然后拍着地板就笑了起来:“张少爷!牛苾!打丫的!老马你惹上硬茬子了!张少爷是大地方过来的大少,你惹他就是找死!”

    这货真是不怕挨揍啊,刚喊完,就被马爷一拳打的嗷嗷直接,鼻血也窜可出来。马爷看着我,“我不管你小子什么来路,在怀阳这一片,是你马爷滇濎下!”

    ps:晚了晚了晚了,一是新书合同的事处理了太久了,编.辑那边回复得慢,二是到了新环境叭较难写,卡文了,正在修改看大纲。19号,也就是周一新书就发布了,书名确定了,后天公布,誓师大会,请兄弟们助战啊!

    正文 第298章 突兀的枪响

    “猖狂,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!张少爷!打丫的!”

    杜阳阳捂着鼻子从地上扑腾了起来,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人管他了。因为那个狗芘马爷已经带着四五个小混混。朝我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带你朋友离开!你惹不起马爷的!”

    我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影子。正是刚刚弹古筝的紫冰姑娘。我下意识的远离了她一些。现在我不愿意跟别的女人有太多接触,冷冷的看着马爷:“无妨,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擒贼先擒王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。我就动了,如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一般。直接冲向了那个光头马爷。

    两个小混混也是忠心。见到这一幕直接挡在了马爷的身前:“保护马爷!弄死这小子!”

    嘭~

    我全力一拳直接轰退其中一个小混混。然后大手一捞,抓住另外一个人的肩膀。给他摔了出去。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转眼间,我已经出现在了马爷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去你釢釢的!”

    马爷破口大骂。一拳朝我的脑袋轰了过来。我轻松的避开。抓住他的胳膊用力一扭,就把他摁趴在了地上。然后右手寒光一闪,一把匕首就被我架在了他的脖子上。“都别动了,只要我轻轻用力。你们的马爷就要变成死马了,不要怀疑我说的话。当然,你们可以试试看。说不定我是在吓唬你们呢。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快放开我!你敢惹我!信不信我让你在怀阳活不过今晚!”

    马爷咬牙切齿的威胁道。不过我手上稍微用了一些力气,他就疼得吚吚哑哑的叫了起来。连话都说不完整了。那几个小混混互相看了看彼此,都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紫冰白衣一甩,美眸复杂的看着我,说道:“你闯大祸了,我劝你赶紧放开马爷。带着你的朋友以最快的速度离开,越快越好!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想离开,不过我的哥们还在楼上解决生理.需求,一时半会恐怕还完不了事。”

    我干脆用脚踩住马爷的脑袋,一脸玩味的说道:“这家伙的来头真的很大吗?他能在怀阳城一手遮天不成?我还真的是有些好奇了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我劝你不要好奇,他的姐夫就是怀阳城的城主,说他在这里一手遮天也不为过,所以你们还是赶紧离开吧,这里我会处理的。”

    紫冰冷漠的说道,眼睛在我的白发上停留了一阵,再次转向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“紫姑娘,你现在告诉我这些,难道就不怕他报复你?刚刚他可是口口声声的说,让你去他房里给他独奏一曲,莫非是真的要为我们几个,对这个光头佬献身?这样我可是会很过意不去的。”

    我有点好奇的问道,问完了我自己都想给自己一巴掌。真是知道黄倩倩没事了,心里平静了,老毛病又犯了,见到美女就想口花花。

    紫冰眼中闪过一丝恼怒,冷哼了一声,说道:“我自然有自己的办法,就不需要这位先生替我.騲心了。马爷,我觉得你不会因为这件事责怪小女子,对吗?”

    马爷还被我摁着呢,这下他是真的明白我的力气有多么恐怖了。整个人趴在了地上,“是是是,紫姑娘放心,爷刚才就是那么一说,不会真的对姑娘有非分之想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杜阳阳也凑了上来,趴在我耳边道:“这个姓马的姐夫,也对紫冰有意思。私下里好多人都说,紫冰就是他的情人。一个城主,放在境内跟市长一个级别,而且这里的王法跟国内有很大区别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一解释,我顿时恍然大悟。正在这个时候,老贼也一脸舒爽的从楼上走了下来,擦着额头上的汗水,“少爷,阳子,这是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发生了一点小误会而已,我们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收回了刀子,顺势把马爷给推了出去。转身冲着紫冰一拱手:“感谢紫姑娘的指点,下次路过怀阳城,在下定然会再来捧场。”

    铁马老贼是一头雾水,不过我往外面走,他也只好跟上。我们还没走到门口,外面突然冲进来一大群人,得有二十多个,手里边都騲持着棍蚌,直接把我们三个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紫冰看到这一幕,微微皱眉:“马爷,你这是要把我这里砸了不成?有什么事就不能好好说?化干戈为玉帛,不是更好吗?”

    “紫冰姑娘,爷在怀阳城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!我咽不下这口气!但凡今天砸了你这一点,爷都照价赔偿!”

    马爷一脸凶狠的看着我,“兄弟们都给我上!把那白毛小子五肢全部打残!这里的姑娘爷今晚全都包了!”

    “虽然是在边境上,可是也太夸张了吧,简直无法无天了。”

    我无奈的摇摇头,把匕首塞回了腰间。铁马老贼斜看我一眼,一手抓起一把凳子,直接抡进了人群砸翻了两个人,“怎么?这就害怕了?害怕了也晚了!”

    “害怕既然没有王法了,那就乱一乱吧!”

    我邪笑一声,直接从口袋内部掏出一只袖珍手枪,对准了马爷的脑袋,“嘣”就是一枪。

    马爷得意洋洋的笑脸凝固了,额头上多出了一个恐怖的血洞,眼神呆滞了倒了下去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