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88节

    关羽动作轻柔的抚.嫫着苏蛮儿的头发,然后慢慢的把她推开,指着地上的少爷道:“你让他先出去吧。我今天来找你,是有事情找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唔。好,你出去吧!这是你的!”

    在关羽面前。苏蛮儿再也不是那个刁蛮任杏的疯丫头,反而变得乖巧起来。她从l**中掏出一沓毛爷爷,随手扔给了那少爷:“今天的事如果你敢说出去。哼哼。”

    少爷立刻千恩万谢的捡起钱,连声说不敢。然后一脸慌张的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少爷离开之后,苏蛮儿就把注意力放在了关羽那张完美的俊脸上,一副花痴的模样,还亲自给关羽煮起了咖啡,“关大哥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平日里请都请不来的主,今天怎么会大驾光临,来我家这小地方。”

    语气中的那种幽怨,谁都可以听得出来。关羽眉宇了间闪过一丝不宜察觉的嘲讽,随即就被笑意掩饰住:“呵呵,蛮儿这是怪我做的不好了?干嘛煮咖啡?不是有酒么?”

    “酒?据我所知,关大哥除非是在重要场合,否则从来都是滴酒不沾哦。”

    苏蛮儿促狭的笑了笑,随手嫫起一瓶,之前准备好为自己助兴的名贵红酒,在桌子下盘取出两只高脚杯。

    关羽哈哈一笑,一点桌子,那意思是让苏蛮儿倒酒,微笑道:“来你这,就是重要场合,所以,今天我选择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,那好,这是蛮儿的荣幸!”

    苏蛮儿笑着给两个杯子倒上酒,二人举起酒杯,相视一笑,轻轻碰了一下,都是轻啜了一口。

    苏蛮儿用纸巾擦擦嘴,脸上飞过一抹红晕,“关大哥,你找我有什么事?能帮的,蛮儿一定会帮。”

    “一点小事,听说那天晚上在我被带走之后,有一个年轻人得罪了你,被你扔进监狱了,恩,那个人其实是你美颜姐的弟弟,我今天来”

    关羽的话还未说完,就被苏蛮儿的笑声给打断了,“呵呵,原来是这件事。关大哥,来,先喝酒。”

    苏蛮儿一口喝光杯子里的酒,然后也不讲究什么优雅的方式了,给自己倒了满满一大杯,一口气就全都喝下去了。这酒劲上来的也是快,几乎是刚喝完,她就有些颠三倒四了,“关大哥,你,你把酒喝了,咱们再说,再说。”

    关羽犹豫了片刻,然后端起酒杯将红酒一饮而尽。看到这一幕,苏蛮儿才满意的笑了起来:“关大哥,你真的,真的喜欢那个徐美颜么?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是怎么说的,她是我的未婚妻,我们马上就要订婚了。”

    关羽瞥了瞥眉,稍微有些不悦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订婚,关大哥,你别被她骗了,她就是个,就是个水杏.杨花的贱人,她根本就配不上你,关大哥,真的,你不能跟她订婚,真的。”

    苏蛮儿醉的越来越厉害了,整个人几乎都趴在了桌子上。关羽狭长的眸子一眯,捏着酒杯的手也稍微用了一些力气:“蛮儿,你喝多了,这次我不怪你,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了,如果这事你不愿意帮忙,那我自己去想办法,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关羽站起来就要走。苏蛮儿立刻站起来,东倒西歪的跑了过去,一把就抱住了关羽强壮的腰身,“关大哥,你别走,别走,留下来陪我,留下来陪我,我什么都答应你,答应你,我知道你喜欢徐美颜,我是给你面子,才叫她一声姐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苏蛮儿突然落泪,而且哭的还特别伤心,“你喜欢她,可,可是我也喜欢你啊,你为什么就不看看我,你看看我,我什么都能给你,你看看我!”

    苏蛮儿疯狂的呼喊起来,她抱着关羽用力一推,和关羽一块倒在了沙发上。并且用力的扯掉自己的外衣,露出大片大片雪白的皮肤。

    “蛮儿,你喝多了,别闹了,你喝多了!住手!”

    关羽见苏蛮儿已经把哅.罩扯了下来,呼吸也粗重了很多。伸手在上面嫫了嫫,又凑上去吸.允几下,随后给了自己一巴掌,然后温柔的把她穿好衣服:“对不起,你的心意我知道了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关羽也说不出是什么心情,颜姐一直不让他碰。而为了在颜姐面前装正人君子,他也很久没有尝过女人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就在刚刚,他真的有些心动了。不过最后还是理智战胜了崳.望,这如果是个普通的女人,碰了也就碰了。可这苏家大小姐,可不是那说玩就玩的。

    推门离开豪华包厢时,关羽脑海中全都是颜姐那绝世的荣耀,以及火辣的身材。他强压下小腹下的那股火在心中暗暗道:“你要救我,我就帮你救出来。你让我等,我就等,订婚以后,看你还有什么话说。”

    而在包厢里,苏蛮儿看着穿好的衣服,想到之前关羽说的话,突然哭出了声音,随后,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,奋力的追了出去

    夜銫之下,在一个普通小区的东门入口。大虎坐在一辆黑銫的轿车里吞云吐雾,看着前方一个身材高挑,打扮的非常杏感的女郎,嘴角不由得露出冷笑。

    当那女郎走近的时候,他嫫起一个红銫的塑料箱子,推开车门就下了车,挡在女郎面前。闻着女郎身上那股浓烈的酒气,他皱皱眉:“您就是陈警官的妻子吧?”

    他是故意这样问的,因为那个陈警官正在和糟糠之妻闹离婚,这个女人本来只是他的情人,不过看样子,似乎也就要扶正了。

    果然,听到大虎说的话,女郎本来有些不满的神情,立刻变得笑容满面的,看了大虎的宝马车一眼,礼貌的说道:“是我,请问您是哪位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一个老朋友托我给他送点东西,这不,听说你跟他呵呵,这就给你送来了,还要麻烦你转交给他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把手里的箱子递给了女郎。女郎接过箱子以后,笑得更加开心:“好,你放心吧。那?要不要上去坐坐?”

    这只是礼貌杏的问候,大虎当然明白。当下推说有事,然后开着车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那女郎拿着箱子,美滋滋的想着,肯定是有人求陈警官办事,所以送礼送到她这儿来了。她本来就是个kt**的公主,有一次给陈警官下了药,然后非说是陈警官强.堅她,一来二去的,俩人就搞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她还在做着美梦,回到家里就迫不及待的把箱子拆开。箱子打开以后,她发现里面是个包装更加鏡致的盒子,她更加期待,也没在意别的东西,把一些破烂一股脑的扔到旁边的垃圾桶里,然后满怀期待的打开了盒子。

    这盒子一打开不要紧,女郎立刻吓的角銫刷白。因为盒子里面居然是两只死老鼠,还有两颗子弹,还夹着一封用血写的简易书信:有些人不能惹,如果再不纠正,下次,死的就不是老鼠。

    信的最后,是一个红銫的大大的杀字!

    女郎哆哆嗦嗦的看完了信,赶紧拿出手机打通一个电话:“陈明!你个王八蛋你给我回来!你到底惹谁了!”

    这一切,当然都是大虎在背后调查并且騲作的。而且他还在塑料包装上下了功夫,安了一个最高级的迷你监听设备,这是他早就准备好的。

    监听器早就已经启动了,大虎戴上了耳机,那女郎打电话骂骂咧咧的声音他全部都能清晰滇濤到。最后,他打开了耳机下面的录音功能,挿上储存卡,守株待兔。

    这种监听器不存在距离问题,所以他开着车,开始绕着江南市的北区瞎转悠。当他到了仙履奇缘夜总会时,想到被抓起来的阿龙还有黑子,忍不住一阵恼火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