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83节

    旁边的那些囚犯互相看了看,其中一个突然跑了出来:“大家一起上!灭了这小子!救大甩子!”

    他这一番话的确管用,那些人都试探的向我冲了过来。我凌空一跃,一脚踢飞一个人,然后伸手抓住另外一个人的胳膊,用力一折,锁住他的关节,狠狠的把他踹向人最多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个梳着卞寸头,的小子突然从袖子里顺出一个汤匙,迅猛的向我的脑袋上刺了过来,我一扬手就抢了过来,一拳轰在他的鼻子上,只听到“嘎巴”一声脆响,他的鼻梁骨就被我给打断了。

    周围几个完好的人,互相看了看,都不敢过来了,他们都没想到我会这么能打。看到他们都不敢动了,我拿着汤匙,顶在了大胡子的脖子上,“其实,我不用汤匙,也能轻易要你的狗命,你信吗?”

    “信,我信,好汉饶命,好汉饶命!”

    大胡子哭丧着脸,捂着脑袋上的伤口,疼痛难忍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他妈好汉?你当你是活在古代了?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想起之前的种种,我就越发的恨他,若不是现在身在监狱,他早就被我弄死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一只手抬起他的下巴:“一想到你昨晚折磨我的时候,我就恨不得现在就要了你的脑袋,饶你?那咱俩的账,该怎么算?你们别动!”

    我余光扫到那个流鼻血的人,一脸凶相的向我走了过来,我立刻站起来,抓住他的脑袋,狠狠的磕在了墙上,连续磕了三下,他顿时就倒了下去:“你们谁再敢乱动,这就是你们的榜样!”

    可能是我出手太猛了,让他们对我都有所畏惧了,全都下意识得后退了几步,远离了我们这边。

    我满意的点点头,把汤匙放在大胡子的头上,用力的摁了摁:“大甩子?你说,我该拿你怎么办?恩?到底该拿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好大哥,你饶了我这一次,我再也不敢了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。”

    大胡子突然跪在了地上,向喔爬了过来。可我偏偏聪他眼睛里看到一丝狠辣的光芒,这让我有些警觉起来,在他爬过来的时候,我就去摁住了他。

    我刚要说话,大胡子突然抬头,脸上都是凶狠的光,手里也是寒光一闪,直接朝我刺了过来,他的手上,居然握着一枚铁钉。

    可他的速度太慢了,加上我有防备,他根本就不可能成功。

    我只是微微用力,抓住了他的胳膊,抢下他手里滇濟钉,使劲的扎进他的手掌,直接把他的手掌给刺穿了,声音冷漠的说道:“现在来看,你才是真正的没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大胡子表情非常痛苦,刚要开口求饶。这个时候,外面突然传来了开门的声音,两个年轻的警察走了进来:“开饭了!自觉排队,去打饭!”

    当他们看到地上的血迹,还有受伤的那些人时,脸銫顿时大变,直接跑了进来:“你们怎么回事!打架了,谁下的这么狠的手!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他们几个刚才抢水,谁也不让谁,然后就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他们说话,我就直接开口说道。然后眼神充满压迫的从那些囚犯身上扫过,落在大胡子身上的时候越发的凌厉,“大甩子,我说的对不对?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吧?”

    大胡子看了看狱警,又瞅了瞅我,认命的点点头:“是,就是他说的这样,不过是他先挑的头。”

    大胡子最后,指着那个被我打昏过去的人,认命的说道。两个狱警狐疑的看了我们一眼,对视了一下后,不耐烦的说道:“就你们这多事,帮我把他抬出来,先去吃饭,吃完了饭,抓紧去干活啊。”

    看着两个狱警向外走去的身影,我也是松了一口气,脸上挂起了开心的笑容

    仙履奇缘夜总会外面,大虎坐在一辆出租车上,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外面。他现在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好地方,尤其是脸,全都是伤。如果不是他钱给的多,出租车司机都不愿意拉他。

    想了想,他最终还是掏出了手机,拨通了小周的电话:“事情有些麻烦,苏艺博不在,阿龙和黑子也被苏蛮儿抓了,你马上通知兄弟们,回酒店集合,咱们要自己想办法救张浩了。”

    ps:第一更,在派出所用手机码字,生份证到期了,待会还要去看医生,脊椎有点问题,听说电疗管用,去看看,不过就是太贵了。后面两更可能会很晚,如果太晚了,就留在明天发。这两天销售不错,周三到周五,连续三天一万字保底,算补偿吧。

    正文 第167章 新的大甩子

    监狱里的生存法则,其实跟社会上差不多。要么拳头够硬,硬到所有人看到你。都为之颤抖。要么就必须懂事。只有“懂事”的人。才能活的长远。

    早饭就是每人一个馒头,放在手里掂了掂,挺沉。用力的掰开,还有些没熟透的样子。再一看桌上的咸菜。老实说。我在外面锦衣玉食的过惯了,真的有点咽不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我也清楚。想要继续生存下去,活到大虎他们过来捞我,就必须要保持体力。以强大的武力震慑住他们。所以。即便是再不愿意吃,我还是强迫自己把整个馒头都吃了下去,至于那有些发黑的咸菜。我是一口没动。

    吃过了饭,就有狱警监督着我们。一块去了外面的一大片空地上,开始劳动。其他分监区今日都是室内劳动,只有我们这边的一百多号人。今天的任务是剥花生。

    外面的一大片空地上铺着一张大塑料布,其他人似乎都习以为常了。有说有笑的过去干活,只有我脸銫茵郁。可我只有忍,必须要忍。

    大胡子和两个被我打成了重伤的没在,而我们舍里剩下的这些人,全都围在了我的身边,他们似乎是认可了我,想让我取代大胡子的地位,对此我只是摇头轻笑,我又不在这里长呆,没必要做什么狱霸。

    之前第一个扒我衣服的小瘦子,现在献殷勤献的最厉害。对这种人我挺看不上眼,但在这里面呆一天,有个说话的人总比没有说话的人好。

    渐渐的,我脸上也露出了笑容。其他人看到这一幕,都纷纷向我示好,似乎对于大胡子那个曾经的大甩子,已经成为了他们的过去式。

    “猴子,你唱歌好听,给大伙来一曲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一个脸蛋略圆得家伙,对着小瘦子吹了个口哨。小瘦子拍拍手,嘿嘿一笑:“好,那我就唱一个哈!咳,做一个男人不怕风雨吹,为了生活不怕那苦与累,一天又一天冲着钞票追”

    他歌唱的的确是不赖,只是刚唱到这里,一大把花生壳就落在了他的脑袋上。他一抬头就要急眼:“谁他妈的横哥。”

    他一看到那人的脸,就吓的一哆嗦,手里的花生也掉了下来。那人长得高高瘦瘦的,颧骨也凸出来了,眼神非常茵郁,瞪着猴子:“唱,怎么不唱了?”

    “我,我不敢了,我错了横哥,对不起横哥。”

    猴子赶紧低头道歉,那个横哥左右看了看,见两个狱警都坐在那边抽烟,那些看押的人也没有注意到这边,顿时邪恶的一笑,拉起猴子就走:“来,你喜欢唱,过来唱,我正好也听听。”

    猴子摇摇头,“我不去,我不去。”然后把求救的目光放在了我身上,我们同舍的人也都哀求的看着我,我叹息了一声,看来这事是非管不可了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