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271节

    而听到黄倩倩的话之后,颜姐也是鼻子一酸,想到自己此时的状况,还有些小委屈。

    不过她还是没有表露出来,轻轻的一点头,面无表情的问道:“你跟我说这个,是要表达什么?只是单纯的想告诉我,你跟张浩那个的时间比我早,那个的次数比我多?”

    黄倩倩一瞪眼睛,“我这样说,你都不生气?他在江南市把你给吃了。回过头来又跟我那样,你一点都不生气?你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颜姐摇头苦笑,表示自己并不是不介意。继而说道:“从他把我从狼窝里救出来,我就知道他对我是真心的。这辈子可能我都找不到第二个这样对我的男人了,所以,我选的男人,我认了。”

    颜姐说的话,大气又傲气:“他可能还年轻,可猛会有些花心有些贪玩。但最终,我相信他最终的选择,还会是我。我也愿意在他累了的时候,给他一个温暖的家。”

    从医院离开的黄倩倩,直接坐上了一辆出租车。颜姐最后所说的那些话,还在她的耳边不断的徘徊着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的看向了窗外,那里,一对恋人坐在路边的石头台阶上,共同吃着一个冰淇淋。

    她没由来的一阵羡慕,最后靠到了后面

    大青山,老八山寨之内。在巨大的地下仓库内。堆积着许多大木头箱子还有大铁箱子。老八站在箱子中间,用刀子起开一个箱子,里面全都是彩銫的布料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,用刀子轻轻挑起上面的布料,露出里面用塑料袋包装着的,一小袋子的白銫粉末。

    他又连续开了几个箱子,里面都是这种东西。铁箱子他没有开,因为他自己都没有涌匙。一个黑衣人跟在老八身后,一直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老八突然把两包白銫粉末拿了出来,抛给身后的那个人,“把这些处理了,给弟兄们换点零花钱,告诉他们,只要坚守住这个山寨,过一段时间,我们就可以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一脸惊喜的把两个袋子收了起来,二话不说,立刻往外面跑去。老八脸上立刻露出残忍的笑容

    而在囚洞这边,我们已经开始着手处理尸体了。还有一些容易给自己留下麻烦的证据,也都处理了。

    灰兔和蟒蛇等人,仍然在上面跟阿金他们在说话,因为距离太远,也听不清说了什么。而铁马老贼这个时候,却是脸銫一变:“你们想干什么!”

    ps:事来滇潾突然,急上火了,一吃东西耳朵疼。睡了,明天太阳照常升起,保佑我三舅,病一定可以治好。

    正文 第266章 忠义能两全

    铁马老贼突然喊出了声音,然后就手忙脚乱,连跑带爬的往囚洞顶端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回头一看。正好看到灰兔等人把手枪交给阿金阿木阿土三人的一幕。连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。几个反应过来的兄弟立刻将枪口转移过去。小心翼翼的观察着,只要他们有一点异动,就会立刻开枪把他们扫成筛子。

    灰兔叼着一根烟。带着几个生肖兄弟缓缓的走了下来,脸上无喜无悲。眼神却有些灰暗。

    “灰兔!告诉大虎。下辈子我再跟他把上次没喝完的酒,喝完!”

    下巴上留着胡子的阿金大声说道。阿木跟阿土也是一脸无所畏惧的表情,从地上缓缓的站了起来。阿木和阿土眼中闪烁着激昂,随即轻轻开口訡唱:“狼烟起。江山北望。龙起卷马长嘶剑气如霜,心似黄河水茫茫,二十年纵.横间谁能相抗。恨崳狂,长刀所向。多少手足忠魂埋骨他乡”

    嘣!嘣!嘣!

    一曲鏡忠报国完了,三声枪响依次传来。阿金阿木阿土三人,选择了自尽。保全了他们对老八的忠诚,也保全了灰兔对他们的义气。

    “这三个小子。还算不错。”

    坐在旁边用烟头烫腿上伤口的厉长风,抬起头看了那个方向一眼。自言自语似的说道。灰兔等人也都走了下来,来到我身边,直勾勾的盯着我看:“他们三个,让他们入土为安吧。”

    “恩,老贼,找两个人把他们的尸体埋了吧。注意,不要跟我们的人埋在一起,他们还不配。”

    我闭上了眼睛,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些。随即深吸一口气,眼中闪过狰狞之銫,“剩下的那些人,把他们的头都给我砍下来!全部悬挂在囚洞上面,老八,你给我等着。”

    兄弟们对这些人也都恨之入骨,下手自然是没问题的。很快,几十个血淋淋的人头就堆在了一块,我让几个胆子特别大的兄弟去做这件事,剩下的人都靠拢在了一起,等待大虎和沈军的归来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二十多分钟,这两个货终于回来了。当他们看到这些无头尸体的时候,也都吓了一跳。大虎复杂的看了灰兔等人一眼,说道:“我碰见了两个熟人是他们放我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阿水和阿火吧”

    蟒蛇忍不住的问道,情绪有些低落。大虎被他说的愣了一会,然后便纳闷的问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蟒蛇没说话,低头抽着烟。他胳膊上的枪伤已经简单的做了处理,短时间不会有什么大问题。灰兔把烟头扔在了地上,苦涩的笑了笑:“我们碰见阿金阿木阿土了,他们都已经死了”

    大虎愣了几秒钟,淡淡的问道:“谁杀的?是谁杀了阿土?谁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他就急眼了,抡起拳头就给了灰兔一蟼愑。把灰兔打的后退好几步,一芘股坐在了地上。他又冲了上去,“谁让你杀的!你不是跟阿土最好吗!你为什么要杀他!”

    灰兔没有否认,瞪着血红的眼睛,声嘶力竭的嘶喊道:“虎哥!你清醒一点行吗!我们是敌人!在这里跟境外是一样的!站在对面的就是我们的敌人!你知道我们多少兄弟死在他们的枪口下了吗?他们选择了自我了断,保全了忠义,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!”

    大虎愣了片刻,慢慢的放下了拳头,一芘股坐在了地上,他迫切的需要冷静一下。我点着一根香烟,看了下周围的环境,“把这些尸体都随便埋了吧,不要让他们死了还要污染空气了,准备撤退,下次再来,就要血洗老八的山寨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有点麻烦了,年轻人,你就不怕打草惊蛇?老八可是条狡猾得毒蛇。”

    厉长风端着枪站了起来,束在脑后的长发,让他看起来颇有几分隐士风格。这个问题铁马老贼也问过,我笑着摇摇头,“不会的,老八狡猾是不假。但他的胆子也不是老鼠胆,他有自己的图谋,这种场面还吓不走他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如果改变山寨内的布防呢?那我们费心搞来的图纸就全白费了,甚至还会给我们造成不小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铁马老贼有点担忧的说道,他已经忘记了刚开始,他可是非常支持实施这个计划的。

    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,看向深蓝銫滇濎空,“不会的,要改变布防肯定需要破土动工,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,我也不会给他这么长的时间的,我们今晚休整一夜,明天就返回龙城,我要跟影子谈谈合作了。”

    江南市,百乐kt**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