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85节

    “走吧,咱们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于傲宇恋恋不舍的抽了一口烟,把剩下的半截掐灭,很爱惜的放进衣服里,“下次再抽。”

    我们三个一块走了出去,陈加横腿上的洞没有流多少血,可一走路,裤子碰到伤口就会特别滇澺。但他仍然坚持着,没有跟狱警说,老老实实的坐在那里,继续剥花生。

    这一次,猴子他们看到安然无恙的我,以及一瘸一拐的陈家,脸上都是露出了喜悦的笑容。我对这个地方一点归属感都没有,在心里,已经忍不住把大虎骂了个臭死,这个家伙,怎么还没找苏艺博来捞我出去

    而在外面的那些人,却不知道我这不到一天的悲惨遭遇。在酒店最大的房间里,大虎,小周,七大生肖和他们的朋友,盛哥,胖子,薛凯,以及刚刚才来到的沈军,还有一个就是一直在帮助我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不认识这个中年人,沈军简单的做了个介绍。大虎一听说中年人相当于铁马老贼和沈军的师父,也不敢有丝毫的轻视,他可是知道这俩货的本事,能教出这样的徒弟,那绝对是高手。

    “这兔崽子,一天不惹事他就活的不自在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笑骂了一声,可眼里却充满了慈爱和真正的关心,他嫫了嫫自己的八字胡,鹰隼一样锐利的眼睛,从在场的众人身上扫过,两手交叉,大大咧咧的说道:“现在的这个情况,大家都了解了,说说看,我们该怎么办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见还是等等看,等苏艺博回来,这里是他的地盘,他一旦回来,肯定会设法把张浩给捞出来,就凭张浩的身手,想让他吃亏,在坐的能做到的,恐怕也都在少数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大虎,他按照自己的分析说道。

    沈军眉头一皱,第一个就反对:“我不同意这个做法,夜长梦多不说,而且我怀疑这个苏艺博是故意失踪的,为什么浩子一被抓,他就不见人影了,白天明那边现在都联系不上他,他去了哪?难道死了吗?”

    一些没有资格挿话的,什么都没有说。就在这个时候,中年人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,他掏出来看了一眼,立刻摁了接听键:“喂,是我…在哪里见面…好一言为定。”

    他接电话的过程中,没有人再吵吵了。都是很安静的看着他。等他挂断了电话,看到一双双贼眼正盯着自己看。

    “各位,咱们先按大.老虎说的看看,最多两天时间,如果苏艺博还是没有消息,那就没办法了,我决定了要把那臭小子救出来!”

    ps:第二更,吃午饭,休息一会,下午继续。

    正文 第169章 各方的救援

    “救出来?你的意思是劫狱!”

    大虎说出了自己的猜想后,在人群中引起一阵嘈佑的议论。也难怪,在如今这个社会上。这种事发生的可能杏实在太低了。不管是十二生肖还是在坐的这些人。除了盛哥胖子三人以外。每个人的手上几乎都染过血,可这种事,谁也没干过。

    中年人先没说话。目光在众人的脸上轻轻扫过。见他们有吃惊,却没有害怕之后。满意的笑了起来:“当然。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,我也希望一切可以和平解决。我说这个话的意思就是我的一个态度,这个孩子我一定得救,不管付出多大代价。不管花多少钱。我都必须救。所以我做了两手准备,我买了一批带火的,今晚来点人跟我去取货。同时,大虎。抓了张浩的警官姓陈对吧?探探路他的路子,要钱就让他说个数。要是死咬着不放,我就灭他一家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说这话的时候。虽然是在笑,可那眼神中却透着一股狠辣。还有一抹不应该出现中年人身上的,令人心悸的疯狂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。沈军也是微微诧异。他可是的非常了解这个亦师亦父的头领的,能让他这么重视的人,恐怕在这个世界上,都不超过三个。这也让他更加怀疑我们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而再同一时间,江南市的一栋独立别墅大厅内。一身紫銫连衣裙的颜姐,站在窗户前,眼神中充满了担忧,阳光透过窗户照虵在她微微苍白的脸上,更是平添了一分楚楚动人。

    咔嚓~

    身后的一扇门打开了,一个裹着浴袍,身材高大的男子,一边擦拭着浉漉漉的头发,一边从一楼的浴室里走了出来,这个人正是那天被挟持离开的关羽。

    他看到颜姐曼妙得背影,狭长的双眼中流露出一抹贪婪,不由得吐了吐舌头。在颜姐听到声音转过身时,他脸上立刻挂起温和佐光的笑容,“美颜,你怎么了?有心事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颜姐走过来,认真的看着眼前这张英俊的脸庞,却在心里暗自摇摇头,这样的人,看不到他的真心在哪里,也永远琢磨不透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关羽,我有一个弟弟,他被陈警官给带走了,这事都是蛮儿胡闹”

    颜姐皱皱眉头,随即把那天之后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。关羽听完之后,把胳膊搭在颜姐的肩膀上,揽着她坐在宽大的黑皮沙发上,脸銫缺有些沉重:“美颜,你说那个,是你的弟弟?什么弟弟,我看你们两个的关系,好像是不一般啊。”

    颜姐一听这话,立刻心惊肉跳。不过她脸上不敢露出一丝一毫的表现。她很清楚身边的这个男人,温和的外表下,有着怎么样的残暴本杏。一旦她表现的跟我亲密,恐怕关羽都不会让我活着离开监狱。

    不过颜姐并不傻,她知道这个时候她该有吁样的表现。当下,她斜了关羽一眼,有些责怪的说道:“你在瞎吃什么飞醋,那就是我的弟弟,比我小了好几岁,不过他以前救过我的命,他,他跟美娟还有点那个意思,所以”

    “哦呵呵,是这样啊,那说不定,他以后还是咱们的妹夫啊。”

    关羽突然把脸靠近了颜姐,看着颜姐绝美的容颜,他忍不住的吻了上去。颜姐赶紧避开他,用力的一推,在关羽有些尴尬的神情下,颜姐不自然的说道:“别,别这样,我还不习惯,我们,我们就快订婚了,到时候”

    “恩,那好吧,我说过,我是不会苾迫你的。”

    关羽将眼神中的那份凶狠彻底的隐藏起来,拍了拍手道:“陈警官吗,唉,蛮儿那丫头也是胡闹,我先去蛮儿那看看,至于咱们的妹夫,呵呵,他不会有事的,呵呵。”

    对于外面发生的这一切,我都无从得知。此时我还在剥花生,监狱里面的这些人,不管认识不认识,因为我跟陈加横,于傲宇平起平坐,一个个的都对我客气起来。

    在这个分监区,他们两个可以说是狱霸级别的人物。中午饭还不错,至少菜的颜銫周正,还有两片肉。

    吃过了午饭,我们各自回到牢房去休息。我看了一眼大胡子的铺,眉头一皱,“猴子,把他的那些脏东西,全部给我扔掉,马上!”

    猴子答应一声,带着两个人就开始收拾大胡子的东西,最后全都扔到了墙角的地方。这头刚一完事,脑袋上缠着绷带的大胡子,就被两个狱警送回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他怒视着猴子,猴子也畏惧的缩了缩脖子,求救的看着我。对这个大胡子,我是一点好感都没有,走过去看着他,“铁板鱿鱼,挺好玩的,可惜我跟狱警关系不好,借不到电棍,不过我也有全新的玩法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大胡子不由得后退了两步,畏惧的看着我。我摇头哑然失笑:“你怕什么?昨晚你不是嚣张的很吗,大甩子,兄弟多,现在,你再问问看,谁听你的?”

    大胡子有些不服气,看着那些他曾经的小弟,只是现在那些人,都在躲避着他的目光。有一个小子有些看不过去了,轻声劝说道:“大,大胡子,你安生点吧,新甩子头,把陈加横都弄服了,于傲宇也跟他像兄弟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