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90节

    果然,晚上吃过饭之后,佟钰又跑过来看我了。期间,徐美娟,还有康潇雨都来看过我。佟钰一脸的不高兴,嘟着小嘴说:“行啊,英雄救美一次,身为围着这么多大美女,艳福真是不浅啊。”

    “吃醋了?呵呵,这种艳福不如不要,差点把小命丢了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一声,说道。

    佟钰冷哼一声:“你还知道啊,你逞什么能啊。幸亏这一刀割在这儿了,如果割在其他地方,那不就完了?”

    看颜姐不在,我的銫.心也汹涌澎湃起来。一把搂住佟钰的腰肢,我嘿笑道:“其实我觉得只要不割在重要部位,就不耽误咱俩办事,你看,床都是现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滚吧!张浩,别开玩笑,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?”

    说起正事,佟钰的脸銫开始正经起来,不再跟我调笑了。

    我随口问道:“忘了什么事?没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佟钰看着我的脸,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你忘了,那天那个算命的说的一劫,好像就是昨晚吧。”

    她这一提醒,我也想了起来。愣了一阵,我脑子里都是空空的,下意识的反问:“怎么这么巧?那个骗子还真蒙对了。”

    佟钰哼了一声,撇嘴说道:“蒙?我看人家未必是蒙吧。万一要是人家真算的准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佟钰,你好歹也是95后,还信这个?”

    我假装满不在乎的说了一声。

    佟钰脸上没有一点表情,不哭不笑:“我不信命,我就信事实,人家算的真是对了,张浩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拿起手机点开了手机联系人页面,准备给盛哥打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佟钰想了想,站了起来,说道:“张浩,我就先走了,如果这个月你真的有财运,一定要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这句话就走了,我叫都没叫住。没办法,我只好给盛哥打了个电话,说了一蟼愹晚发生的事。不一会儿,盛哥就带着胖子,杨凯明过来了,一人手里拎着一瓶冰糖雪梨,说是来看我给我带的礼物。

    我气的一瞪眼,笑骂道:“你们几个都给我滚,你们都是来搞笑的吧?妈个鷄,有带水当礼物的吗?”

    胖子撇撇嘴,说道:“不喝拉倒。”

    随后跟盛哥,杨凯明一起拧开了瓶盖,把水都填进了自己的肚子里。

    盛哥过来看了下我的伤口,忍不住问道:“这是刀子划的硬伤啊,你跟那个人硬碰硬了?感觉他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道:“交手了,开始的时候没觉得有多厉害,我也放松了警惕,后来他真的急了,打的我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,最重要的是,他还有枪。”

    “枪?真的假的?”

    杨凯明也不淡定了,搬着凳子坐在了我的床前,盯着我,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    我也来了兴致,把昨晚的经历当成了吹牛皮的本钱,咋咋呼呼的道:“当然是真枪,还他妈带消音器呢,当时就指着我,后来要不是警察来了,我估计就死在他手上了。”

    跟他们吹了一阵,他们也都回去睡觉了。那个时候年轻,害怕啊恐惧啊什么的,来的快去的也快,跟兄弟们剧情回顾了一下,居然不觉得后怕,反而有种特别刺激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跟颜姐说了这个感觉,颜姐说这个是心理疾病,必须得治疗。我吓了一跳,等看到颜姐脸上坏坏的笑容之后,才知道自己上了当。

    就这样,我在颜姐的照顾下,修养了两天。第三天我实在是忍不住了,太闷了,大晚上的趁着颜姐不注意,我偷偷跑去了盛哥他们宿舍,跟他们一块喝的啤酒。

    酒刚喝到一半,盛哥的电话就响了起来。盛哥也没多想,直接摁了接听,随即手机里就传来一个很熟悉的声音:“阿盛么?你能不能出来一下?多带点钱,我惹事了!”

    ps:跟兄弟们说两个事,第一是有兄弟问我打赏加更的事。这个有,累计七十加一更,这个很公道,大家一起凑就可以,单人打赏七十,我冠名加更,给安排个好点的角銫。希望大家多支持吧,感谢所有支持桃花的兄弟,姐妹,好人一生平安。

    正文 第69章  随便跟她睡

    这个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,由于我们离盛哥很近,所以那个人在手机里喘息的声音我们都能够听的清。

    “阿伟?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盛哥在迟疑了一阵之后,立刻听出了这是刘伟廷的声音,也淡定不了了,把手机用脖子夹住,一边说话一边穿衣服,“说话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胖子和最凯明也开始穿起了衣服,盛哥说了两句,就把电话给挂了。带着我们冲出了宿舍,从学校的大门口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盛哥摆手拦下一辆出租车,“师傅,快点!中帝公园!”

    我们几个跟着上了车,盛哥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一直催促着。二十多分钟以后,我们出现在了中帝公园的门口。

    晚上的露水很重,路灯下的我们显得非常傻叉。盛哥打了一通电话,随即就带着我们往松树林里面跑去。

    离的很远,我们就听到有人往这边奔跑,踩着枯枝败叶发出“咔嚓咔嚓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距离越来越近,一个黑銫的身影出现在了我们面前。一把拉住盛哥的胳膊,气喘吁吁的说道:“你他妈可算来了,吓死爹了卧槽!”

    盛哥打开了他的胳膊,怒视着他:“你他妈在搞什么?你说你惹事了?惹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刘伟廷用不信任的眼神看了看我们,随后摇了摇头,“你别管那么多了,带钱了吗?把身上的钱都给我,你们就回吧,记住,不管是谁跟你们问起我,都说没有见过我!”

    盛哥咬牙切齿的看着他,刘伟廷无所谓滇澂开了双手,声音有些疲惫的说道:“阿盛,咱俩是玩了这么多年的好朋友,我不瞒着你,我犯事了,用不了多久,整个龙城的警察就会通缉我,我必须出去避避风头。”

    他说到这里,就停了下来。一脸泼皮相的看着我们。那意思好像就是在说,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