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85节

    我没说话,看着中年人掏出六枚铜钱。脸銫很肃穆的站了起来。在我的头顶上转了三圈,把铜钱往桌子上一扔,认真的分析起来。

    佟钰和凌雪捂着嘴偷笑,我撇了撇嘴,没想到这家伙装的挺像的。等了几分钟,我不耐烦的说道:“我说,你到底行不行?”

    中年人摆摆手,把铜钱收起来,点头道:“我都已经看到了,你的命格真的挺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命格?说点我听得懂的!”

    我不耐烦的抽出一根香烟,点着了火。

    中年人想了想,说道:“一次准,你可以说我是蒙的。三次,三次都灵验,那你緡话可说了吧?”

    “行,一次灵验都行,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咳嗽了一声,说道:“明天晚上,你有一劫,这个月内,你有一次财运,下个月初,你有一场桃花运,你会破了童男之身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中年人停了下来,还若有若无的看了佟钰一眼。佟钰脸红的低下了头,那中年又突兀的说:“这场桃花运很意外,可能是你身边的姑娘,也可能不是,我看不太清楚”

    我一看佟钰的脸銫都变了,赶紧拉着她就走:“你别说了,准了我给你钱,不准,你给我等着鄙。”

    正文 第65章  绝对很配合…

    在赶去夜市的出租车上,凌雪坐在副驾驶,跟开车的老师傅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,我佟钰坐在后排的座位上,佟钰的脸銫不太好,看着窗外一句话也不说,眼神里带着烦躁的情绪。

    自从离开那个算命摊,佟钰就没有笑过,我伸手搂住她纤细的腰肢,在她侧脸上亲了一口:“佟钰,你是什么情况?你不是不信算命的话吗?怎么一出来就这样了?”

    佟钰转过脸看着我,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也知道不能信,可是我就是心里不舒服,尤其是他说的明天有一劫,我有点担心,这东西,还是宁可信其有吧。”

    我本来以为佟钰是因为,那个算命的说我破童男,有可能不是跟她在一起,所以才不高兴的。

    现在听她这么一解释,心里有些汗颜,还有点小感动。看来在她心里,还是我的安全问题更重要。

    我的笑容不知不觉的又柔和了几分,贴在她耳边说:“其实我倒是希望他能算得准,越准就越好。”

    佟钰奇怪的看了我一眼,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我看了凌雪一眼,见她没有留意这边,嘿嘿一笑,抱住了她,说道:“都说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,你看,明天有劫,过去了就有财运,最重要的是,下个月初就摘了处男的帽子了,你说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样?关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佟钰的小脸红了红,把脸撇到了另一边,嘴角露出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我把脸埋进了她的头发里,嗅着那股香气,语气很贪婪的说道:“当然关你的事,我还需要你配合我呢,你跟我出去在旅店住一晚,我就把处男的帽子摘掉了啊!”

    “呸,想的美,做梦。”

    佟钰红着脸骂了一声,嫫着滚烫的小脸看了我一眼,又撅起了嘴,“再说了,人家算命的大师可说了,还不一定是我呢,你~你给我小心一点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会小心的,明天上学能有什脺髻?” 我蛮不在乎的说道。

    而佟钰就更加生气了,她气鼓鼓的瞪着我,小脸上满是怒气,“不只是这个小心,还有那个~童男的事,我告诉你,你离那个康潇雨远点,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!”

    我一愣,随后才反应过来,她说的是算命的说的破童男的事,看她那样子,明显是担心我跟康潇雨有关系。

    笑着看了她一眼,我叹息了一声。佟钰奇怪的看着我:“叹气干什么?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无所谓的摇摇头,有些傲娇的说道:“没什么,就是觉得这个世界太奇妙了,我以前都不敢想啊,有一天佟大小姐会为我这个一文不值的草根吃醋。”

    “别自恋了,谁吃你的醋了,别打岔,你没听到我的话吗?离那个康雨远一点。对了,你为什么不搬回集体宿舍,跟两个美女住在一起,挺爽的吧?” 佟钰像挺机关枪一样,茵阳怪气的把话说完。

    我有些头疼,只能点点头,表示自己知道了。

    在夜市里,两个大美女陪着我一块吃了一顿烧烤,周围许多人的目光都集中于了我的身上,那是羡慕嫉妒恨的眼神,让我爽快的同时,也一直在担心,会有小混混过来找茬。

    不过一切都算顺利,一直到我们三个都吃饱了。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,最后一块打车回了学校。

    回学校的路上,凌雪一直拿我佟钰开玩笑,说为了防止那个算命的说准了,让我们最好今天就把该办的事办了。

    在佟钰的埋怨,我的无奈中,终于回到了学校,把她们两个送回了女宿舍,我转进了盛哥他们的宿舍。

    一看到我,胖子就指着一床新的被褥说:“你来的正好,这是我们给你置办的,以后你就有两个窝了,陪美女睡够了,也可以回来跟我们睡。”

    “滚犊子,谁跟你们睡!”

    我笑骂了一声,随即看着盛哥。盛哥瞪了我一眼:“瞅什么?偶尔回来住几天,这舍里緡们三个,也挺冷清的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就别走了,在这睡吧,明天一起吃饭一起上学了。”

    杨凯明也在旁边起哄了,我哭笑不得的看着他,说道:“大哥,能不能别这么急,我会误会你对我有什么企图的,我洗漱用品都没在这,就是过来看看,我就回去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等会,张浩。”

    盛哥在后面叫住了我,扔给我一根香烟:“刘鲲那边最近有新消息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也轻松。” 我嬉皮笑脸的说了一声,盛哥却非常不满的瞪了我一眼,冷哼道:“糊涂!你知道多少人想顺着青焰社往上爬吗?找个机会,请刘鲲吃顿饭。”

    我郁闷的点点头,然后走了出去。盛哥训我我还是服气的,因为他对兄弟们全都没的说。

    回到医务室的时候,颜姐罕见的没有等我,在蚊帐里面传出均匀的呼吸声,提示着我她已经睡着了。我怕把她吵醒了,没有洗澡,直接回屋睡觉了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