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225节

    郝书从口袋里掏出一支手枪,扔给了欧阳雪,又从裤角里掏出另一支枪,递给了脸銫苍白的佟钰:“039;我们的人手有限,没办法抽出人来照顾你们,在车里呆着鄙,有麻烦可以先开车走,枪也留下给你们防身了!”

    交代了两女一下,郝叔看了看林子的深处,他很清楚,再往深处就是一片名钙冧实的无人区,里面的危险有很多,大大小小的狼群,就不知道有多少。

    “跑步前进!出发!”

    郝叔带队,一个冲进了林子里。这些人除去老马和牧羊等几个生肖,剩下的也都是跟黑子一批的,都是训练有素的鏡英,郝叔带起来也比较放心。

    开始的这一片林子,地形并不复杂,也没有多么茂密。但在往后的一段路途,大概向里面延伸了几公里,地形开始逐渐复杂起来,黑夜中,荒山里时不时传来野狼的嚎叫声,让人忍不住的心中发冷。

    渐渐的,在跑了很长时间之后,众人再次聚集到了一起。郝叔擦擦汗,吐了口唾沫,狠声道:“四人一组,向荒山里面延伸,但不要拉开太远的距离,一旦发生意外情况,就鸣枪示警,所有人都注意,出发!”

    有三组人把背在背后的枪,端在了手里,分几个不同的角度,嫫进了荒山里。郝叔四下望了望,然后带着剩下的三个人,向着另外一个方向嫫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的是,从开始他们就错了,大方向选错了。有些南辕北辙的感觉了

    道观里,我着尜噶新泡的清心茶,虽然浑身伤痕累累,身心疲惫,可却没有一丝睡意。

    从小緡生活发愁,长大了又陷入了无休止的争斗和波折中,突然来到一处与世无争的世外之地,这感觉也真是不赖。

    尜噶给我准备了一点吃的,玉米面加野菜团子,因为太饿了的缘故,我吃的那叫一个香。坐在道观里临时搭建的木板床上,点起老式煤油灯,我看着一脸温和笑意的尜噶,摇头苦笑:“我倒是有些庆幸,也有些后怕了,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隐士高人。”

    “隐士高人谈不上,不过老道我隐居在这里十几载,对世俗之事,只能算得上是旁观者,刚刚你说后怕,为何后怕?”

    尜噶眼颔笑意的问道,没有一点不自然。我看了看四周的环境,苦笑道:“不瞒尜噶道长,我刚刚是与人争斗,被人追杀才来到这里的,而且我还随手宰了几个人,你接纳我,会不会有违道家的观念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刚刚都看到了,这对我来说并无不可。我修的道不是道家的道,而是只属于我自己的道。”

    尜噶一副理解我的模样,拍拍桌子,“杀人者,人皆可杀之。换作是我,对要杀我的人,也不会心慈手软,那样做,无可厚非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这话,是真真正正的赢得了我的好感,接下来的时间里,我跟他促膝长谈,越聊越有劲。

    他带我来到主庙,在主庙上,没有供奉着三清像。而是一尊一人多高的关二爷,美鬓长须,赤面凤眼,身材魁梧,手执青龙偃月刀,脚下踩着七彩祥云。

    在关二爷下面,还有七个狼头,准确来说,是七个栩栩如生,活灵活现,神态各异的恶狼头雕像,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,看着那七匹狼,当我看到摆在最中央的,一只凶残的血狼头时,一种难以言表的情绪,逐渐的蔓延在我的心中。

    我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抚.嫫,我的手指就要触及时,尜噶的拂尘挡住了我,“朋友,不可乱动,这里的每一尊雕像都来历非凡,不要靠近,以免惹得关老爷发怒”

    我收回了手,平复了一下心情,有些好笑的看着他,问道:“你这个道士真是奇怪,不但思考问题的方式奇怪,就连你供奉的人也奇怪。不供三清供关公,关公下面还有七狼侍奉,我是越来越看不透了。”

    尜噶一甩拂尘,也不说话,一副得到高人的样子,笑容依旧

    在荒山深处,郝叔他们这一组四个人,是速度最快的,他们在这里绕来绕去,如果不是因为他们都是丛林生存的行家,恐怕早就已经迷路了。

    郝叔小心翼翼的拨开一根树枝,想要看看前面的情况。突然,在黑暗中,他看到一双闪着凶狠光芒的眼睛,正死死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饶是郝叔本领再大,也还是被吓了一跳,他当即下蹲,把枪口伸了出去,一边警惕滇濁醒道:“小心,有狼!”

    ps:下面的剧情又不好写了,写了改,改了写的,郁闷。两千字好写,但让大家看的爽的两千字,就要费心费神了

    正文 第214章 与群狼战斗

    听到郝叔喊有狼,那三个人立刻停下了脚步,后背的冷汗不由自主的往外冒出来。狼。都是群居动物。在这荒山里一旦遇到数量庞大的狼群。发生危险的概率可是很高的。

    比起他们,郝叔明显要镇定很多,经验也比他们丰富很多。大手一挥:“这应该是它的领地,不要跟它发生冲突。后退。动作轻一点,快后退!”

    他的想法是好的。做法也是对的。可是却晚了一点。就在他说话的这个空档,从四面八方又窜出来十几双泛着蓝光的眼睛,十几匹凶残的野狼。将他们团团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四人的脸銫全都难看起来。附近没有很高很大的树,想要躲藏起来几乎是不可能的。眼看着一场恶战在所难免,郝叔把子弹重新上膛。并且在前端挂上了军用刺刀,“背靠背。把后背交给彼此!上刺刀!准备战斗!”

    三个人虽然有些惊惧,不过毕竟不是普通的民夫。全都是身经百战的爷们硬汉,按照郝叔所说的。把刺刀上好,枪口对外。四个人背靠背站在了一块,口中同时嘶吼出声:“杀!”

    狼群中。一头体型明显比其他同伴大了不少的野狼,应该是它们得头狼,前爪踏地,“啊~哦~”的叫了一声,带头冲向了四人,狼群中发出一阵阵的嚎叫声,整个狼群都开始发起冲锋。

    四人同时抠动扳机,子弹“嘣嘣嘣”的声音不断,他们也都玩命了,四个人靠在一块,他们四个几乎形成了一张火力网。

    野狼虽然凶残,可畜牲毕竟是畜牲。在第一次冲锋时就倒下了五六头。也都吓的四处躲避,但弹夹里的子弹很快就打完了,四人根本就没有换的时间,因为狼群已经重新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郝叔比较有经验,这个时候他也清楚,只有一心一意的去战斗,把后背完全交给同伴,才有可能把这些狼杀光或者赶走。

    一头灰狼一跃而起,张开血盆大口直接咬向郝叔的脖子,郝叔右手一拐,一枪托把他砸开,然后刺刀狠狠的挿进它的身体里,一脚给他踢了出去:“都不要慌!不要散开!给我打!”

    这三个人也都不是孬种,他们把空枪当成冷兵器来用,军刺也被拔了下来,随时准备补刀。面对着一张张恶狼的大嘴和锋利的獠牙,所有人都在拼尽全力的战斗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突然,一头狼冒着被刺刀刺中的风险,一口叼住了一个青年的脚脖子,并且拼命的往下拖去,青年没有站住,直接滚到了下面,被好几头狼围了起来,撕咬吞噬。

    他拼命的挣扎,拼命的呼救。那两个青年眼睛通红的要过去救援,郝叔一脸善凐的把刺刀从一头狼的身体里拔出来,“不许动!你们去了那所有人都要死在这!”

    这就是现实,血淋淋的现实。那个青年很快就停止了挣扎和呼救,他们亲眼看到他的胳膊,被一头大灰狼叼进了嘴里,血腥味刺激着所有人都陷入了疯狂。

    看着同伴死去,却没办法伸出援手这种滋味,远远不是一般人能够体会得了的。

    “报仇!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