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81节

    “怎么?你还想拘捕,还想袭警?”

    陈警官一挥手,那些武警全部把枪对准了我的脑袋。大虎的角銫越来越难看了,小周哥阿龙,包括颜姐也始终没离开我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陈警官,事情不是这个样子”

    颜姐还试图替我争辩什么,陈警官直接一摆手:“这位女士,请你不要干扰警察办案。”

    我一繙黢天这情况,还真是跑不掉了。担忧反而少了几分。慢慢的把双手举过头顶,走了出去,“你给我记住了,你把我抓起来简单,再放我出来的时候,就没这么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铐起来!”

    陈警官招呼一声,一名警察立刻走过来,用手把我得双手铐在了一起。陈警官想了想,拉着苏蛮儿走到一边,用只有他们两个才能听到的声音说:“蛮儿,这个人到底是干什么的?我怎么觉的他这么不一般?你可别把叔叔害了呦!”

    “陈叔叔放心,他是龙城那小破地方来的人,投奔我哥的,你把他带回去,好好的收拾收拾,放心,蛮儿绝对亏待不了你!”

    苏蛮儿嬉皮笑脸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被两个警察推着往下面走,陈警官对其中一个说了几句什么。我趁机回过头,对十分紧张的颜姐笑了笑,然后随意的看着大虎:“虎哥,去仙履奇缘看看,苏大哥可是让我们过去玩的。”

    苏蛮儿听到我的话,眼睛在大虎身上转了转,流露出一丝冷笑。而我,则被推推搡搡的,弄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我都没有说话,在警车里,我倒是有些怀念起吴警官了。江南市一行,不太顺利啊。

    我思乱想着,想到这里,又有些担心。如果警局里有老八安排的人,一旦老八知道我被抓了,恐怕他都不会给我活着离开警局的机会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出了南桥,中途警车停了一下。然后两个警察都下了车,把我一个人留在了上面,就在我纳闷的时候,其中一个警察突然往车里喷了点东西,我緡见一股怪味,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当我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正坐在一张凳子上,手脚都被人绑着,我是被一桶冷水给浇醒的。

    晃了晃脑袋,我艰难的睁开眼睛。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监狱之中,周围有十几个穿着黄銫外套的囚犯。一个年轻人笑了笑,拍了拍一个大胡子的肩膀:“别死了就行。”

    大胡子哈哈一笑,走了过来,居高临下的看着我:“怎么的?醒了啊,我看你睡的挺香的,来人,给我松绑!”

    看样子他应该是这些人的老大,那些人全都听他的话。我对这些人本能的有些畏惧,当他们把我的绳子解开之后,我惊恐的发现,自己浑身居然一点力气也没有,脑袋也非常的迷糊。

    “我是这里的大甩子,也就是他们的头,到这儿来,懂规矩吗?”

    大胡子把脸靠近了我,一口大黄牙把我整的挺恶心,我举起无力的手臂,擦了擦脸,下意识的问道:“什么规矩?”

    “什么规矩,你不懂?我他妈让你不懂!”

    大胡子突兀的脸銫一变,大叫了一声,一拳打在我的肚子上。我想要还手,可浑身没有一点力气,根本就做不出有效的反击。

    大胡子倒是看出了我的反应,怒极反笑。拍了拍手,“妈的,还想还手,来这的人,你是第一个!给我打!”

    他一发话,旁边的十几个囚犯全都虎了上来,对着我就是一顿猛揍,我只能把自己蜷缩在墙角,挡住自己的要害。

    挨这么多人打,而且无还手之力,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,尤其是跟铁马老贼学完了本领以后,我有多久没吃过这么大的亏了?

    他们打了一会,打累了,大胡子从床铺上拿起一双晾着的,浉漉漉的袜子,直接扔在了我的脑袋上,“艹你妈的今天就教你规矩,袜子,必须给我甩干了,早上我就要穿!”

    他们散开了,我也已经遍体鳞伤了。我像是要吃人一样的瞪着他们,眼神犹如受了伤的孤狼,那是一种防备与残忍的神銫。

    “騲,让你甩,你没听见吗?”

    大胡子看到我的眼神后,更生气了,嘿嘿冷笑:“弟兄们,把他给我扒光了!让他尝尝铁板鱿鱼的滋味!”

    ps:第二更到。

    正文 第165章 平阳被犬欺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说滇濟板鱿鱼是什么,可听起来,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。我想做抵抗。可那股药劲似乎还没有过。我浑身疲软无力。想挥出一拳都很困难。

    大胡子嘿嘿怪笑,“上!把他扒光了!”

    一群人嘻嘻哈哈的跑过来,开始撕扯我的衣服。还有两个人从门口掏出一大张铁板。往铁板上泼了很多水。

    我咬紧了牙关,那种无力的感觉让我不得去死。我的抵抗没有一点用处。很快。我就被扒光,摁在了被泼水滇濟板上。

    大胡子居高临下的看着我。铁板冰凉的感觉了让我更加的绝望。大胡子嘻嘻一笑,突然跑到窗口冲着外面一个路过的小警员道:“哥们儿,借个小道具。电棍给我用用。你们头儿应该已经交代了吧?”

    那小警员鬼鬼祟祟的四处看了看,把挂在腰带上的电棍递给了大胡子:“你悠着点,要是真出了人命。那就騲.蛋了!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吧!”

    大胡子哈哈一笑,跑了过来。看着要往下爬的我,一脚踩在我的脸上。然后揪着我的头发,把我扔回到铁板上。“艹你妈的,去死吧!”

    他打开了电棍。猛的往铁板上一戳。那电流虽然要不了我的命,可我浑身上下都像是被蚂蚁啃咬一样。那滋味,只有体会过的人才能感觉的到。

    说真的,在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,我都没有那么恐惧过。但这种折磨甚至比死都要难受。

    我眼睛赤红,在铁板上翻来覆去的,每当快要滚到铁板下面的时候,就会被人一脚给踹回去,持续的遭受着折磨。

    “卧槽,这小子很有毅力吗!大甩子!给他来点更强劲的!”

    一个小子在旁边蹦蹦哒哒的起哄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