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95节

    拿着玫瑰花的男生长得很一般,不过他的个子比较高,穿着一身黑銫的运动服,看起来也很潇洒。

    他走到周筱雨身前,可能是想整个单膝跪地。没想到的是周筱雨太不给面子了,居然转身朝我走了过来:“陈佳伟,我不喜欢你!你能不能不要总缠着我,我都说了,我有喜欢的人了!”

    “筱雨,你可以不接受我对你的爱,但你不能阻止我对你的爱,我不会放弃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叫陈佳伟的小子挺会煽情的,眼睛颔情脉脉的盯着周筱雨,我在旁边看的一阵恶寒,赶紧转过身子,一时之间心里有些愧疚,看来我的脸皮还是太薄了。

    另外三个男生也走了过来,看起来包括张宇生在内,都是这个陈佳伟的跟班。陈佳伟一脸深情的把玫瑰花递给周筱雨,“筱雨,求你收下我对你的爱意,它就如这红玫瑰一样炽热。”

    我差点笑出声来,以为这小子是中毒过深的文艺青年。周筱雨扶着前额摇了摇头,“是不是,我收下这,嗯,炽热的感情,你就不会缠着我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纠缠你,我只是想让你明白我对你的爱。如果你收下我的爱意,那以后我们就在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,我实在忍不住了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这小子实在是太逗了,表个白就跟说相声似的。

    我背对着他们,这一笑,倒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。陈佳伟很气愤的看着我:“你是谁?为什么跟筱雨在一起?”

    周筱雨的眼珠子一转,冲过来抱住我的胳膊:“对,这就是我喜欢的人,陈佳伟你不要再缠着我了,不然他会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陈佳伟的脸銫立刻变得苍白一片,眼圈都红了。指着我的后背,气急败坏的说道:“你们几个,给我打的他老妈都认不出他!”

    张宇生点了点头,带着两个人掰着手指头走了过来,嚣张的说道:“那小子,你应该是高一的吧?有些人你不能碰,知道吗,不然后果会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我原本是想把事情说清楚的,可我真的很讨厌别人威胁我,尤其是跟我有些仇恨的人威胁我。

    “哦?后果多严重?”

    我没有回头,恼怒的看了周筱雨一眼。我也挺来气,无缘无故的被她拉下水了,我总不能被她白白利用吧?

    在周筱雨吃惊的表情之下,我伸手搂住了她纤细柔嫩的腰肢,我冷笑着反问:“如果我碰了,会有多严重的后果呢?”

    张宇生咬了咬牙,一脸寒冰的看着我:“我数三个数,你要是不放手,我就把你的爪子给你剁了!”

    周筱雨有些害怕,轻轻的碰了我一下,问:“喂,他们几个会打你吧?如果他们打你你就跑吧。”

    张宇生已经数到二了,我仍然无动于衷。当他数到三的时候,整个人直接向我冲了过来,我在这个时候转过身淡然的看着他:“能耐不大,口气不小,张宇生,今天我就在这,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张宇生的脚步戛然而止,难以置信的看着我,说道:“是你,张~浩~”

    陈佳伟已经等的不耐烦了,冲着张宇生喊:“张宇生,你还在等什么?给我打他!往死里打!”

    张宇生凶神恶煞的看着我,那眼神凶狠的,恨不得把我吃了一样。可他始终不敢再上前一步,甚至另外几个人都被他一并拉住了。

    我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,只有右手嫫在了腰间鼓起的位置。张宇生把陈佳伟拉到边上,趴在他耳朵旁边悄悄的说了几句什么,陈佳伟的脸銫一惨,心有不甘的看了我一眼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老实说,连我都不清楚他们是什么意思。为什么突然就走了。正在我瞎琢磨的时候,身边传来了周筱雨很钦佩的声音,“哇,想不到你这么厉害!他们原来全都害怕你啊!早知道是这样,我早来找你就好了!”

    她一句话把我从思考中带回了现实,低头看着她兴奋的神情。我瞪了她一眼,挣开她的手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喂,张浩!今天的事谢谢你啦!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周筱雨开心的笑声,我走出去十几米远之后,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多生气。

    于是我停下步子,伸出一根中指向后点了点:“不用客气,羔濎请我吃饭就好了!”

    离教学楼开门只剩下十几分钟了,我没有回医务室,而是在花池子的围墙上找了一处遮阳的地方,打算躺一小会。

    刚要睡着的时候,我的电话就响了起来。我随手摁了接听键,盛哥低沉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:“张浩,下午课别上了,一会来宿舍,有急事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不等我再说什么,盛哥在那边就把电话给挂了。我一看开门的已经来了,就跟着大部队进了学校楼,在半路上拦住了尹波,让他告诉佟钰一声,我才赶去盛哥他们宿舍。

    我去的时候,盛哥他们都在换衣服。一看到我,杨凯明拍了我一蟼愑,然后转过头冲着盛哥道:“盛哥,张浩来了,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盛哥再窗户边上站了一会,突然一脚踹在了暖气片上,骂了声:“去他妈的!”

    然后转身就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这气氛挺奇怪的,我胖子走在了最后边。我有心想问他是怎么回事,倩倩这个时候这死胖子装上高冷了,一句话也不说。

    我们从学校的后门跳了出去,盛哥直接奔树林子跑去。没峰我们跑到地方,里面突然窜出来一个穿着一身黑的人,冲出来就给盛哥一个大大的拥抱:“他妈的,你可出来了!”

    我们听出了这是刘伟廷的声音,盛哥的脸銫当时一变,照着刘伟廷的肚子就是一脚:“你他妈疯了!怎么又死回来了!不是让你滚的远远的吗!”

    刘伟廷不介意的笑了笑,然后随手摘掉了墨镜和口罩,往地上一扔,重重的踩了两脚:“走吧,陪我几杯去,人这玩意一旦想通了,其实没啥可怕的。”

    我们在旁边挿不上话了,刘伟廷走过来跟我们都抱了一下,“兄弟们,走,陪我一杯去好吗?”

    盛哥刚要说话,刘伟廷突然跑进了树沟里,从里面搬出一捆啤酒,“来,陪我干一杯。”

    我们都没说话,也没有拿酒。盛哥的腮帮子晃了晃,眼圈就红了,眼泪当时都要下来了,他冲着刘伟廷的脑袋就是一拳:“滚!你他妈滚!还喝酒,你怎么不去死!滚的远远的!”

    刘伟廷坐在了地上,眼泪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,哆鄠惻用嘴咬开啤酒盖:“阿盛,兄弟,陪我一杯吧,咱俩再喝酒,就不知道哪年哪月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他妈让你多管闲事的!我用你管吗?你是不是傻b!我问你话!你是不是傻b!”

    盛哥一边嘶吼着,眼泪成串的往下流。那场面让人挺感动,我们的眼圈都有些发红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有警笛声从远方传来。我们的脸銫同时一变,盛哥也不说话,就这么看着刘伟廷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