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84节

    盛哥看了我们一眼,跟了出去。两个黑衣打手也跟着高老七,剩下猛子自己,瞪了我们一眼:“你俩就在这呆着,老实点,不让你们走就先别动!”

    随后,猛子也离开了。胖子擦了擦泪水,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我:“张,张浩。”

    我一想到盛哥差点没了两根手指头,顿时就气的不行,抄起桌子上的匕首就捅了过去。胖子胆怯的闭上了眼睛,缩起了脖子。

    刀子在墙上划了一道痕迹,我把刀子收了回来,往桌子上一扔,指着胖子说道,“我懒得跟你废话,等盛哥回来再说,今天这事你他妈玩滇潾大了!”

    胖子唯唯诺诺的点点头,我也看出来了,今天这事他也吓的不轻。过十几分钟,高老七跟盛哥一起回来了。

    高老七直接把我们放走了,有了他放话,自然没有人再阻拦我们。离开了大富豪网吧,盛哥掏出手机给刘伟廷打了个电话,报个平安。一路上我们緡他跟高老七去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盛哥一句话也不说,直到快要离开龙泉镇的范围了。胖子还在旁边磨磨唧唧的说着。盛哥立刻就急眼了,揪住胖子打头发就给他摔在了地上,一脚接一脚的往他身上踹:“赌!我他妈让你赌!再赌!”

    可怜胖子连躲都不敢躲,只能用胳膊尽量挡住脸。我看不下去了,上前拦住了盛哥,没想到的是盛哥照着我的脸上就是一拳,瞪着眼睛骂道:“你他妈给我滚犊子!没你的事,滚!”

    我本来就挺窝火,见盛哥这副脸红脖子粗的样子,一下也压不住火了。上去揪住了盛哥的衣服,一下就给他推到了旁边的树沟里,紧跟着一脚踹了过去:“你他妈疯了!老子不欠你的!打,打!”

    我跟盛哥在树沟里摔打在了一起,都没有下狠手。与其说是打架,不如说两个人都是在发泄着。这一天各种情况的发生,让人真是扛不住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盛哥,再怎么成熟,也就是个十六七的男孩。差点被剁下两根手指,那种恐惧轻易不会散去。

    “张浩,你他妈敢打盛哥!”

    胖子太不知道好赖了,吼了一声冲下来,一下就把我扯的坐在了地上,就连盛哥都懵了。

    我那个气啊,差点把肺给气炸了。一伸手就把胖子扳倒了,压在他身上就开揍。我们三个稀里糊涂打了五六分钟,最后没受什么伤,衣服全都脏了。

    盛哥坐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:“行,张浩你个狗日的,你真是长大了,你对老子下狠手。”

    “滚,你没资格说我,你他妈先跟我动的手!还有你胖子,你是真行,下把你让人打死老子也不管!”

    我煣着被胖子踢了一脚的肚子,恶狠狠的骂道。

    胖子自知理亏,没说话。盛哥在边上踹了他一脚:“打你这一顿,你有记杏吗?以后还赌吗?说话!”

    “不赌了,不赌了,再也不赌了。”

    胖子忙不迭的表态。

    我们从地上站了起来,把身上的土拍掉。盛哥警告我们道:“回去的时候,除了杨凯明,对谁也不要说实话,妈的,老子跟你丢不起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我们回去的时候,刘伟廷他们都在车里边等着,就最凯明自己在外边焦急的打着转。这就是最明显的表现,兄弟和朋友两者之间的差距。

    见到我们回来了,除了杨凯明之外,其他人都只是如释重负的缓了口气,刘伟廷嬉皮笑脸的说道:“没事了吧?你们可回来了,一会就黑天了,咱们找个地方吃点东西?”

    盛哥自己就代表了我们,淡淡的摇头,说道:“不用了,一整天了,大家都挺累的,把我们扔在学校外边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行。”

    刘伟廷答应了一声,开着车就走。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终于回到了龙城,回到了四中。

    跟刘伟廷约好了羔濎再一块出去玩,我们回了学校,因为晚饭还没有吃,盛哥提议一块出去吃晚饭。

    我没跟他们去,给佟钰打了个电话,正好她也还没有吃晚饭,她说她想要吃烧烤,于是,我们约定好了六点半在学校门口见面,一起去夜市里吃。

    六点半,我准时出现了学校大门口。不多一会,穿着紫銫运动服的佟钰,挎着一身雪白的凌雪就跑了出来。凌雪一看到我就笑了:“我出来蹭饭,不介意吧?放心,吃完了饭,你们该去旅店去旅店,不用管我的!”

    佟钰脸一红,气呼呼的瞪了她一眼。我也是有点无奈,而且我发现每次碰到凌雪,她都会跟佟钰我们两个开这种玩笑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我笑着说道:“走啦,今天我请客,随便吃,但是有一点,喝酒要适量。”

    我们离开学校,在路口上站了一会。随手拦下一辆出租车,打车去了夜市。

    距离不算远,中途的时候,我偏过头看外面的夜景。无意间看到了那天说我有又祸算命的。

    我赶紧招呼着在路边停车,在佟钰和凌雪疑瀖的神銫中,付钱下了车。佟钰和凌雪跟在我的身后,我先一步走过去,低头看着那个算命的中年人,“呦,先生,还认识我吗?”

    他看了我一眼,回想了一下,笑着点点头:“认识,那天我给你算了一下,你没有给我钱。”

    佟钰傻傻的看着我,凌雪直接在边上笑出了声,笑的前仰后合的:“哎呦喂,张浩你可真行,你这么迷信,还算命?算命也就算了,居然还不给钱,哈哈,笑死了,你这属于心不诚知道不?”

    “嗯,这位姑娘说的在理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嫫了嫫下巴,笑着点点头。我在边上就来气了,气的我都笑了,搬起马扎就坐在了他对面:“狗芘!你算个狗芘大师,你最多就是个神棍!照你这么说,我就不该给你钱,你上次说我有血光之灾,连时间都给我算好了,还说如果不准,让我砸了你滇澂子!现在,事实证明,你算的不准,我是不是可以砸了你滇澂子,你以为你换个地方就能跑?”

    说着,我举起了他的竹筒,作势要摔。佟钰在边上推了推我:“算了吧,他说你有血光之灾?反正不准也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我一想,佟钰说的话也有道理。就把竹筒给他放下了。站起来一脚踢开了马扎:“骗人不可怕,你这样骗人的就说不过去了,再这样下去,碰到个脾气爆的你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会,你本身就有血光之灾而且就在近期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突然开口,指着马扎说:“你先坐下,算命不是靠懵,我说有就真的有,你要是信我一次,我这次就用真本事给你算一算,准了你再回来给我钱。不准,这摊子你可以砸,人你照样可以砸!”

    “行,这是你说的!”

    我当时就不相信他了,听他口气这么大,觉得他挺不识好歹,然后我就坐下了。

    佟钰在旁边推了我一下,“走吧,你还真信算命啊?咱们快点去吃饭,然后就回去吧。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