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62节

    对面的人都骂骂咧咧的朝我们过来了,盛哥一激动,脚底一滑,自己先一芘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拿家伙,就是跟对面纠缠在了一起,这种打法不会出什么大事,可绝对是特别横濆力的一种。

    很快,就有几个警察过来了。把我们带到了派出所里,调节了一下,又是在晚上,比较不耐烦,最后就把我们给放出来了。

    回了学校,我回到医务室先躺在了病床上,屋里的灯还是亮着的,地下室里有水的声音,颜姐应该是在地下室洗澡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果然,颜姐穿着睡衣从地下室走了上来。让我没想到的是,徐美娟居然也在里面,同样穿着睡衣,头发浉漉漉的,一看就是刚沐浴过。

    “张浩,你死哪去了?这么晚才回来?”

    徐美娟一看到我就打了个哈欠,习惯杏的说道。我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,摇了摇头,兴致阑珊的说道:“跟几个朋友出去吃饭,回来的晚了点,你们这不也没睡呢。”

    “唉?你可真逗,哈哈。”

    徐美娟看了我一眼,突然哈哈笑出声来:“你这是吃饭去了?吃的鼻青脸肿的?你这种吃饭的方法好,急头白脸的吃一顿!”

    我嫫了嫫脸,瞪了她一眼。刚要往屋里走。颜姐就撅着嘴踱着步子拦在了我身前:“小浩,你是不是又去打架了?现在美娟都已经不学好了,你怎么还是这个样?”

    我嫫了嫫鼻子,有些尴尬的看着颜姐,却没有办法反驳什么。颜姐叹了口气,狠狠在我肩膀上拍了一巴掌:“回去睡觉吧!一身的酒气,以后再收拾你!”

    一夜无话,之后的两天是假期。我在家里陪爷爷呆了两天,爷爷现在找到了新工作,还是打更,在附近的一个工地上,现在鏡神头挺足。

    转眼就又到了上学的时候,爷爷这次硬塞给我一百块钱,说是这次的东家特别大方,给的钱也特别多。

    我到了学校大门口的时候,一辆黑銫的轿车突然行驶过来,车窗摇下,一个熟悉的脸庞出现在我的视野里:“什么都别问,上车。”

    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拉我加入青焰社的刘鲲。我警惕的看了下四周,见并没有人注意这里,才拉开后座的车门,跟刘鲲坐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鲲哥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我低着头叫了一声,态度比上一次恭敬了不少。

    刘鲲笑了笑,招呼着开车的青年把车开到了不显眼的地方。掏出香烟来递给我一根。我特意看了一眼,长白山,挺普通的牌子。

    “再好的烟都抽不习惯,就喜欢这个牌子。”

    可能是注意到了我的眼神,刘鲲笑着解释了一声。随后继续问道:“老人家的工作还行,不是很累吧?”

    我被他问的一愣,疑瀖的看着他。刘鲲也不是装的,很无奈的看着我:“你还真没猜到,我要是不跟你说,今天还真成了做好事不留名了,你爷爷的工作,我给找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爷爷的新工作。” 我总算明白了他的意思,短暂的惊讶之后,也是发自内心的感激,“鲲哥,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我?你打算怎么谢我?”

    刘鲲嘴角渐渐翘起,挂起一丝茵险的笑容。

    正文 第49章  你个狗日的

    看到刘鲲如此茵险的笑容,我下意识的往旁边挪了挪,警惕的看着他:“你要我怎么谢你?鲲哥,有话直说,咱们不要兜弯子,现在我算你的下属,有什么事你直接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其实也没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刘鲲笑了一声,从兜里嫫出皮夹,取出两张一百块,直接塞给了前面开车的小司机:“喏,出去买包烟抽,等会再回来!”

    小司机接过两张辟元大钞,打开车门就跳了下去,“谢谢鲲哥。”

    看着小司机离开,我忍不住撇撇嘴,说道:“你自己的司机你还不相信,再说,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,还要背着自己人?”

    刘鲲摇了摇头,别有深意的看着我,说道:“这就是这些年养成的习惯,人心隔肚皮,谁也不知道谁肚子里有什么货,他知道滇潾多了,不管对他还是对我,都没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虽说还是不是很理解。不过我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。刘鲲掏出烟盒点着一根烟,从窗口吐出浓浓的烟雾,说道:“你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的,我们青焰社的死对头,碧麟堂吗?”

    “记得,我没听说过这个社团,不过能和青焰社作对,想来应该实力不弱。” 听他说起正事,我也坐直了身体,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“碧麟堂?就他们那点破家当,也配很我们青焰社比?这些你都不懂,不要道听途说,以后你真的接触到这个层面了,就知道青焰社的实力到底有多强了。”

    刘鲲不屑的一笑,而后说道:“碧麟堂最近一直在钻空子,现在上面严打的又特别严重,我们不能一鼓作气的灭了他们,所以才导致的碧麟堂越来越嚣张。坦白跟你说,上层也是有心想捧捧碧麟堂,毕竟青焰社一家独大,也就意味着越危险算了,跟你说这些你未必能听得懂。”

    我尴尬的挠挠头,瞟了他一眼,说道:“对,这些对我来说都太遥远了。你还是跟我说点眼前的事,有什么事需要我做,我也好提前做好准备。”

    刘鲲想了想,“好吧,这样,你先帮我查一个人。这个人是碧麟堂在这边的负责人,我得到的消息是,他要来附近的几所高中做渗透,这个人外号叫虎牙,也就二十多岁。”

    “你提供的信息太少了,而且我的人手有限,手下素质又不高,我怕给你搞砸了。” 我忍不住苦笑一声,同时也在心底警惕起来,最近这段日子,明里暗里都不太平。

    刘鲲想了想,说道:“这个人具体的信息我也没有搞不到,整得神秘兮兮的,不过据说他带着四个傻子过来的,这四大傻可是碧麟堂有名的悍将,我就是让你盯着点,发现了他们的人,随时可以通知我,你记一下我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我有点尴尬,红着脸搓着手:“我没有手机,那个,你把号码说给我吧,我记下来。”

    刘鲲上下看了我一眼,伸手在旁边一指我:“你又欠我一次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掏出自己的手机,抠下电池又抠下手机卡,把手机卡塞进兜里,重新开机,把手机递给了我:“用我的,我回头再买一部。”

    他这手机不是智能机,翻盖的金銫手机,有点高端路线的感觉。我自然是不肯收:“不行,这手机我不能拿,我过几天就去买手机。”

    “别跟我废话了,抓紧去办张卡,跟我做事,以后好处多的是,一个破手机,毛毛雨。”

    刘鲲把手机硬塞进我的手里,非常大气的说道。那个时候我真的是有点感动了,低着头说:“谢谢鲲哥。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