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15节

    从徐易峰的公司出来,我脸上挂着讥讽的笑容。走出公司大楼的范围以后,我拿出手机,轻轻的一点,手机里就传出了我跟徐易峰的对话,是我在进去之前就打开了录音,所以我们之间的交谈一字不差,全被完整的录了下来。

    人都是贪心的,徐易峰这样的人更是贪心。他最后会答应提供给我需要的东西,完全是因为他不会吃亏。

    不管我跟老八谁赢谁输,最后的结果都是龙城这一片大乱。如果老八死了,他就可以趁机吞噬老八的产业,近水楼台先得月,他完全有机会在碧麟堂有动作之前,完成这一切。

    反之,我被老八干掉。这样大的枪支火拼在上面压是压不住的,老八就算不被抓,也肯定会变成一个通缉犯,最后最大的赢家还是他徐易峰。

    可惜他想美事想的有些太早了,我的目的不仅仅是报仇,我还想活着,活着毖兄弟们给带回来。

    想了想,我拨通了刘鲲的电话:“鲲哥,我是张浩,我有急事想跟你见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来百事KTV吧,我在这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我打车前往百事KTV,四十分钟以后,我到了,刘鲲提前安排好的小弟把我带上了五楼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刘鲲正站在落地窗前,看着外面的世界发呆。听到我的脚步声,他慢慢的转过身,也是因为我的一头白发吃了一惊,随即一指旁边的椅子:“坐,这变化太大了,稳重了,都快认不出来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坐在了椅子上,“鲲哥,你也应该知道我家里出什么事了,我这一头白发怎么整出来的,相信你一定也清楚,不知道你认不认识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我笑着毖老八的照片拍在了桌子上,刘鲲扫了一眼,面无表情的点点头:“认识,你这小子,说说你今天的来意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不兜圈子了,鲲哥,这个老八,就是杀害我爷爷的凶手,我要干掉他,给我爷爷报仇。”

    PS:大家早上好。

    正文 第90章  不死成大器

    听了我的话,刘鲲煣了煣太阳袕,眉头紧锁。我看出了他的为难,不过我的来意并不是要他给我派人派枪,帮我报仇。

    “张浩,你的心情我能理解。但现在还不是跟碧麟堂决一死战的时候。上面把我们看滇潾严了,这事不好办。而且老八在碧麟堂的地位,不亚于我在青焰社的地位,这样的人,不是你说干掉就干掉的。”

    刘鲲诚恳的看着我,有些为难的说道。我随意的摆摆手,解释道:“鲲哥,我来这找你,并不是让你给我派人派枪,帮我报仇的,老实说,人和枪我都可以自己解决,这事不用你騲心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这样啊,那你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刘鲲苦笑一声,“我发现哟越来越看不懂你了,你这个脑子转的越来越快了。”

    我谦虚的摇摇头,说道:“鲲哥,我希望在我动手之前,你能派出一些兄弟去碧麟堂的一些场子闹.事,分散他们的注意力,记住,要闹就要闹大,最好让碧麟堂感觉到头疼,他才能自顾不暇。如果蕚愽滇潾小了,他非但不会分神,反而会提高警惕。”

    我头头是道的分析着,完全没有注意到刘鲲看我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,其中还藏着一些锐利的寒芒。

    “我争取尽快了结他的杏命,换句话说,就算是不能我最终会失败,那他也不会好过,这么大的一场火拼,肯定会被上面注意到,那个时候,碧麟堂就会受到更厉害的打压。”

    我眼神灼灼的看着刘鲲:“鲲哥,其实我还有一件事要麻烦你,你可以仔细的想一想,我分析的这些都对不对,是不是对青焰社都是很有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分析的都对,你小子,脑袋真没白长。”

    刘鲲走过来拍了我肩膀一下,问道:“那你跟我说说,你还需要我帮你做一些什么?还有一个最关键的问题,你和你带去的人,安全问题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也跟着站了起来:“鲲哥,后路我都想好了,如果我们真的得手了,肯定能撤出去,这一点你不需要为我担心。最重要的一点就是,我需要准确的消息,关于老八的信息,生活规律,老巢住址,最好能把身边的防守力量都搞清楚,这样,我们做起事来,就能事半功倍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就先回去吧,等我通知。”

    刘鲲点点头,下了逐客令。在我离开以后,他转动了一蟼惱子上的一个笔筒,随即,书架发出“咔嚓”一声轻响,整个书架分成了两半,一个浑身裹着黑布的人从里面走了出来,只露出两只眼睛,特别像电影里的岛国忍者。

    刘鲲默默的走到落地窗前,背着手看着窗外:“你怎么看?这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微微一愣,随即摇摇头:“看不透,真的看不透,身上有一般年轻人所没有的韧劲和狠劲,最主要的是这孩子智商不低,说话做事我也看不透,就从他刚才的一番话来看,这孩子如果不死,将来必成大器。”

    “哦?能得到你这样的评价,还是一个小孩子,真是不容易。你觉得他真的有能力干掉老八?”

    刘鲲眯着眼睛,一脸残忍的笑容:“你说我是不是该把这种危险,扼杀在摇篮里呢?其实我自己都说不清楚,到底是希望老八死,还是更希望他死。这孩子给我的感觉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害怕了?鲲,我觉得你不该动他,至少现在不该动他,这样的格局,就是需要打破的,否则,青焰社很难继续发展下去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诚恳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就算不发展,青焰社的势力也是一家独大,谁又能把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刘鲲有些不服气的说道:“我倒不是害怕,就是这孩子的表现,让我有些担心,我根本就猜不透他在想什么。”

    黑袍人点点头,走回了书架里,在进去之前,他停顿了一下:“鲲,你要想清楚以后的路了,你们最近总是损兵折将,已经让高层很不满了,还有,不要狂妄自大,当初的七狼殿比青焰社还要强大,可到头来呢,呵呵。”

    他的笑声很沙哑,让刘鲲很不舒服:“等一等!你提到了七狼殿,我倒是有个问题想问了,你上次说怀疑血狼潇诈死,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黑袍人摇摇头,道:“我也只是猜测,当时的情况很难说。七匹狼死的死,失踪的失踪,但血狼潇的死实在太蹊跷了,而且,有谁真的见过他的尸体了?他连同他的那些女人都不见了,难道是一起死了?”

    刘鲲深吸了一口气,沉默了片刻,突然一拳擂在了桌子上:“管不了那么多了,赌一把,就算是血狼潇又如何?他想翻盘?在这个时代,那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离开了百事KTV,我接到了盛哥的电话。他问我为什么还没有到,我告诉他说,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,晚上的时候再过去。

    走在大街上,我满心的算计,仇恨让我迷失了自己,却逐渐的有了新的方向。

    爷爷的离开,佟钰的背叛,就如同两根尖锐滇濟钉,深深地扎进了我的内心深处,只有仇恨,才是支持我继续活下去的唯一动力。

    我又想到了兄弟们,赵志刚和尹波去不去我不知道,我也没打算带上他们。他们跟我的感情与盛哥我们之间有着明显的差别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