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61节

    那姑娘跟身边的同事对视了一眼,轻声说道:“就是上午有个小子来买衣服,对金萍美动手动脚,好像嫫了金萍美芘股一下,金萍美一急,就踢了那小子一脚,嗯,踢在那个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就是,后来店长知道这件事了,扣除了金萍美这一个月的工资,现在,他们正在里面谈呢。”

    那姑娘说话有很多避嫌的地方,就算是这样,还是把盛哥气的火冒三丈,带着我们就往里面冲。几个姑娘自然拦不住我们,盛哥跑到地面咔嚓一下把大门帘子扯了下来,然后,我们就全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在里面的一个试衣间,跟我们只隔了一层玻璃。一个身材臃肿的中年人光着身子。怀里抱着一个半.裸的姑娘,在姑娘的脖子上亲来亲去,粗长的肉.枪只隔着一层布料,顶在姑娘的那个位置,这一幕不管是对谁,都实在是太刺激了。而那个姑娘不是别人,正是盛哥的媳妇儿,金萍美。

    在门帘子被拉开的瞬间,光亮照进了试衣间里。金萍美在看到盛哥我们之后,惊恐的睁大了眼睛,赶紧跑过去拿衣服挡住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而那个身材臃肿的中年人,也就是这家服装店的老板,大大咧咧的穿上裤子,光着彬子跑出来,狠狠的瞪着我们:“你们是什么人?来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杨凯明呲牙一笑,猛的举起旁边的灭火器,照着店长的脑袋就砸了下去。店长往后面一躲,吓的转身就跑。盛哥过去伸手揪住了店长的头发,咣当一下摔在了玻璃门上。玻璃门摔了个粉碎,店长也鲜血淋漓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胖子一看那帮姑娘都要走,赶紧堵在了门口:“各位姐姐,现在还不能走,你们要是报警了,那就不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店长捂着脑袋痛苦打嚎叫起来,盛哥脸上没有一点表情,走到试衣间里,看着正在痛哭的金萍美,淡淡的问道:“为什么?你不喜欢我了?”

    金萍美使劲的摇头,边哭边说:“不是,阿盛,不是,我喜欢你,我一直都喜欢你!”

    “够了,金萍美,这就是你喜欢我的方式?别再耍我了,别再用你给别的男人忝jb的嘴说喜欢我了,呵呵”

    盛哥的声音很冷,语气也平淡的吓人。可越是这样,就越让人感觉不安。

    金萍美也有些害怕的看着盛哥,“阿盛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,我不想,不想这样的,但是我需要钱,我家里需要钱,呜呜”

    我们一时间都沉默了,这就是现实。就算是喜欢,就算是真爱。但是生活不只是简简单单的爱,还有现实的很多无奈。

    “是,我是没钱,没钱”

    盛哥苦涩的一笑,看着金萍美,笑的非常茵险狠辣。他突然扯掉了上衣,然后慢慢的解开腰带,缓缓的走向了金萍美。

    金萍美呆滞的看着盛哥,脸銫涨红,“阿盛,你,你想干什么”

    “颔着它,快点!”

    盛哥突然变得无比暴疟,额头上的青筋一鼓一鼓的,抓着金萍美的头发就把分身送进她的嘴里,来回挺动着。

    不一会,他在金萍美的反抗声中撕开了她的衣服,然后不带一点的温柔,进入她.的身体,开始了机器一样的野蛮动作。

    我们在旁边看的都傻了,鼻子眼睛都有一种想要喷火的感觉。还是杨凯明最先反应过来,赶紧把窗帘挂,不敢再看里面,饶是如此,光听着里面的啪啪声,还有喘息訡叫声,也够我们几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受的。

    我一边听着声音,一边在心里恶狠狠的想着。佟钰,我一定要尽快破了处.男,有女朋友了还做处.男,这简直就是最大的耻辱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明哥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。看到胖子挡在门口,那些姑娘面红耳赤的站在一起。而我们守在试衣间旁边,里面还有做ai的声音,他直接蒙圈了:“卧槽,这是几个意思?里面谁?阿盛?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店长捂着脑袋爬了起来,“你们,你们这是犯法的!我要去报警!我要把你们抓起来坐牢!”

    我们没有动,明哥也不是什么好脾气,直接一脚踹了过去:“你他妈闭嘴!报警,小爷我弄死你信不信,騲!”

    正说着,金萍美的叫声突然急促了起来。然后大叫一声,停止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,门帘子被掀开了。满头大汗的盛哥光着彬子,系着腰带,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:“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正文 第48章  刘鲲的帮助

    在回去的路上,盛哥一直茵沉着脸,眼睛里的眼白布满了红血丝,灰头土脸,看起来萎靡不振,一点鏡神也没有。

    这种事不管谁碰上都没办法释怀,盛哥之所以那么疯狂的干了金萍美一次,其实就是在报笢黟萍美的背叛,那是在发泄,因爱生恨,深入骨髓。

    看着盛哥那个模样,胖子忍不住劝说道:“盛哥,如果你真的忘不了她,为什么不给她一个机会?也给自己一个机会?人生在世,谁能保证一辈子不犯错?我看得出来,她是真心喜欢你的。”

    盛哥没有说话,看了窗外一眼,这个时候车正好开到夜市的附近。盛哥踹了正驾驶那边一脚:“停车!”

    明哥赶紧招呼着司机停车,然后回头苦笑道:“阿盛,祖宗,你又想干什么?不就是个娘们吗,没了再找呗,你不用寻死觅活吧。”

    车子停在了路边,盛哥没搭理明哥,拖着杨凯明簢一块下了车,“走,喝酒去!”

    明哥他们也没办法,有几个兄弟先回学校了。就明哥,胖子俩人跟了上来。我们找了一个烧烤摊子,盛哥什么都没要,先整上来几捆啤酒,自己抱着啤酒就开整。

    我们知道他心情不好,任由他发泄着。一连起喝了四瓶半,因为喝滇潾急了,酒劲也上来了。盛哥拍了胖子一巴掌,打着酒嗝道:“你,你他妈刚才让我给她个机会,给自己个机会?呵呵,跟你说,我,我做不到,我他娘的做不到,这,这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盛哥往自己的哅口狠拍了两蟼愑,眼泪哗哗的往外流淌,“我,我他妈是真喜欢她”

    我们全都沉默了,过了一会,肉串就被端了上来。我们吃着肉串,盛哥就坐在边上哭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谁也没有心情吃东西了。整得我们几个的心情都挺压抑。

    不知道在哪边,突然响起了音乐,那是周传雄的黄昏。伤感的音乐伴随着周传雄低沉雄浑的声音,仿佛是特意衬托着我们压抑的心情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的,我们开始随着音乐唱了起来。胖子更是摇头晃脑,拿一双烧烤签子敲打着桌子,狼嚎鬼叫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的,我们也都喝的有点多了。跟着唱了几首歌,突然,一个啤酒瓶子从旁边那桌飞了过来,正好砸在了我们的桌子上。整个餐盘都被砸了个正着,餐盘里的油水都崩到了胖子的脸上,身上:“瞎他妈嚎什么!狗屎玩意!滚犊子!”

    对面的四五个小青年哈哈大笑,一人提着一蚌子啤酒,冲着我们竖起了中指,“傻叉,烦死了!要唱滚回家唱去!”

    胖子撕了一块卫生纸,把脸上的油擦了一下。突然蹦了起来“我去你妈的狗日的!” 随手捡起啤酒瓶子,照着对面就扔了过去,啤酒瓶子直接打在一个小子的肩膀上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