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213节

    可我刚刚是亲眼看到的,这里是二楼。只能说明这个人的身手极好,骗过了我的眼睛。

    这么一来,我是一点睡意都没有了。打开窗户四处看了看,最后在小窗台上,看到一张弊銫的纸,被两颗花生压住了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拿过来扫了了一眼,纸条上有几个歪歪扭扭的大字:没有恶意,是朋友,大门外叙旧。

    我拿着纸条下了楼,正好碰上迎面赶上来的沈军,这小子一脸的急切:“不好了小子,我刚刚才发现,我床底下的两只枪不见了!”

    我一愣,然后瞪着眼睛看他:“你的意思是胖子和凯明?”

    “除了他们还能有谁?这两个儿子,惹祸去了!”

    沈军一脸凶狠的说道。我也是真急了,慌乱滇澩出手机,给胖子打电话。不一会,胖子果然接了,“张浩,你不用找我们了,我跟凯明自己出来了,自己单干,不混出个人样,绝不回去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跟我扯犊子,赶紧回来!那枪不是你们玩的!赶紧回来!”

    我着眼睛嘶吼起来,杨凯明拿过手机,冷静的说道:“张浩,你也别瞧不起我们。以后谁靠谁还不一定呢,枪是我们拿的,我们一定闯出一片天地,不会缩在一栋楼里了,我们都受够了,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咔嚓~

    杨凯明把电话挂断了,我拿着手机愣了几秒钟。然后冲上了楼,挨个踹门,“都他妈起来!别睡了!都给我起来!去找人!”

    我一急眼,他们的动作果然快了许多。不一会,几十个人就全都穿好衣服跑了出来

    正文 第200章 军火争夺战

    除去派出去的一部分人,剩下的五十多号人都让我整起来了。沈军和黑子带着他们,分头开车去找胖子和最凯明。我再打电话。这两个人已经关机了。

    他们都走了。郝叔在边上安慰我,“放心吧,那俩小子不是傻子。不会出什么事的。你刚才的话说滇潾重了,他们肯定是受不了。跑出去散心了。”

    我失魂落魄的点点头。给小周打了个电话。结果小周说他根本就没看到过胖子和最凯明,还在外面傻等呢。

    我有些无语。让他赶紧回来,火锅还剩不少食材呢。坐在沙发上缓了一会,我突然想到刚刚的那张纸条。于是我跟郝叔打了声招呼。回楼上拿了枪,向大楼外面走去

    夜已深,不知道什么时候。突然刮起了大风。胖子和最凯明一人背着个包,行走在夏夜的冷风中。俩人走了一会,最后决定在一个旅馆住下了。

    他们刚刚进去。一辆白銫的轿车就停在了旅馆外面。车上有两个人,全都穿着连帽衫。看不清相貌。一个人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,指着照片上的两个人。说道:“错不了,这两个人都是姓张的朋友。这样,你马上住进酒店,后备箱里有设备,把他们两个全都监视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是不是该先向关先生汇报一下,他一直在关注这个姓张的消息?”

    另一个人小心翼翼的问道,结果第一个人狠狠的剜了他一眼:“这事用不着你騲心了,关先生需要的是好消息,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吧,我想办法渗透到那栋大楼里,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而在旅馆的一个双人间里,胖子和最凯明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。光着彬子躺在床上看电视。胖子抱着一包薯片,嘎嘣嘎嘣的嚼着,“唉,总算出来了,说真的,我早就不想在那呆了,张浩这小子,也不知道会不会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哼,他生他的气!关我们什么事。你看他今天跟个疯狗似的,拿碗砸我!这个狗日的东西,让我抓着机会,我一定好好揍他一顿出出气!”

    杨凯明气呼呼的说道,但眼里已经有了笑意。胖子叹了声气,为难的说道:“其实,其实仔细想想,张浩也是好意,他也是怕咱们出事,要是不在乎咱们,他才不会拦着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你别说了,出来都出来了,让我安静安静行吗?”

    杨凯明在另一张床上,把被子全都蒙在了脑袋上,“咱俩决定出来单干,一定要干出点名堂来,不能让张浩那小子比下去,到时候拉上盛哥一块来!”

    两个人还在计划未来,想象自己有本事在身,有枪在手。想象自己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的场面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的是,就在这一刻,已经有一双眼睛盯上了他们,而且就在他们的隔壁,有一个人已经住下了,那个人手里提着一个口袋,他面前站着一个女服务生。

    男子把连帽衫摘下来,露出一张酷似吴彦.祖的俊脸。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毛爷爷,放进女服务生手里:“帮帮忙啦,好吗?”

    最后的结果不用多说,美男加钞票,彻底秒杀了女服务生

    而在沈军储存军火的地方。两个看守的人正坐在上面抽烟,不时的说几个黄.段子,自娱自乐,大笑出声。

    就在两个人觉得越来越冷,想要返回地下室的时候。突然,一束手电光从他们的身上扫过。

    这两人都是跟郝叔下来的,全都是身经百战的鏡英。在同一时间,他们就反应了过来。直接从台阶上跳了下去,拿起自动步枪,一人一面,守住了大门。

    下一刻,手电光同时晃了过来,随后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一个秃顶的中年人带着一大群戴着头套,荷枪实弹的男子,直接跑了过来,“围起来!不要放走一个人!”

    在里面,那两个人的脸銫越发的难看。其中一人掏出了手机,打电话没有打通,情急之下,只好发了一条短信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心一横,“如果守不住了,就按头领之前说的那样,全都炸了!”

    “好!上!”

    两人心有灵犀,在短暂的交流后,同时甩开大脚,一下把大铁门踹开了,枪口对准外面,猛的抠动扳机,“嘣嘣嘣嘣”

    清脆的枪声响彻在黑銫的夜晚,火舌眼也窜起了一道道迅猛又急躁的火光。交手的一瞬间,就有四五个人倒了下去,对方也迅速组织反击,双方开始火拼。

    沈军的手下虽然人少,但因为占据一些地理优势。所以并没有吃亏。对方的人久攻不下,反而又被打死了几个人,秃顶男人恼琇成怒,“管不了那么多了!你们,从两侧上!他们没有多少人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七八个戴头套的男人分成两批,分散到这座建筑物的两侧。其中两个人从口袋里掏出一团绳子,绳子的一头是铁爪。

    这东西叫爬墙虎,也叫飞天钩,是古代文明智慧的结晶。二人把飞天钩抛了上去,几个人动作迅速的借着绳子,脚蹬着墙,攀上了建筑物的顶端。

    在里面,二人还在与外面的人激烈的火拼着。渐渐的,人多的优势明显起来。他们两个有点顶不住了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“啊”的大叫一声,突然冲了出去,把铁大门往回一拉,子弹叮叮当当的打在铁大门上,擦出火星点点,不过还是有一颗子弹打在了他的肋部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