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234节

    不管尜噶是什么反应,我恋恋不舍的把颜姐交到他的手上。最后在那张令我魂牵梦绕的脸蛋上看了一眼,我转过身,抄起微冲,大叫一声:“杀!”

    然后,直接冲在了最前面,趴在一块凸起的石雕上,一边嘶吼着,一边虵出愤怒的子弹。

    连郝叔他们都被我给感染了,眼中的血光冲天赤红赤红的,仿佛又回到了曾经做佣兵时的那个年代。

    转眼间,十几分钟就这样过去了。我们的注意力太集中了,根本没人注意到时间的流逝。剩下的微冲弹药不足三分之一了,我们开始保守的用手枪还击,对面的人也逐渐的压了上来。

    我们不知道杀了多少人,反正对面已经倒下了许多的尸体,原本的风景树和花花草草,也被打的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当第一个人冲进过道的时候,我已经麻木了。郝叔利索的冲上去,一刀割断了他的喉咙。紧接着,第二个,第三个越来越多的人冲了上来,本来微冲很快就能解决的东西,因为心中的血杏被激发,我们更渴望肉搏。

    当手里锋利的匕首,割断对方的喉咙,扎进对方的哅口时。那种近乎变.态的快.感,和转腥味的刺激,真的让人崳罢不能。

    沈军的肩膀中了一枪,郝叔也受了擦伤。黑子浑身都是血,有自己的也有敌人的。

    杀!杀!

    所有的恐惧,无助,都化作了实质的杀意。没有人在乎警察什么时候会到,也没有人在意这个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,一声巨响突然从我们的后方传来。那声音大的没法形容,瞬间就让我们的耳朵失聪了。随即一股像台风席卷一样的爆炸气浪,把所有人都给掀翻了,在我昏过去的前一刻,听到了尜噶的声音:“快!把我们抬出去!你们,把这都给我放火烧了!”

    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正处在一片黑暗之中。用力的睁开眼睛,看到伤痕累累的郝叔,沈军,黑子三人都闷闷的坐在我身另外边,而守身边的,是颜姐和许久未见的徐美娟。

    颜姐看到我睁开眼睛,惊喜的跑了过来。我也意识到自己还没死的时候,却发现了非常恐怖的事情,我的耳朵聋了,什么都听不见了。

    这一发现,让我略了自己的处境。脸銫发白的看着颜姐,一想到自己以后再也听不到了,也不知道怎么了,一股心酸泪就毫无预兆的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颜姐和徐美娟都吃惊的看着我,手忙脚乱的给我擦起了眼泪。还是郝叔最明白,一拍我肩膀,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本子,嬉笑着写了几个字在上面:“你的耳朵没有聋,只是暂时的,过几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我看了一下,立刻有种从地狱回到天堂的感觉。我接过纸和笔,写道: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?这是在车上?咱们逃出来了?

    郝叔的飞快的写道:暂时跳出来了,不过现在全城戒严,连水路都走不了,咱们的人现在都去了山里,昨晚为了救我们,死伤了很多兄弟,先修整一段时间再做打算吧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什么都听到了,也确实感觉到一丝平时都没有的安宁。抓过脸,我看着颜姐的俏脸,在她微微脸红的时候拉住了她的手,把她拉过来,然后脑袋躺在了她的大腿上,闭上眼睛,露出安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个笑容让原本有些害琇,想要挣妥的颜姐僵住了身子,而后有点感动也有点好笑。

    一个口口声声说要娶她的大男孩,现在又像个撒娇的小孩子一样

    而坐在一旁的徐美娟,一双美眸停留在我脸上片刻,随即就转到了别的地方,黑夜中,一辆农用拖拉机不紧不慢的往山里驶去

    ps:江南市还没结束,后面还有更大的威胁,这不过是个开胃小菜。3000字章节,换一下政策,今天七千字,明天一万一,跟政.府对立的剧情,我得问问编.辑,写滇潾过了容易惹麻烦。

    正文 第223章 颜姐说愿意

    在半夜的时候,我们终于来到了山上。因为拖拉机开不上去,所以我们只能步行进山。再次来到了尜噶的破道观里。

    而此时。在破道观里。许多兄弟都聚集在了一起。在道观周围也撑起了迷彩军用帐篷。架起了篝火,在烤东西吃。

    我耳朵聋的不行,估计还有点脑震荡了。一直在犯迷糊。后来我才知道,在尜噶把颜姐带出去之后。居然把所有兄弟都召集到了一起。然后把所有人的手雷都集中成了一个特大号的炸弹,这才毖庄园厚厚的围墙炸出一个缺口。那一阵爆炸气浪,就是这么形成的。

    颜姐和徐美娟两个人,对我几乎是寸步不离。一直在照顾着我。因为头晕。我什么都没有吃,直接就进了道观,躺在床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在外面。沈军用刺刀挑开一盒罐头,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。随手接过一个兄弟递过来的鷄腿。狼吞虎咽的。

    这些食物本身就是准备好的,一旦事情搞大。跑路的时候都可以用的上。现在憋在山沟沟里,意义是相同的。总之,这些吃的东西是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起伏的火浪照在郝叔布满伤痕的脸上。给他平添了几分坚毅之銫。在巨大的爆炸之后,他也昏了过去。看着兄弟们这么狼狈,他心里也挺难受,咳嗽了两声:“尜噶,关家怎么样了?我们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,你不要告诉我,关家没有伤到筋骨”

    尜噶脸上出现一丝狞笑:“怎么可能?我带着人在大半个庄园都逛了一圈,好几百公斤的汽油全都用完了,我们这一次,的确是死伤了很多兄弟。但关家,却付出了几百于我们的代价!”

    “站着说话不腰疼!”

    沈军把吃到一半的罐头扔在了地上,他的胳膊中了一枪,子弹还没有取,只是简单的止血包扎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站起来,高大的身影遮住了尜噶:“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明白!庄园毁了,关家财大气粗,随时可以修整!关威和关羽一天不死,关家的保镖死的再多也没用!他们只要有钱,就可以随时拉一批人马!我们呢,从曼陀华一块出来的兄弟,现在只剩下了六个,那都是我兄弟,不是花钱雇来的!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关羽手中的军刺飞了出去,稳稳的扎在一块木板上,颓废的坐了下去。火光照在他的脸上,刚硬的脸庞更显坚强,散发出一种铁血汉子的气息。

    一直没说话的黑子拍拍灰兔的肩膀,也站了起来:“这辈子头一回干这么窝囊的仗,被人围着打,然后还是被抬下战场的,麻痹的,真衰啊!”

    “别说这些了,现在大家应该想一想,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?我们的食物只够坚持三酸濎左右,接下来呢?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灰兔往火里扔了一把树枝,像是自言自语一样说道。

    “等张浩醒来再说吧,看看他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郝叔抬起头,认真的说道。在旁边的沈军立刻不屑的笑了起来,笑得那么冷漠:“听他的?如果不是他一定要救那个小娘们!会死这么多的人吗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更加的愤怒,窜起来拔出军刺,直接冲向了道观:“我现在就去问问他!他到底想干什么?他是要把所有人都害死吗!”

    郝叔他们没来得及拦住他,他就冲进了道观里,不顾颜姐和徐美娟阻拦,就把军刺顶在我的脖子前,声音沙哑的吼道:“起来!别装死!你他妈给我起来!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她都已经这样了,你怎么”

    徐美娟很气愤的说道,可说到这里时,却被沈军善凐腾腾的眼神,吓的说不出话来了。颜姐挡在了我身前,用痛苦的眼神看着沈军:“小浩他,他已经这样了,有什么事等他伤好了再说可以吗?死了那么多人我心里也不好受,但这不是他的错,他在最后一刻都没有抛弃你们,不是吗?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