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235节

    这句话给了沈军很大的触动,他想起来当时我确实可以走,但我却死活都不走,留下来跟他们一起战斗。

    于是,他把对我的怒火,全都转移到了颜姐的身上。尜噶走进来的时候,正好看到沈军把军刺扎向颜姐的一幕:“都是因为你!都是因为你这个女人!还我兄弟们的命来!”

    颜姐闭上了眼睛,徐美娟捂住嘴巴,惊恐的叫了一声:“不!”

    就连尜噶想要阻拦,也都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嗤――

    尖刀刺破肉皮的声音,原本想象中得疼痛没有出现,颜姐轻轻的睁开眼睛,正好看到我坐在床上,身体倾斜,一只手握住军刺的一幕。

    鲜血顺着我的手掌,缓缓的流淌下来。我脸銫依旧平静,眼神淡淡的望着沈军因为愤怒而有点狰狞的脸庞,嘶哑说道:“这不关她的事,都是我惹的祸,我喜欢她不是她的错,不要针对他,冲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张浩,你的手!”

    徐美娟跑过来,要给我的手包扎。我糊不清的骂了一声滚,而后把军刺的前端顶在自己的喉咙上,“你如果愿意,那就杀了我吧,如果我要是死了,就麻烦郝叔和老贼他们,给我爷爷报仇雪恨了,我累了,真的累了”

    说遗言一样的留下一句话,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。颜姐紧紧的抱着我,失声痛哭,徐美娟也趴在床上,嚎啕痛哭起来。

    沈军握着军刺的手抖了抖,稍微用力一顶,锋利的尖刀就在我的脖子上,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郝叔走了进来,脸銫铁青的看着沈军:“军儿,把刀放下!这不是他的错,也不是我们的错,”

    他看着颜姐,沉声说道:“一个男人救自己爱的女人,这本身就没有错。姓徐的丫头,我问你,这小子对你怎么样你也看到了,你愿意给他当个媳妇不?”

    “先别急着答应,他是个注定了不凡的男人。在他的崛起的路上,还会有比关家更恐怖的敌人等着他,跟在他身边,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,你害怕吗?”

    颜姐看着我的脸,肯定得摇摇头:“我不害怕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阵的枪响。一个兄弟跑了进来,“不好了,山下有武警,好多好多武警!”

    ps:这个是有依据的,战争年代,的确有耳朵暂时失聪这种症状。

    正文 第224章 深山大逃亡

    我耳朵不好使,但看到这个兄弟慌慌张张的样子。也猜到了肯定是发生了不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郝叔脸銫一变,继而一脚踢飞了沈军手里的军刺。招呼着一众人往外跑:“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。通知兄弟们。不到万不得已,不要跟山下的武警发生冲突!叫大家拿上所有能拿的,全都往荒山深处撤!速度都快一点!”

    “不行!再往里面去。就是野人岭,那一代地形太复杂了。就算是我都不敢去。一旦被困在野人岭,那就是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尜噶一脸严肃的说道。额头也冒出了冷汗。沈军对郝叔几乎是唯命是从,郝叔下令的同时,他就已经出去通知了。

    看到尜噶质疑自己的话。郝叔也是一脸的不高兴。“尜噶,听我的!亚马逊丛林都困不住我!我就不信一个小小的野人岭,能把我成龙给困死!”

    我到现在也弄不清楚是什么情况。颜姐只好拿起床上的笔纸,在上面写道:有很多武警在山下。郝叔跟尜噶发生了争执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,略微思考一下。直接站起来,拉着颜姐和徐美娟往外走:“全往山里撤。立刻,马上。不要跟山下的武警发生冲突!马上转移!”

    随着我走了出来,所有人的眼神都落在了我的身上。每个人的神情都很复杂。但并没有人埋怨我。

    即便是这样,我依然觉得挺愧对大家的。我站在道观门口,眼睛从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,高声道:“我知道,现在在江南市,我们已经成了过街的老鼠!黑白两道恐怕都想把我们给灭了!这一次,是我张浩对不起你们!但我今天就给你们保证!只要我们逃过这一劫,最多两年,我们会重新杀回江南市,未来的江南市,是我们狼盟滇濎下!”

    我把所有人的情绪都调动了起来:“大家从现在开始,不用顾忌我,我张浩就是个普通人,不比谁高贵几分,兄弟们既然跟我来了,那我就尽全力,把你们都好好的带回去!咱们狼盟是一个整体!只要有一个兄弟活着,那所有人的家人,都能衣食无忧得活着!现在,都收拾东西!开始转移!”

    一大群人开始收拾东西,说起来其实也美多少玩意。好在现在是盛夏时节,不会冷,带着帐篷簢帐,一些必备的食物和水,一行人就随着尜噶,继续上路。

    我们刚要开动,有一个兄弟就从山下跑了上来,还不断的回头开枪,还击着,“快走!那些警察全都上来了!”

    正说着,一颗子弹直接打爆了他的脑袋。我亲眼看到了这一幕,立刻急红了眼睛,抢过一支微冲,“留下几个人给我干.死这帮狗娘养的!其他人继续往山里跑!”

    我刚要拎着微冲上去,一只大手就盖在我的肩膀上,我一回头就看到沈军拎着枪,带着曼陀华山庄剩下的几个人,往回走去。

    颜姐和徐美娟也拉住了我,一脸的哀求。颜姐在纸上写道:他说你的耳朵还没好,影响很大,你快点走,他带人阻击!

    我一愣,看到沈军已经站在上坡,开始跟下面的人交火了。也知道现在不是磨叽的时候,拉着颜姐和徐美娟就跑,“沈军,你他妈给我小心点!快点追上来!”

    我带着颜姐和徐美娟,吊在了队伍的后面。我是什么都听不到。徐美娟一边跑,一边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,“姐,张浩真的变了很多,好像,现在他的年纪比我们大了好多,跟四五十岁的老头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他,他经历滇潾多了,远不是咱们能比的美娟,别,别说话了,保存体力,不知道还要跑多远。”

    颜姐的话刚说完,徐美娟就哎呦一声,摔倒在地上。我的胳膊一沉,看着趴在地上的徐美娟一皱眉,她委委屈屈的看了我一眼,一脸计內的指了右脚一下,看口型好像说的是脚崴了。

    颜姐试探着去扶她,两次都没有成功。我心里清楚,我们跑的越快,沈军他们活下来的几率就越高。所以我稍微犹豫了一下,就蹲了下去,“快点上来!我背着你!”

    徐美娟脸一红,不过还是跳了上来。颜姐看到她的表情后,微微皱眉,心里有一点不舒服。

    又跑了一段时间,前面的路越来越不好走了,尤其是我还背着一个人,足以用举步维艰来形容。前面的尜噶停了下来,呼出两口长气,说道:“再往前,就要慎重了,马上就要到野人岭了,这乌漆吗黑的,我们换个方向?”

    借着淡淡的月光,郝叔也看了繙饔下来的路。他同样是野外生存的行家,自然也能看的出来,后面这段路的复杂。

    他冲着身边的一个兄弟招招手,“你去,把张浩给我叫过来!”

    然后看着前方越来越难走的山路,若有所思的说道:“尜噶,如果我们只进入野人岭外围,不往深处去,甩掉后面的尾巴后,暂时就安营扎寨,你有多大的把握能把我们带出去?”

    尜噶想都没想,就摇头说道:“一点把握都没有,野人岭我从来就没进去过。也没听说什么人进去了,还猛活着出来。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