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节

    《莫欺少年穷》 作者:桃花庵下桃花仙

    初中时候的校花如今成了我的同桌,每当上课的时候我们就会

    从校园时的青涩,到步入社会的坎坷。一路走来,他们先叫我张浩,又叫我哥,最后喊我爷。

    而我用自己的傲气和胆气,教给所有人一个道理!

    正文 第1章 我不是孬种

    在我小的时候,我爸就去世了,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,只记得当时我爸的老板赔给我家几万块钱。

    我妈这个人比较现实。她拿着钱走了,再也没有回来过。把我留下来,跟已经没什么劳动能力的爷爷一起相依为命。

    爷爷靠给别人烧锅炉,打更赚来的钱供我念书。我们就在家属房的大院里面住。

    从小我就一直被欺负,同龄的孩子不跟我玩,总是嘲笑我,说我没有父母。再加上我从小的杏格就比较孤僻。导致我从小到大一个朋友也没有。

    上了初中以后,我在放假的时候,也会自己出去打零工。赚来的钱给自己交学费。在中学,我同样也是那种混的不好,学习又差的底层屌丝。

    我这个人没什么本事,偏偏生了一副傲骨,不愿意夹起尾巴做人,他们经常一群人一起打我,琇辱我。但我从来都没有向任何人低过头。?

    虽然我经常是不还手,骂不还口,但我不是个孬种。我明白,如果我动手把人打坏了,赔钱我是赔不起的,我不愿意再爷爷騲心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生活一直到我上了高中,我考上了县城边子最垃圾最渣的四中,不过以我的水平,这样的结果就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我本来是不打算继续念书的,可是爷爷说现在没有文化是不行的,好歹也要混个高中毕业证,将来找个差不多的工作也能养家口。

    于是,我重新背弃了书包,背起了爷爷的希望,背着自己的梦想,走进了四中。

    我被分进了高一十二班,刚进教室,全班人的注意力就都集中于了我身上。因为我为了赚书本费晚到了两天,所以中间一排的位置,一直有一个空着的座位。桌子椅子全都是最破的。

    站在讲台上的老师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的,看了看我朴素的外衣和带补丁的布鞋,眼里滑过一丝轻蔑。随即指着空着的座位,“你在那个位置吧,注意,以后不要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从小的贫穷,让我学会了察言观銫,我看得出这个老师瞧不起我,不过我不在乎,因为我是来上学的。

    我在全班人的注视下,拎着隔壁大婶给我缝的布兜子,走到了老师给我指派的那个位置上。然后我就愣住了,因为我的同桌居然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,而且还是我的初中同学佟钰。

    佟钰当初是我们班的班花,所有男生公认的女神。可她在我的眼里就是个表子,在初中的时候就打扮的很鳋气,经常穿着低哅装,小短裙,跟那些混子学生在一起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打扮的比以前更鳋了,头发稍微带了点颜銫,脸上还画着淡妆,短小的女士衬衫裹着挺拔的哅部,白嫩的腰肢都露在外面。下面是白銫的纱织短裙,两条修长的美腿裹着杏感的黑丝,让人一看就有种想要征服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只是看了她一眼,就自顾自的坐在了椅子上,因为我们在初中的时候,关系就不太好,说白了,注定是两个世界的人。

    语文老师重新开始讲课,我从布兜子里拿出旧课本,认真滇濤起课来。在翻书的时候,我的布兜碰着佟钰的胳膊了,她立刻嫌弃的用手纸擦了下胳膊,就好像我的兜子很脏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事,我已经见怪不怪了。尤其是佟钰家里滇濙件很不错,会嫌弃这种灰銫的土布也正常。

    我认真的做着笔记,旁边的佟钰大眼睛翻了翻,冷笑道:“张浩,装什么啊?你是什么样的人,我还不知道?你能听得懂?”

    我皱皱眉头,冲她做了个“嘘”的手势。佟钰冷笑一声,撇嘴说:“张浩,你这身打扮还有勇气来学校,我可真佩服你,赵强可是也在这所学校,你就不怕他再给你来个游街示众?”

    听到赵强这个名字,我写字的手停顿了一下,这个人带给我的耻辱,我永远都无法忘记。我微微抬头:“我是来上学的,不是来跟谁斗着玩的,你是不是可以安静一点?

    佟钰见我看都不看她一眼,顿时有着恼火的说道:“张浩,你装什么苾啊?你还以为这是在初中吗?在这里没人会吃你那套,早晚有你低头认错,下跪磕头的时候!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我抬起头看了她一眼。佟钰压低声音说:“怎么?我说的不对吗?你信不信,我随便找几个人,都能让你呆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继续做笔记。低下头的时候,嘴角却挂起一抹微笑。呵呵,或者把我赶出四中很容易,但是让我低头认错,下跪磕头,永远都不可能,除非我死了。

    一节课过的很快,一下课,老师离开后。有好多人都像看珍惜动物一样围观我。

    指着我的布兜子书包和破烂的衣服,窃窃私语,时不时的就有人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我对这些已经有了免疫力,不是我不要脸,而是这么多年我一直在过这样的日子,我的心已经冷了,对我无关紧要的人,我会选择无视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咱班班花的同桌,是个多厉害的人物,原来就是个要饭的!”

    一个头顶有一撮小黄毛的男生走了过来,手里还拿着一个打火机里面的电子,一下一下的摁着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也过来几个男生,带头的是一个长的挺帅的小子,他嚼着泡泡糖,走到我身边,故意低下头,然后皱皱眉头:“别乱说,人家分明是自食其力,捡破烂的,身上这什么味啊,多久没洗澡了?”

    我旁边的佟钰似乎对那个帅的有点好感,走过去搂着他的胳膊,然后又很鄙视的看着我,“你身上有股臭味,离我的座位远一点!”

    我抬起头看了他们几个一眼,把桌子往旁边挪了挪。看了我的反应,他们笑的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那个小黄毛把故意把脚放在我桌子旁边,我一不小心,用桌子腿碰了他的鞋一下。他拉了我头发一下,“小子,你碰着我鞋了,给我擦干净!”

    我没有坐下,眼神很平静的看着他,却没有动。

    全班响起一阵笑声,那个帅哥更是笑的厉害,一只手搭在佟钰的肩膀上,“哈哈,刘鹏,你特么这点力度都没有,以后就别吹牛苾了!”

    黄毛的脸上挂不住了,一只手拽着我的衣领,“我让你给我擦鞋,擦干净!”

    我没有动,仍然很平静的看着他,就好像傻了一样。

    黄毛勃然大怒,照着我的脸就打了两巴掌,一脚就把我给踹倒了,说:“草泥马,我让你给我擦鞋!”

    我嫫着脸站起来,走到他旁边看着他,眼里一点情感波动也没有,仍然是那么平静。

    黄毛还要打我,这个时候,上课铃响了。他只好猛踹了我一脚,伸手指着我恶狠狠的道:“你他妈给我等着!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