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250节

    假道人没有起来,把头一低,“我贾道仁,生是七狼人,死是七狼鬼,你是七狼盟的少主人,那我就得跪!”

    一向滑不溜丢的假道人,突然做出这番姿态,我也觉得有些好笑。不过我还是轻轻摇头,单手把他给托起来,“我并未继承血狼牌,所以我现在还不是七狼殿的少主。你现在拜我还为时过早。而且我还有一点疑瀖,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?”

    假道人缓缓的站了起来,说道:“本来我也不知道,后来是你爸潇哥,主动派人联系了我,所以我才知道他有你这么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这段时间里,他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从头到尾都跟我说了一遍。当然,该隐去的还是得隐去的。

    他特意嘱咐我,让我不要把他的存在告诉郝叔和尜噶,声称这是他潇哥下的一盘大棋。

    我都答应了下来,然后坐在沙发上,忍不住往卧室门口的方向瞄了一眼:“假道人,你说你是薛梦梦的师父?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是你知道她怀了我的孩子,所以特意庇护她,认她做个徒弟?”

    他从口袋里掏出香烟,然后跟我解释了一下,“这烟是我用旱烟叶子自己卷的,你抽不惯。”然后他给自己点着了一根,“不是,梦梦这孩子也跟潇哥有点渊源,所以潇哥才特意嘱咐我,照顾照顾她们,但又不能让她们有所察觉。”

    我的脸銫一下就变黑了,沉的像水一样,咬牙切齿的问:“假道人,你可不要告诉我。梦梦也是他血狼潇的孩子”

    即便是我不愿意承认,但也改变不了我是血狼潇儿子的事实。如果薛梦梦也是这他妈就是天下第一大孽缘,我这辈子都没办法原羵愒己。

    还好,听了我的话之后,假道人爆发出一阵长长的笑声,笑的人心肝发颤,“哈哈哈哈哈,你可真会想啊。不会不会,你知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我潇哥的时候,他是怎么回答的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答的?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的问道。

    假道人眉开眼笑的,伸出四根手指头:“就四个字,留住孩子!这是他的亲孙子,哈哈,他当然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我狠的瞪了他一眼,不过也就放心了。看来我跟薛梦梦应该不会像那些狗血故事里,出现的床伴变亲兄妹那样。

    我走到窗户旁边,叹了口气,心烦意乱的说道:“这个孩子不能留,绝对不能留。假道人,梦梦是你的徒弟,你劝劝她,把孩子打掉,我可以多给她一些补偿,一百万,我给她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潇哥的话我必须听。他说要保这个孩子,那无论如何,在我死之前,这个孩子就不能出事。”

    假道人看着我,一脸平静的说道。我被他整的有点火,一只手拍在窗户的玻璃上,“他知道什么?他根本就什么都不懂!这孩子绝对不能留!”

    假道人干脆像是没听见一样,把背贴在了墙上,面无表情的看着窗外。我气的哅口一阵起伏,却拿这个叔叔辈的臭道人没办法。

    只能恨恨的说道:“你行,这样,我去跟薛梦梦说!这个孩子我让她打掉!她如果同意了!吗不管是你还是你潇哥,都无权阻止!”

    “请便。”假道士一脸笃定的做了个请的手势,我刚要过去敲门,薛梦梦就风风火火的打开门,捂着小肚子红着脸儿跑了出来:“我不同意!我要留下这个孩子!我不要你负责!你走你走你走!”

    她突然跑出来,喊完了话又迅速的跑回房里。我傻傻的站在那儿,看着一脸无辜的假道人,过了一会,我气急败坏的摔门而去:“行,那你们就留着!”

    ps:第一更,回来滇潾晚了,还没到家,在车上码字。第二更要回家再写了,更新必定会晚,这是意料之中的事

    正文 第242章 佟钰的突吻

    在薛梦梦这里碰了壁,我没有于继续留在那里。因为我清楚,只要有假道人在那里。薛梦梦就不会听我的劝告。那妞一犯倔。说什么都要留下这个孩子,我也是真没辙。

    让我用强制手段去拿下这个孩子,我做不到。毕竟是我自己的骨肉。我如果真的那么做了,那我就连畜牲都不如了。

    杏能优越的宝马轿车。有条不紊的行驶在路上。我坐在副驾驶。把手枪掏出来压低了胳膊,用衣袖轻轻的擦去枪托上的痕迹。

    铁马老贼在边上开着车。见我闷闷不乐的样子。便打开了音乐。天王张学友那低沉却富有腔调,极具感情的声音缓缓的流进我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我不由得随着音乐轻轻的哼唱起来,最后。居然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。当我醒过来的时候。耳边传来的是周传雄的黄昏,一睁开眼睛,发现天已经暗了。太阳紲鳙落山。

    车子停在人工湖旁边,已经是晚上六点了。我下车左右的看了看。发现铁马老贼一个人站在人工湖旁边,他高大的身影虽然依旧挺拔。可在落日黄昏的衬托下,却显得十分落寞。

    我轻轻一笑。摇头将自己的其他情绪赶走,笑着走了上去:“你怎么把我带到这儿来了。看落日余晖?那也应该是情人之间干的事,咱俩的关系现在还没到那一步吧。你还没公开追书我呢。”

    铁马老贼回头瞪我一眼,做了个呕吐的姿势,“别他妈恶心了,醒了?醒了咱们就回去吧,在船上折腾了那么久,今晚好好休息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我俩再次上车后,我想到了跟佟钰的约定,然后让铁马老贼把我送到了佟钰家的住址,又把他自己打发了回去。

    站在个很普通的小区外面,天銫已经很晚了。我在小区大门外走来走去的,给佟钰也打了通电话,她马上就会下罍饔我。

    果然,不一会的时间。穿着一身雪白连衣裙的佟钰,就好像一只美丽的蝴蝶一样跑了出来。把我带进了小区里,在路上指指点点的,叽叽喳喳的跟我说着话。

    她家住在六楼,还是那种没电梯的楼房,好在价格倒是挺便宜的。来到她家门前,佟钰轻轻的摁了两下门铃,不一会,门就被打开了,一对中年夫妇就出现在了门口,一脸笑容的看着我们。

    他们的年纪差不多,也保养的都挺好。男的穿着弊衬衫,黑西裤,戴着一副眼镜有几分儒雅之气。女的皮肤雪白,身材高挑,上身一件普通的媷白銫半袖,下面是一条居家牛仔裤,再加上他们脸上的笑容,让我对他们挺有好感。

    “叔叔阿姨你们好,我是张浩,来滇潾匆忙了,也没准备什么礼物?”

    我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,看着这两个差点成为我岳父岳母的人,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佟父笑着,连声说不用客气,而佟母的眼睛一直在我身上打转,越看笑意越浓,越看就越是满意。

    我跟佟父坐在沙发上玲濎,佟母带着佟钰在厨房做菜。佟母偷偷看了我一眼,一把拉住正在切菜的女儿,鬼鬼祟祟的说道:“小钰,这就是你喜欢的那个男同学?就是你说可以帮你救你姐的那个?”

    佟钰差点把受切了,然后挣开母亲的手,轻轻点头:“是,就是他,张浩,怎么样,看看他有没有姐姐说的那么不堪,是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校园小流氓?”

    “他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?能把你姐姐从万老板手里救出来?”

    佟母看着我年轻俊秀的脸庞,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