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03节

    “兄弟,我没别的意思,就是跟你挺投缘的,想跟你教个朋友,这是当哥哥的一分见面礼,咋的,你还嫌少?”

    白天明假装有点不高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白哥,今天你已经帮了我个大忙了,我怎么能再收你的东西,再说,这金链子真的不适合我,我要是不戴,你不高兴,我要是戴了我这情况不允许。”

    我在脑海里自己琢磨了一下,我脖子上戴着大金链子,在学校里来回走动的模样妈蛋的,光想想那场面,就挺让人接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颜姐站在我身边,微笑着说道:“白少,这份礼物的确不太适合小浩,他不同于你,他戴着金链子,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啊。” 白天明皱了皱眉,想了一阵,他突然一拍额头,“差点忘了,既然这链子你不喜欢,那这块表你拿去吧,以后戴着表来玉林高中找我,没有人敢不给面子。”

    他从手腕上摘下来一块表,除了做工挺鏡美以后,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。于是我收下了这块表:“那谢谢白哥了,只要不是我一亮出这块表,就有一大帮人杀出来揍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敢?在玉林高中,我就是名钙冧实的玉林一哥,有事你说话,兄弟,真的。”

    在看到我戴上手表之后,颜姐的脸上露出奇怪的笑意。我也注意到了,不过当时我什么都没有问。

    等我们离开酒店,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时。颜姐在我身边笑出了声:“小浩,你为什么不收下他的金项链,是怕太贵重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无功不受禄,何况今天欠人家一个大人情啊。”

    我理所当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而颜姐在旁边笑的更厉害了,一边笑还伸手在我的胳膊上捏了两下:“傻子,那金项链再贵也贵不过这手表啊,这表在国外,至少值十万。”

    在我惊讶的目光中,颜姐得意的补充道:“美金。”

    正文 第78章  冲动的惩罚

    在返回学校的车上,我一脸郁闷的看着手腕上的名表,怎么看都像是个烫手的山芋。

    颜姐明知道这块表的价值,居然也不跟我提个醒。想到了此处,我不禁幽怨的扫了她一眼,秱惻气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颜姐注意到了我的神情,有些好笑的看了我一眼。不过她看了看前面开车的小司机,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。一直到我们进了学校,颜姐才故意放慢了脚步,簢一起溜达着往医务室走去,她笑着说:“你去买点吃的,我那还有酒呢,我晚上什么都没吃,等会一块喝点?”

    “行啊。” 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,随即又些怀疑的看着颜姐,问道:“奇怪,你不是不怎么喝酒吗?今天这是突发奇想?”

    颜姐没有回头,一边往前走一边说:“谁没有心情不好的时候?喝点酒醉一场,明天就什么事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心情不好?肯定是因为今晚在宴会上发生的状况。看着颜姐有些萧瑟的背影,我忍不住在心里感叹了一声。虽然我今天通过白天明帮她扳回了一局,但今天刘勇对她们的琇辱,以及后来苏三省说徐易峰的那些话,都已经像根刺一样,深深地扎进了颜姐的心里。

    颜姐表面柔弱,实业内心非常刚强。今晚苏三省说那番话的时候,我清楚的看到了颜姐的眼圈都泛红了,就差没当场落泪。

    越想我越觉得生气,在商店里买了一些下酒菜,想到颜姐晚上没吃东西,又在外面的小摊上买了一套手抓饼。

    我回去的时候,颜姐已经坐在桌子前开始喝酒,桌子上摆着十几瓶绿蚌子燕京啤酒,还有两个空瓶子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一皱眉,走过去踢开两个瓶子,责怪的看着她:“怎么这就喝上了?空腹喝酒不好,还容易醉,来,把手抓饼吃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个时候颜姐已经有些醉了,不过没有醉滇潾过离谱。她打开手抓饼的袋子,吃了几口就扔在了桌子上,“小浩,陪我酒,一起喝,都喝光,你,你很蚌!”

    我原本是不想再让她喝的,但她执意要喝,而且这又是在学校,从上次出过事之后学校在安全方面加强了管理,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乱七八糟的事加在一起一想,我也挺头疼,一来气,就跟我着颜姐一块喝了。

    我们喝酒的速度都很快,转眼间,七八瓶啤酒就变成了空瓶子。其实我的酒量也就一般,喝了四五瓶也真够劲了,脑袋迷迷糊糊的。

    一人吃了个鷄爪,又干下去一瓶啤酒。我都纳闷颜姐的小肚子是怎么盛下那么多东西的,最后,我们两个全都晕晕乎乎的趴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小浩,我,我真是没想到,你会跟白天明搭上关系,你比我爸还厉害,我爸为了接触百家,甚至把,把我美娟都豁出去了,但是,都没成功。”

    颜姐说话的时候已经结巴了,这就是喝多了的现象。我也好不到哪里去,一听这话我就来气了,借着酒劲把火也发了出去:“騲,啥意思,啥叫把你们豁出去了?把你们都嫁到白家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吧,不过,嘿嘿,人家压根都没搭理他,如意算盘泡汤了,哪像你,跟我出去参加个宴会,就跟白家第三代二少爷成了朋友,呵呵,你这运气无敌了。”

    我还是有些气愤,不过酒劲一上来,也分不出轻重缓急了,下意识的问道:“怎么这白家就这么牛苾?连你爸都怕他们?还有今天那个什么苏三省,在白天明面前就跟个孙子一样,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嗯,白家可牛了,你是不知道。整个龙城,要是把那些富了几代的世家排行一下,嗯,白家肯定是龙头老大,稳妥的第一。”

    醉酒的颜姐说话的语气,也不像清醒的时候那样温柔了,“你跟白天明多走动走动,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,他虽然是二少爷,不算第三代第一人,可白家的面子,谁也不能不给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又起开一瓶啤酒放在了颜姐的手里。自己也拿起一瓶,喝多了以后,再喝就像喝白开水一样了,味觉都变得麻木了。

    我猛灌了一口,很无所谓的说道:“我俩认识的纯属意外,那个时候我都不知道他有那么牛苾的背景,我交朋友主要交心,现在这个状态就挺好,我,我没必要去巴结他。”

    “嗯,说得好,小干,不管怎么说,今天你帮姐把脸找回来了,你说吧,想让我怎么谢谢你?”

    颜姐漂亮的大眼睛眯了眯,那种朦胧的美感让我的心狂跳了几下。也是借着酒劲,我胆子也大了,把脸凑了过去:“怎么感谢都行?颜姐,那我,那我说了你可不许,不许生气”

    “说吧,不生气。” 颜姐也挺豪爽的一拍桌子,平时她的动作都特别的轻,从来见不到她这么猛。

    我咬了咬牙,酒劲和邪.火一块上来了。看着她近在咫尺的俏脸,我说道:“那,那你亲我一下吧,就,就当是感谢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混蛋,你是不是想占我便宜?”

    颜姐说着话,又喝了一口酒,慢慢的把脸凑过来,红滣微微嘟起,朝着我的侧脸亲了过来:“好,那我就亲你一下。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