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49节

    “这样会不会太明显了?”

    铁马老贼还是有些不放心,我微微摇头,“按照我说的做吧,这样更会显得咱们有诚意,而且我们同样是花钱买,你觉得杀一个警察和收一笔钱,他们会选哪一个?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马上就去打电话,你在这等我。”

    铁马老贼拿着手机往酒店里走去,我看着他的背影,眼里闪烁着莫名的光。

    这铁马老贼做什么事都防着我,包括那个沈军也一样。当然,我也一直都没有完全相信过他们,至少在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之前,我不会轻易的相信他们。

    在我看来,铁马老贼和沈军,都是表面大大咧咧,实则内心很细腻。如果注意观察就会发现,这俩人名义上是辅助我,其实他们除了教我一些防身的功夫之外,核心的东西一点也没让我碰。

    在外面等了二十分钟左右,铁马老贼从酒店走了出来,眼神有些奇怪,把手机递给了我。

    我拿过手机点开,往屏幕上扫了一眼。赫然看到照片上的一个人,浑身赤.裸的被绑在一根柱子上,满身都是鲜血,两个裤腿都是空荡荡的,应该是被砍吊了。

    从这个人狰狞的面容上可以看的出,他跟吴警官给我看的照片,的确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这群王八蛋!”

    我狠得骂了一声,把手机还给了铁马老贼,“人还活着是吗?他们怎么说?”

    铁马老贼点点头:“活着,对方说我们要买,五十万就够了。不过现在没了两条腿,给便宜了二十万。”

    我刚要骂人,这个时候我的手机也响了起来

    ps;忘了忘了,感谢昨天张凤梧兄弟3红酒打赏啊,非常感谢,你的支持我看到了,继续努力,创造出更好的故事!

    正文 第131章 老八的战书

    手机铃声一响,我下意识滇澩出来,随手一划。就扣在了耳朵上:“喂。谁啊?”

    电话里传来几声咔嚓咔嚓的声音。却没有人说话,我奇怪看了一眼,发现这号码是木城的号。就在我以为是别人打错了电话。准备挂断的时候,一个茵森沙哑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。平白无故的让我打了个冷战:“张浩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你是谁?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叫出我的名字,我也意识到有些不同寻常。连忙警惕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不用问我是谁,我知道你是谁就行了。小兔崽子。你在龙城乱.搞,害得老子撇家舍业,离开了自己的地盘。从今天开始,你给我小心了。我不弄死你个小王八蛋,就算我白混这是多年。”

    铁马老贼也在喔身边听得清清楚楚的。冷着脸要抢我的电话。我伸出一只手挡住了他,镇定了一下。才淡淡的笑道:“我惹得人太多了,要是怕死。我就不会搞出这么多事了。倒是你,没胆鬼。有种得你就告诉我你是谁,你想怎么玩,小爷我都接着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小王八蛋,还他妈小爷,实话告诉你,我是老八,你八爷,知道你爷爷那老不死的是怎么完蛋的吗?我要的东西他不给,所以我给他弄死了,你是没看到那个惨样啊,哈哈哈哈,脑袋掉了半个,肠子都流出来了,老他妈刺激了,哈哈!”

    对面那人自称是老八,碧麟堂的老八,并且像是个疯子一样,疯狂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我浑身僵硬,面无表情,眼神深邃的望着天空,只是握着手机的手,用了很大得力气。

    在老八的笑声消失了以后,我平静的问道:“你到底想从我爷爷这里得到什么?这点我觉得很奇怪,哈啦嗦是你派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有些事你不知道,我也懒得跟你解释。没错,可惜哈啦嗦那个废材没能把你抓回来,他肯定事被你干掉了吧?”

    老八的声音很笃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不置可否得笑了笑,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:“我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议,我一直以为我们两个有接触的时候,一定会打的很激烈,却从来没想到咱们会像朋友一样玲濎,呵呵,不过我现在也想通了,你早晚是我的刀下鬼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算是下战书吗?”??老八的声音里充满了凶狠:“小王八蛋,

    我一定让你,跟你那个顽固的爷爷用同一种方法去死,嘿嘿,等着瞧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等着你,老八,这辈子你我不共戴天。”

    事已至此,我反而平静了下来,用冷漠得语气说道:“你把脖子洗干净等我,我保证,一定让你看到自己得内脏,砸碎你的每一根骨头。”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,好!想报仇的话,就来找我吧。不要妄想着查号码来确定我的位置,这个号是小号,假的。”

    老八充满自信的说道:“我在江南,来吧,想给你爷爷报仇,你就来吧,八爷要为我那些枉死的弟兄报仇,送你和你爷爷团聚!”

    我还要说什么,他那边却直接挂了电话。铁马老贼看着我孤寂的背影,等了半天看我还没有动静,就走上来拍了我一下:“张浩,别太难过了,到时候咱们生擒了老八,要杀要剐全都由着你来。”

    我默默得点头,回头看着他,眼中的哀伤很快就消失了:“老贼,马上就放暑假了,暑假的时候,我打算去江南。”

    “去江南?你别傻了,不能去,现在你要是去了,不就等于是自投罗网吗?”

    铁马老贼一副无语的样子,看着我说道:“老八的根在这,他早晚会回来的,咱们现在正在发展中,你何必去冒那个险呢?不行,这事打死我都不同意,没得商量。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好笑的道:“你丫想滇潾多了吧,我就是跟你提一句,又不是在跟你商量。我要去江南还用的着你同意?而且就算我去了,又能怎么样?江南那么大,老八也未必知道,我就那么好欺负?”

    铁马老贼认真的想了半天,然后叹了声气:“这事等以后再说吧,我就觉得你小子是个灾星,去哪哪有事,你死了不要紧,我怎么跟头领交代?”

    一晃,几天的时间过去了,今天是本学期的最后一天,也是考试的最后一天。当然,这对我完全没什么用处,我的心思早就漂到其他地方去了。

    那天早上,小周接我去早餐店吃早饭,吃饭的时候,他漫不经心的看了我一眼,道:“你让我查的那个事,我已经查清楚了,至于怎么处理,你自己看着膘吧。”

    我开始都没明白他说的是什么,过了一会,才想起来我交代过他,让他查一下薛梦梦家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提到薛梦梦,我也吃不下饭了,随意的喝了两口豆腐脑,我把碗推到了一边,“那你跟我说说看,现在是什么情况?她家怎么会那么困难?”

    这在我心里一直是个疑点,以前我家困难是因为没有什么劳动力,爷爷劳动能力不行,我也还小,完全没有劳动能力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