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41节

    杨凯明大吼一声,这个时候,上课铃响了,但是我们全都无动于衷。彼此对视了好一会,我才平静了一下心情,笑道:“行,那我就跟你说说。其实这事我不屑于解释,我他妈不理亏!”

    赵志刚递上来一根烟,我点着火狠狠的吸了一口,平缓了一下心情,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,所有的来龙去脉,全都解释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完了,杨凯明沉默了一阵,然后问:“你说的都是真的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没说话,转身就走。杨凯明赶紧拉住我,瞪着我:“你他妈这狗脾气,又急了,我不就随便问一句吗!”

    我挣开了他的手,“信不信随便你,该说的我都说了,我要回去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杨凯明又拉了我一下:“你晚上跟我回去吧,这事跟盛哥他们当面解释一下,赵敏那边,你也多担待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说了,杨哥,我今天这事不是冲你。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把抽剩下半截的烟弹飞出去,“让我回去的话,以后别说了,男人就得吐口唾沫是个钉,我说了,赵敏那个小b,有他没我,有我没他。”

    说着,我拽住赵志刚就往外边走。杨凯明随口说道:“张天宇的大哥是高三的,要替张天宇找场子,盛哥已经接下来了,晚上在上次打架的老地方,你来吗?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补充了一句:“盛哥虽然没说,但他肯定希望你能来。”

    我的脚步也是一停,脑海里又闪过盛哥不问青红皂白就打我的画面,我一咬牙,刚要说不去,又想到了刚进四人府的时候,盛哥带着我去打张猛的情景。

    好的也有,坏的也有,一时之间,我的思绪万千,十分的复杂。杨凯明又道:“我们缺人手,你不来,我们可能就输了。”

    输了?我不去他们输不输我是不知道,但我想他们一定都会很失望。这样一想,我的心又软了几分,平淡的说:“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然后,我不顾杨凯明再说什么,拉着赵志刚就往外边走。

    我的心里非常乱,心里确实很想过去帮盛哥他们一把,但也拉不下脸,如果我回去,那不是等于先低头认错了?

    胡思乱想着,我们已经来到了班级门口,赵志刚刚想敲门,我已经伸手把门推开,不顾历史老师和所有人诧异的目光,大摇大摆的往位子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历史老师停止了讲课,低吼一声,打断了我的思考。我不高兴的皱眉看着他:“怎么了老师?”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去了?还有没有点课堂纪律!”

    历史老师号称高一头号装苾男,三十多岁,个子挺高,每天把头发梳的锃亮,提问只选漂亮女生,所以大家都挺烦他的。

    我也对这样的人提不起兴致,刚要随口敷衍,边上的赵志刚就嬉皮笑脸的说道:“老师,我拉肚子了,浩哦,张浩去给我送纸了,所以我俩才这么晚回来!”

    底下发出一阵低低的哄笑声,我也有点想笑,他这个借口找的实在是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历史老师愣了愣,怒火却更加旺盛了,他咬牙切齿的看着我们:“借口,别找借口,我问你,你进来为什么不敲门?你这是不遵守课堂纪律!”

    他看我发呆,抓起黑板就扔了过来,黑板上的粉笔沫沾在了我身上,我也压不住火了,猛的蹿了过去,两眼通红的看着他:“怎么了?你不会好好说话!你再动手给我看看!”

    他被我吓了一跳,往后退了两步,绕到了桌子的另一边,神銫慌张的看着我:“你想干什么?你不遵守纪律还要打人?这里是学校,是教书育人的地方,你以为是你家啊!”

    “就他妈是我家!咋了!”

    我拽着他的衣领,咣一声把他顶到了黑板上,有心想给他一拳,但想到打老师的结果后,还是硬生生的把这股火给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赵志刚在下面急的不行了,“浩哥,不能打,别打!”

    下面的人也有的着急,有的感觉解气,还有的在偷笑。

    我缓了口气,松开了他,转身就回了位子,历史老师的脸上也挂不住了,吩咐了一声说让大家自习,然后气呼呼的看了我一眼,离开了班级。

    老师一离开,班里立刻就像炸了窝一样,彻底的乱了。赵志刚跑到了我身边,焦急的说道:“坏了浩哥,装苾男不会是去找班主任,想要处分你吧?”

    佟钰笑眯眯的摇摇头,说:“不会,第一装苾男特别怕事,他看张浩那么猛,肯定怕张浩报复他。”

    赵志刚撇着嘴,满脸的不相信,刚要说话。教室的门就开了,装苾男,不,是历史老师站在门口对着我摆摆手:“那位同学,跟我来一下!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跟了出去,赵志刚鬼鬼祟祟的往位子跑去,其实他这是掩耳盗铃,因为历史老师已经看到了,不过没有管他。

    我跟着历史老师上了三楼,那是教师办公室,还是个单间,连带着休息区都有。

    到了里面,他本来板着的脸立刻笑的跟狗尾巴花似的,招呼着我坐下,然后他坐在了对面,叹了口气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我不耐烦的说:“我叫张浩。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玩的什么套路,看着他拿出两个茶杯,倒了两杯水,递给了我一杯:“张浩,今天在课堂上,老师滇潿度有问题,而且不该动手打人,老师在这给你陪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这一举动让我对他好感大增,不说他有没有诚意,至少他这话说的让我舒服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我也有点不好意思了。喝了一口水,历史老师继续说:“但是今天在课堂上,你滇潿度也有问题,在课下,我们可以是朋友,是兄弟,但在课堂上,你应该对老师有最起码的尊重,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歉意的说道:“对不起了老师,我为我自己滇潿度给你道歉,那个时候我心情挺不好的,所以,就有点”

    “没事,把问题说开了就好了,对了,你抽烟吗?”

    历史老师问了一句,然后看着我诧异的眼神,把烟盒掏了出来:“没关系,只要出了这间屋子,你不说我不说,没人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我抽着历史老师给的香烟,心里很悲哀的想着,难怪现在的学生越来越不像学生,这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

    下午是在吹嘘中度过的,跟自己人,我当然是把事情的经过实话实说的。晚上一放学,佟钰随手递给我一张纸条,然后红着脸就跑开了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