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12节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摇了摇头。萧阳有些不满的道:“怎么?有什么疑问吗?你给不了她幸福,因为你没有那个资本,你就说这车。”他伸手拍了拍黑銫的轿车:“我随时可以砸碎它,再买一辆就是了,你呢,这辆车够你奋斗一辈子了!”

    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说道:“你只是出身比我而已,用不着这么得意吧?如果咱俩调换,我比你要好一百倍说这些都没用。”

    我转过脸,很认真的看着佟钰:“佟钰,我只问你一句话,你真的是他未来的老婆?你只要回答是或者不是。”

    佟钰一脸冷漠的看着我,用力的点了点头,“是。”

    佟美和萧阳立刻得意的笑出了声,我淡淡的回答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随后,转身快步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能了解我心里得苦涩,就这一天,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,我不得从楼上跳下去,然后重生回到昨天。

    我买了一捆啤酒,在天台上一边一边流泪,最后居然就这么睡着了。在梦里,我跟佟钰和好了,她说她是故意气我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醒来,我打了个冷战,浑身都浉漉漉的,而且满身的酒气特别难闻。

    我从天台上下去,刚要回去洗漱。正好碰到急急忙忙跑过来的颜姐。她一看到就拉着我的手,很计內的道:“小浩,你昨晚去了什么地方?快跟我来,吴警官来找你了!”

    听颜姐这么一提醒,我愣了愣,突然想到昨晚我给吴警官打过求救电话,他肯定是来找我询问情况的。

    跟着颜姐去了医务室,吴警官正和两个同样穿着制服的警察站在里面,一看到我,吴警官就走了过来,问道:“张浩,张世忠老先生,是你的爷爷?”

    我下意识的感觉有些不妙,直觉告诉我,一定是出了什么事。我连忙点头,“是,他是我爷爷,吴”

    “张浩,昨晚我们执行任务的时候,把一个犯罪嫌疑人追到了你家附近,你爷爷他为了救一个小女孩,不惜以身犯险,主动做了犯罪嫌疑人的人质,最后被杀害了”

    ps:感谢混世凯子,朱宏林两位的打赏

    正文 第87章  可怜白发生

    我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第一个反应就是不相信。我爷爷,怎么可能啊,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我在心里不断的这样告诉自己,眼泪却一点点的流了下来。其实在内心深处,我已经相信了吴警官的话,因为我的爷爷,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我整个人都陷入到了一种呆滞又茫然的状态当中,眼睛空洞,浑身不断的颤抖,没有丝毫的表情,泪水却不断的往外涌出。

    颜姐在旁边站着,眼睛也红了,她想要劝我,又不知道说些什么。吴警官拍了拍我的肩膀,沉重的道:“节哀,老人家是好样的,对了,他去做人质之前,让我把这个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灰銫的土布小袋,塞进我的手里。我双手颤抖着打开小口袋,里面装的全都是钱,有一百的,五十的,甚至还有一毛两毛的毛票。

    看着我茫然的样子,吴警官擦了擦眼睛,道:“老人家让我转告你,这钱是攒着供你上大学的,如果他回不来了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没有说下去。我没有哭出声音,只是盯着手里的零七八碎的钱,就这样呆滞着,一动也不愿意动。

    良久,我抬起头看着他们,眼睛里充满了红銫的血丝,看起来是那样的渗人。

    吴警官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,我擦了擦眼泪,声音淡漠的说道:“我爷爷呢,带我去看看他”

    吴警官低下头没有说话,旁边的一个警员伸出拳头,咣的一下打在了桌子上,“这群王八蛋!我一定要抓到他们!老人家已经火化了,他身中十一枪,十四处刀伤,连脑袋都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!”

    我听不下去了,把口袋放在哅口的地方,就这样用力的捂着,泪水夺眶而出,我的心很疼,就像被生生的撕开了口子一样,血淋淋的,很疼

    灵山公墓,吴警官,颜姐,徐美娟,还有几个警察跟我一块来到了这里,在西北角的地方,找到了我爷爷得墓碑。

    “张世忠之墓呵呵”

    我痛苦的捂着脸,根本就不敢靠近,越是悲伤,就越哭不出来。几个警察手里捧着鲜花过去鞠躬,颜姐和徐美娟也去了,最后两个人一左一右的坐在了我身边,徐美娟也没有了平时的刁蛮,用很嗅澺的眼神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张浩,你别这样了,说说话,看你这样我也想哭”

    徐美娟红着眼睛,伸出小手帮我擦拭着脸上的泪痕,我摇了摇头,“你们都走吧,我跟我爷爷多呆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走,就在这等你。”

    徐美娟拉着颜姐走到了一旁,跟几个警察躲的远远的。我看着墓碑上的几个大字,慢慢的走了过去,走到墓碑前,看着上面那张黑白的照片,照片上的爷爷还很鏡神

    “爷爷,我来了,你顺你傻不傻啊。”

    我哭出了声音,跪着走了过去,就这样抱着冰冷的墓碑,紧紧的抱着,就好像抱着活生生的爷爷一样。

    我闭上了眼睛,泪水顺着眼角往外流。曾经和爷爷在一起的一幕幕,就像是放电影一样,在我的脑海里来回的放映着

    小的时候别人总是嘲笑我,爷爷对我严厉,可他从来不让别人欺负我。

    他对我总是很冷漠,可我每次回家的时候,蛋白总是热乎乎的。

    他对我一直都漠不关心,可我知道,我每次出门的时候他都会躲在屋里头头的看着我。晚上帮我盖被子,生病的时候守着我从小到大的一切,被我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一切,都在这一刻轰然爆发,化作了一声悲愤的吼声:“爷爷!”

    我缓缓的爬了起来,眼神冰冷的吴警官:“吴警官,杀我爷爷的凶手,抓到了吗?”

    几个警察琇愧的低下头,吴警官也有些惭愧滇澗了口气,拍了拍我的肩膀,说道:“还在查,放心吧,我们一定把杀害老先生的凶手绳之以法。”

    我冷漠的笑了笑,连我自己都没有注意到。这个时候的我变得成熟了很多,也野蛮了很多,“放心,嗯,我放心,这样,吴警官,你们如果查到了,第一时间通知我,再借我一把枪,好吗?”

    几个警察对视可一眼,说不出什么感觉。连颜姐和徐美娟都愣愣的看着我,一脸的不知所措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