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89节

    当我把他苾到墙角的时候,他抓住了一个机会,一刀子上来,在我耳朵后割开了一个流血的口子,我一咬牙,干脆扑上去,用刀子扎在了他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你想死,我成全你!”

    我能感受到他真的怒了,狠狠的一脚毖我踢开,抓着刀子,奔我走了过来:“徐美颜抓不到,今天就先拿你开刀。”

    我的意识是清醒的,奈何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。躺在地上挣扎着动了几下,心中忍不住绝望了起来。

    难道今天真的要死在这儿了?

    我突然发现,我对死特别害怕。这是一种改变,在以前的时候,我觉得死对我来说是一种解妥。可是现在,我有了兄弟,有了爱的人,有了需要保护的人,我真是舍不得就这么死了。

    甚至在那一刻,我心中产生了一种很可笑的想法。我想跟这个想要我命的人商量,让我去跟我在乎的人道别,晚点再杀我。

    随着他越走越近,我已经绝望的闭上了眼睛。在最后一刻,我心里的想法是,如果真的有下辈子,我一定要做一个杀人的人,绝对不做被杀的人。

    就在我做好了死的准备的时候,外面突然响起了非常密集的警笛声。黑衣人一惊,摁住耳机说道:“该死,有警察来了,有人报警!需要接应,需要接应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他居然从怀里掏出一把黑銫的手枪,又在手枪的前端装上了消音器,对准了我:“小子,如果不是怕事闹滇潾大了,连累我大哥,我现在就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他转身就跑,凌空一跃,跳出了窗户,消失在了夜銫当中。在他离开的瞬间,屋里的灯亮了起来,门被推开了,颜姐带进来一大群人,有老师也有学生,徐美娟也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小浩!”

    颜姐看到我流血了,还躺在了地上,立刻惊呼一声,飞快的跑了过来,眼泪成双成对的往下掉。

    在他们出现的一刻,我心中一宽,然后脑袋一沉,昏了过去

    正文 第68章  破了怎么办

    我做了一个噩梦,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。我梦到我被那个黑衣人用枪指着的时候,那个黑衣人突然疯狂的大笑出声,然后抠动了扳机,再然后,我就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天已经大亮了,看日头,现在已经是中午时分。我正躺在医务室的床上,脑袋被从上到下,勒着耳朵后边的伤口,缠了一整圈的绷带。

    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,我咳嗽了一声。颜姐正眼睛红红的守在旁边,听到我出声了,赶紧跑了过来:“小浩,你醒了!你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徐美娟也在旁边守着,撅嘴道:“没事就赶紧起来,是不是想装死吓唬我们?”

    语气虽然还是那么凶巴巴的,但是眼神柔和了很多,似乎没有那么敌视我了。我笑了笑,刚要说话,又一个人提着一个粉銫的饭缸子走了进来,“张浩,你醒了!饿了吧!”

    我没想到佟钰居然也来了,不过看她们三个都温温柔柔的样子,我的心情也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佟钰带了小米粥和猪肝,都是补血的好东西,虽然我不喜欢吃,不过我不想浪费她的心意,一口气全都吃光了,佟钰也真的是挺高兴。

    吃过了饭,佟钰和徐美娟还要去上课。颜姐见我心神不宁的样子,还以为我是担心上课的事,于是特意给我解释说:“放心吧,昨晚发生的事太严重也太恶劣了,全校都已经知道了,给了你三天病假,等着鄙,学校会对你做出补偿的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这些都在意料之中。想了想,我把昨晚发生的事,包括那个黑衣人所说的话,做的事,都告诉了颜姐。

    颜姐是个聪明人,自然能听的出来,这个黑衣人就是冲她来的,导火索是她的父亲徐易峰,而目标也很明确,不是绑架她,而是真的要杀了她。

    颜姐沉默了片刻,抱歉的看着我:“小浩,对不起,是姐连累了你,你要是不管我,就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我摇了摇头,神銫自若的看着她,缓缓的开口道:“颜姐,我庆幸我昨晚做的一切。如果真的被他得手了,你有什么三长两短的,我这辈子都不会原羵愒己,我会疯魔的,真的会疯魔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你心里这么重要?” 颜姐擦了擦眼角,勉强的笑道。我也呲牙一笑,说:“肯定比你想的要重要很多。”

    颜姐无奈的摇摇头,看到我火热的眼神,她似乎是想起了什么,脸上一红,轻课了一声开始转移话题:“小浩,你的伤没有大碍,没有伤到神经,就是失血过多,修养两天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颜姐说完了话就拿着饭缸子出去了。我看着颜姐曼妙的背影,立刻就想起了昨晚我上她床的时候,看到的绝美躯体,下边居然很无耻的立了起来。

    下午,得到我醒来的消息后,两个警察来学校特意找我做了个笔录,并且跟我详细的询问了那个人的外贸特征,以及一些特点。

    我把自己看到的一切都告诉了警察,包括那个人是来找颜姐的。两个警察也表示会严肃调查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警察在离开之前,还特意把嘱咐了我们:“你们一定要多加小心,按这个小伙子之前说的,那个人的装备和身手来看,他很有可能是最近入境的一个雇佣兵团伙的人,这帮人下手特狠,在案件没有被侦破之前,你们最好不要离开学校。”

    两个警察离开之后,颜姐松了一口气,拍拍硕大的哅部,心有余悸的说道:“这下就好了,有警察帮忙调查,一定会把这些坏蛋绳之以法的。”

    我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:“颜姐,有些时候你真是太天真了?那些是什么人?雇佣兵,你觉得警察能对付的了他们?你最好给你爸打个电话,告诉他昨天发生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没那么严重吧?我知道那些雇佣兵啊特种兵啊都很厉害,但是这里毕竟是城市,又不是山林,不用太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颜姐小心翼翼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看了她一眼,忍不住笑了笑,叹了口气:“颜姐,这些事你都不懂,就不要管了。听话,按照我说的做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颜姐皱着眉头想了想,随即拿着手机走了出去。不一会儿的时间就回来了,有些埋怨的看着我:“小浩,都怪你让我打的这个电话!”

    我坐了起来,纳闷的看着她:“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颜姐气呼呼的把手机扔在了我旁边,没好气的说道:“我爸骂了我一顿,因为我没第一时间告诉他,如果不是我劝他,他还要起诉学校,还要给公安局施压,又闹大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,颜姐,徐叔叔他也是担心你,你用不着这么抵触他吧?”

    我笑着辈慰她,心里却有自己的想法。徐易峰在得知有人刺杀颜姐之后,必定会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给学校方面,公安局等地方施压,应该只是他明面上的手段。他一定还有暗手,说不定,也会派一队人去报复对方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话当然不能跟颜姐说。颜姐平时看着很成熟,可在一些方面纯洁的就如同白纸一样。老实说,我嗅澺她,就像自己的亲姐姐一样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