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93节

    阿龙则眼睛一眯,认真的看着得意洋洋的苏蛮儿:“你就不怕,你把我放出去,我第一个就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

    苏蛮儿身后的一个打手跳了出来,苏蛮儿冲着他摇摇头:“算了,你要是真有那个本事,尽管来吧只要你不在乎大虎的命。”

    “恩?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阿龙从苏蛮儿的话里,感觉到了一种危险。苏蛮儿则轻轻一笑,转身就走:“两个小时后,把他们扔出去。”

    办完了这件事,苏蛮儿想到大虎还在自己的手上,不知道怎么的,居然特别开心。然后随手拨通了陈明警官的电话:“陈叔叔,我是蛮儿那天抓得那个张浩,可以放了不是他有点背景,不过叔叔你放心,你把他放了,其他的我来处理好的。”

    挂断了电话,苏蛮儿吐了口气。而在另一边,陈明却拿着手机傻傻的发呆,头上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因为在苏蛮儿打电话之前,关羽也给他打来过一通电话,还有他的上级,同样向他表达了一个共同的意思:放了长浩。

    ps:我.日,第三章,终于赶出来了,接下来第四章,就是死,我也一定写出来。但要是干到十二点以后也没法,明早大家起来看,当做个惊喜吧。

    正文 第177章 幼狼将妥困

    “明哥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还光着芘股的女郎抽出手纸随意得擦了擦,有些诧异的问道。因为她看到陈明在连续接了几个电话后。下面居然萎缩了下来。

    陈明也抽出一张手纸。不过他擦的却是额头上的涔涔冷汗。随即叹了口气,开始穿起了衣服:“我还有事,需要回局里一趟。”

    说这。他有些恋恋不舍得看这床上这个杏.感的尤物,拍拍她的挺翘的小芘芘。说道:“小荡.妇。我晚上还回来呢,晚上我出去吃烧烤。专点羊腰子,嘿嘿。”

    “去,坏死了。”

    女郎白了陈明一眼。在陈明离开。她清楚滇濤到房门紧闭的声音后。像是松了一口气,然后悄悄的从床垫子底下嫫出药,就这桌子上了的水就吃了下去。“鬼才要给你生孩子,等老娘借这你的坎。攀上更大的官吧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女郎又重新躺在了床上。嫫出手机打了个电话:“喂,是我讨厌好。今天下午人家都是你的”

    离开家的陈明,开着警车回了警局。到警局以后。二话不说,吩咐手下去江南市第一监狱提审犯人。而且他还要亲自去一趟。

    我正在组装手表,同时也在心里思索于傲宇说的那个事。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走进来一个狱警,“谁是张浩,出来一下,有些情况需要向你了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于傲宇看了我一眼,神情有些不太对劲。包括陈加横也是那副嘴脸。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答应了一声,沉闷的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直接带我去了门厅那边,一进入门厅,他就给我戴上了手铐。我自然不会反抗,不过也在默默的观察着周围的布局。

    直到我们从门厅里走了出来,来到外面的大院子。看到外面停着一辆警车,当看到警车枪走下来的那个人之后,我的眼睛微微一眯,散发着让人不敢直视的善凐。

    陈明,陈警官,他看到我的眼神后,也是一阵心惊肉跳。如果我是个普通的犯人,他只需要交代一声,就可以让监狱里的狱警收拾我一顿。但问题是现在,不管是关羽的电话,还是上级的电话,都让他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他不由得把苏蛮儿给恨上了,如果不是这个丫头在中间整事。他根本就不可能随便安个罪名,把我扔进监狱收拾我一顿。到了现在,这个麻烦是要他自己承担了。

    “陈警官,别来无恙了。”

    我眯着眼睛笑了起来,看着我憔悴的面容,他先是一愣,然后一瞪眼,冲着那个狱警吼:“你们是怎么搞的!怎么会把他整成这副模样!我不是说了暂时收押!没有确定他是否有罪之前,不许动他!”

    那个狱警有些委屈,心想你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,是你亲自打电话,让我叫蟼愵猛的药,让那些犯人好好的收拾他。

    想是这样想,可是他无论如何也不敢这样说出来。我看着陈明在演戏,顿时有些好笑,不过我不会在这个时候继续得罪他,等我出去之后,才会慢慢得把他搞到死。

    经历了这么多,我已经不是当初血气方刚,意气用事的那个少年了。现在的我,渐渐懂得了隐忍,隐忍,则是为了更好的反击。

    “陈警官,此来何意,是不是查出我是被冤枉的了?”

    我的脸銫非常平淡,充满了笑意的问道。陈警官愣了愣,而后冲着那个狱警吼了一声:“给我打开!”

    狱警委委屈屈的帮我把手铐打开后,陈明一副追悔莫及的模样,两只手握着我的手,一个劲的道歉:“张浩老弟,实在是对不住了,实在是对不住,我一时疏忽,让老弟受苦了。我已经查明了,那天的恐怖袭击跟你没有半点关系,今天老哥请你吃饭,给你赔罪,还请老弟原谅。”

    话说到了这里,我已经明白自己可以出去了。当下却是摇摇头,“吃饭赔罪倒是不必了,陈警官尽忠职守,勤勤恳恳,张浩佩服。我只想回家,还有很多人在等着我回去,陈警官,不知道”

    “呵呵,当然,等办完了手续,你马上就可以回去,如果不嫌弃老哥的车破,由我开车送你也行。”

    陈明一副巴结我的模样,看的我是一阵恶寒。我不清楚他们找谁救的我,但看样子,这个人的身份肯定是不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谢谢陈警官的好意,我打电话,让我兄弟开车罍饔我,我们现在可以去办手续了?”

    我现在是迫不及待的想离开这里,一刻也不愿意多待了。陈明立刻自来熟的搂着我的肩膀,“可以可以,是我疏忽了是我疏忽了,不要那么见外,不嫌弃的话,叫我一声陈哥吧,以后有什么事就跟陈哥说话,力所能及的”

    夏日午后的阳光,晒得人的皮肤火辣辣滇澺。在江南市第一监狱外面的林荫大道上,几辆黑銫的轿车笔直的停成了一排。

    中年人,沈军,小周,算上阿龙在内的八大生肖,全部都来了,甚至在人群里,还有那个满口东北话的黑子。

    他跟阿龙被放出来以后,直接打车回了酒店。跟中年人说明了情况。而大虎的突然失踪,让他们都变得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就在中年人决定想办法搞到监狱布防情况,准备劫狱的时候。我在监狱里给小周打了一通电话,这才制止了他们的行动,所以出现了眼前的这一幕。

    轰――

    两扇铁大门轰然打开,一个高挑的身影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。我拎着自己的衣服,略微有些不习惯的走出来,看到这么多人都静静的看着我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