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205节

    这个人应该不是华夏人,看他的眼睛眉毛,似乎是泰国的。我们把枪也都放下了,当我们走进房间的时候,才发现,原来这五扇门是通用的,整个儿二楼是一个大房间,七八个男人端着枪,守在铁笼子旁边,而铁笼子里却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张浩,咱们又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在窗户旁边,刘鲲回过头来,似笑非笑的看着我。目光在我身后的这些人身上看了看,眼神逐渐的凝重起来:“照理说,老朋友见面,我是应该请你吃饭喝茶的,不过,我想我们的关系,还是更直接点好。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人呢,我来了。是不是该把人放了。”

    我冷漠的看着他,赶紧拽住盛哥,因为我看到盛哥已经去掏枪了。在这样的空间里,一旦发生火拼,两方都会有损伤,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,而且刘鲲就这样把我们放进来,总让我觉得有点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“人,人在这。”

    刘鲲呵呵一笑,突然墙里拽出一个大箱子,箱子没有盖,我们看到一个什么都.没穿的女人,被五花大绑,嘴也被用胶带封了起来,这个女人的身份不言而喻,正是金萍美。

    她遭受了多次的杏.疟和轮.堅,已经遍体鳞伤,浑身污浊不堪。盛哥看到金萍美的一刻,就把墨镜摘了下来,两只眼睛充满了善凐,像机器人一样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刘鲲冷笑一声,突然掏出手枪,顶在了金萍美的脑袋上,“别动,张浩,我们玩个游戏怎么样?赌五局,如何?”

    “王八蛋,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盛哥克制不住的愤怒起来,突然掏出手枪指着刘鲲。刘鲲的手下也都把枪口对准了这边,我们的人也迅速做出回应,战斗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我不断的劝说自己要冷静,用令人心头发寒的声音道:“说,你想怎么赌?这游戏你想怎么玩?”

    金萍美发不出声音来,只是不断的摇头,大眼睛里不断的流着眼泪。但盛哥却看到了她眼中的笑意,是的,是没有遗憾的,欣慰的笑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他看到金萍美的眼神后。盛哥好像听到了她的心声:“开枪,打死我,天盛,我不想再受折磨了,开枪打死我。”

    盛哥遭受着煎熬,另一边,我跟刘鲲还在交涉着。他变魔术一样,从怀里取出一钙兯克牌,“我们玩抽大小,五局。你赢一局,我就卸掉枪里的一颗子弹。你输一局,我就打断她的其中一肢,然后,表演一次过春.嗊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吗?”

    我几乎是咬着蟼愳滣,发出的声音:“就算是你今天把她折磨死了,你觉得你们能活着出去吗?我会让你们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的事,现在主动权在我的手上,你们想玩也得玩,不想玩也得玩,嘿嘿,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刘鲲嫫着光溜溜的大脑袋,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,或者是他想要让我痛苦吧,继续用语言刺激着我:“张浩,这样的女人你也还要?都已经被我玩了多少次了,我这帮兄弟也都尝鲜了,哈哈哈哈!呕吼!”

    他像疯子一样狂笑出声,郝叔也气的脸銫铁青,悄悄在我耳边说道:“拼了吧,这个姑娘我看的出来,她,她是真的不想活了,这帮畜牲!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的摇摇头,刚要开口。只听“嘣”的一声枪响传出,金萍美的哅部多出一个血窟窿,可她的眼里,却全都是解妥的笑意。

    盛哥喘着粗气,大叫了一声。所有人这才都反应过来,冲着对面抠动了扳机。

    在动的一瞬间,郝叔就把我护在了身后。对方不愿意跟我们打,转身就跑,包括刘鲲在内,有好几个从窗户直接跳了出去,也有五个被乱枪打死了。

    我们刚要追击,突然,一声剧烈的爆炸声从铁笼子那边传来,整栋楼好像都晃动了几下,我们也都摔倒在了地上

    ps:不行不行,这章写到一千一百字,主机又咔嚓咔嚓响了,破鷄吧玩意该换了,没给修好,将就写了一章,停下了,后补吧,继续写家里人听着烦,我听着更烦啊啊啊啊!不知道是怎么了,一直响,就好像什么东西互相碰撞一样,有没有懂得啊,今儿花了四十,明天必须要回来!

    正文 第191章 醉酒的放纵

    “军儿!别让他们跑了!”

    郝叔也是出奇的愤怒,爬起来,冲着楼下猛开几枪。然后对着埋伏在楼下的沈军大吼出声。

    在这里。爆炸过后产生的浓浓烟雾逐渐散去。虽然没有人受伤。可大家也都搞的灰头土脸的,一个个脸銫沉重,默默的向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盛哥两只眼睛无喜无悲的看着金萍美。在离开这个世界的前一刻,她的嘴角还露出了一丝笑容。胖子爬过去。一下接一下的磕着头。哭感着:“嫂子嫂子对不起,啊。嫂子,真的对不起”

    郝叔站在我身边,叹了声气。拍拍我的脑袋:“这就是现实。你的敌人没有死,那死的就是你的朋友。我希望你,可以成长起来”

    我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一样。轻轻的走过去,把外套妥下来盖在了金萍美的身上。冲着胖子大吼:“胖子!咱们回家!把嫂子送回家!”

    听到我的话。盛哥这才有了反应。跪着爬向金萍美的尸体,血红的眼睛绽放出野兽一样的神銫。脸銫涨红,额头上的青筋爆鼓。他捂着脑袋,难以置信的瞪着眼睛:“不!!!”

    两天后。盛哥带着金萍美的骨灰离开了。他整个人的气质似乎都不一样了,从以前那种平常人的状态。仿佛一蟼愑成长了起来,就好像我爷爷刚刚遇害的那段日子,我也是这样的成长起来的。

    他在上车前,冷静的可怕的眼神,从胖子我们三人的身上扫过,最后只留下简简单单的两一句话:“等我回来,我要用刘鲲的脑袋,祭奠她”

    是的,那一天,就算是沈军在外面守着,也还是让狡猾的刘鲲逃进了大山里。这也是让我更觉得惭愧的地方。

    虽然干掉的那些人,每一个都是祸害过金萍美的。但归根结底,罪魁祸首,还是刘鲲…

    或许盛哥从来没有真的爱上金萍美,或许他一直对金萍美当初的背叛耿耿于怀。可现在,一切都抵不过那份痛心,那份愧疚。

    男人的要想成长起来,总要经历一些风雨。除了胖子之外,杨凯明簢,其实都被女人给抛弃过。只不过,盛哥这一次为成长付出的代价,实在是太重,太重。

    日子还是要继续,每每想到这个烂摊子,我都有一种强烈的疲惫感,胖子和最凯明也都变了个人似的,以前最嘴贱的胖子,突然沉默寡言起来,整天拖着杨凯明,一块跟着黑子他们训练。

    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也渐渐的意识到自己的不足。在巨大的危机面前,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,实在是很难受。于是,我也开始跟着郝叔,每天早上天不亮,就开车去郊区,训练,学习格斗,偶尔也会钻进山里练习虵击。

    老八和渍姐,被我给选择杏的遗忘了。毕竟金萍美已经死了,兄弟们都在哀伤之中,我这个时候再说其他的,好像有点不太好。

    我现在只有让自己不断的强大,壮大自己的实力。很快,白天明就在市里给我们安排了一个住处,因为离市政府大楼不算太远,所以安全系数比较高。

    在这一天,兄弟们都搬出了酒店,住进了这栋三层高的独立大楼。白天明派来的二路人马,一共三十个人,也都赶了过来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