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7节

    我重重的嗯了一声,把布兜扔进了屋子里。又跑出来帮爷爷往灶里加柴,爷爷用浑浊的老眼看了我一眼:“你先烧火,我去拿碗筷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我的爷爷,话少不擅言谈。即使面对我这个唯一的孙子,也没有太多的话说。

    但他却是我最重要的人,他用自己的行动教育我,教给我的东西比语言上的要多的多。

    ????他从小就教育我做个好人,要做个顶天立地的男人。人穷可以,但志不能穷。像这些东西,都是他用自己做榜样,一点点的教给我的。

    爷爷把桌子放在了土炕上,拿着两个大碗把锅里的稀粥盛了出来,又拿出已经拌好的黄瓜咸菜放在桌子上,看着我吃完了,他才开始动筷子。

    只吃了一半他就饱了,收拾好了桌子,他看了我一眼,很平淡的问:“新学校咋样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我笑着猛点头,从上小学开始,不管我在学校里受多少委屈,只要爷爷问我学校怎么样,我都是这么回答的。

    爷爷拿出旱烟,卷了一棵,用火柴点着,吧唧吧唧的抽了两口:“那就好,浩子,你身上的衣裳多少钱?”

    爷爷的话把我问的一愣,如果我说是别人给我买的,可能爷爷会狠狠的训我一顿。想了想,我说:“这是校服,高中的新校服,学校白给的。”

    爷爷重重的哼了一声:“扯淡,你以为我不知道校服啥样,这衣裳看着挺贵的,是别人给买的不?多少钱,还给人家。”

    我认命了,说了实话。因为我知道爷爷的脾气秉杏。说好听了就耿直,难听了就是太死心眼,不愿意占别人一点便宜。

    我说我这一身衣服得七八百呢,爷爷往外掏钱的动作一顿,没有问我是谁给我买的,只是叹了口气:“浩子,锅炉房的班没的上了,今儿有人把我替了。”

    我心里顿时一个激灵,如果爷爷不能在烧锅炉,那我家的日子就彻底没法过了。

    爷爷好像看出了我的想法,在炕边敲了敲,“你别瞎想,好好上学,我让你得贵叔给我打了个烧烤炉子,我从今天开始就出去卖烤串,听说也能挣不少钱呢。”

    看着爷爷,我知道说别的没有用。最后只能红着眼睛点点头,声音沙哑的说:“嗯,爷爷,晚上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中午的时候,得贵叔把烤炉送来了。他说材料都是爷爷捡来的废铁,手工费用不了多少钱,也不打算要钱了。

    爷爷硬塞给他十块钱,晚上吃过了饭,就让我去小卖部里买了一箱火腿肠,加了点碳,推着木头小车就去了菜市场的边上。

    好几个小时过去了,一根火腿肠都没卖出去。我们的东西太单一了,加上烤的技术不熟练,这样的情况很正常。

    但这是没办法的事,我们都没有干过这种事,又不敢买那些羊肉什么的,没有冰箱,隔一天就得全部坏掉。

    我看根本就没人过来,就把一根烤好的递给了爷爷:“你吃了吧,没人买,这个不行,再想想别的办法吧。”

    爷爷的神情有点沮丧,蹲了下去,“你吃吧,你得贵叔怎么骗人呢,这也挣不着钱啊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几个黑影突然把我们遮住了。我赶紧站起来,把自己最好看的笑容献了出去:“人在这呢,要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这除了火腿肠,还有别的吗?”

    一个很好听的女声在耳边响起,我听着有点耳熟,抬起头一看,脸銫顿时大变。

    三四个个打扮怪异的小混混围着我滇澂子,还有几个穿的很火辣的女生跟在旁边。而让我脸銫大变的原因是,在这几个女生里面,我居然看到了佟钰。

    佟钰看了看我爷爷,又看了看我,捂着嘴咯咯的笑了起来:“张浩,你可真有出息,嗯,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要不要我照顾照顾你的生意?”

    听她这样一说,傻子都知道我们的关系不好。那几个混混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,其中一个染着蓝毛的小子问:“钰姐,这小子谁啊?你认识?”

    几个女生也好奇的看着我,佟钰忍不住撇撇嘴:“当然认识,这不但是我的同学,还是我的同桌,你们以后可要多“照顾照顾”他。”

    蓝毛立刻点头,然后冲着我呲牙一笑:“好说,哥们,先给我来五十根火腿肠,今天我饿了,想吃火腿肠!”

    边上的一个混混立刻不怀好意的说道:“你想吃,我的可以借给你,不过你不能咬疼我。”

    几个混混闹成了一团,佟钰横了他们一眼:“你们都给我闭嘴!在我面前别说牲口话!”

    几个混混立刻嘘声,不敢再说了。蓝毛瞪了我一眼:“快点,我饿着呢,没开玩笑!”

    我淡淡的摇头:“不好意思,今天不卖了。”我刚说完话,我爷爷就在边上推了我一把:“别瞎说,哈哈,五十根是吧,马上马上。”

    他一边忙活着,一边嘀咕着什么赚钱了这下好了。我狠的吸了一口气,压下心底的怒气,开始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不到半个小时,五十根肠全烤好了。爷爷帮着刷上了辣酱,热情的递给蓝毛:“来,好吃,五十块收你四十五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蓝毛拿出一根刚要往嘴里放,旁边的一个女生皱皱眉头,“这能吃吗?”

    佟钰看了我一眼,“能吃。”

    蓝毛听了佟钰的话,嘻嘻一笑,放进嘴里咬了一口,嚼了几下就又吐了出来:“什么破玩意,难吃死了,不要了,咱们走!”

    说着,他跟着几个混混对我们伸出了中指。佟钰得意洋洋的看了我一眼,带着人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此刻,我眼睛里已经布满了红血丝。一股不甘心的情绪涌上心来,我不得冲上去把他们一刀一个给宰了。

    爷爷蹲下去把烤肠捡起来,拿了一根吃了一口,“这挺好吃啊,这不是糟蹋东西吗!”

    说着,他追了上去,拉着蓝毛的胳膊就说:“你这后生咋糟蹋人呢,你说你要我才给你烤的,你给钱,把这拿走!”

    “你这老头怎么回事!我都说了不好吃不要了!”

    蓝毛指着我爷爷,“把你的脏手给我放开,别说给你打断了!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