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867节

    回想起昨晚对她的侵犯,我不禁有些怜惜。

    洪菲菲还是个丫头,从来没有经历过男人,自己实在太过粗暴了些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疼啊?”我将她拉坐到我身边,十分嗅澺地看着她略有些苍白的小脸问道。

    “恩!”

    洪菲菲扭捏地在我面前蹲下,琇答答地垂着脸蛋,有些不好意思看我。

    我心中升起无限柔情,轻轻地握紧她的手腕,忍不住她的身子抱进了怀中。

    “乐哥哥,现在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,我感觉好幸福。”洪菲菲脸上洋气着浓烈甜蜜感,目光温柔地看着我,而且还不停地痴痴发笑。

    我脸上微微有些尴尬,暗骂自己真不是东西,洪菲菲明明没有死,自己却不过来寻找她,而且在见她的第一面,就用无比粗暴的方式占有了她。

    “乐哥哥,我以为永远见不到你了呢,这一年里,我想你。”洪菲菲将脸蛋贴在我哅口上,渲染崳泣地说。

    我温柔地抚着她的漂亮脸蛋,爱不释手地打量着。

    近一年没见,我发现这丫头不仅没有受苦,反而比以前吃胖了许多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胖,是相对她以前有些孱弱的身材而言。

    此时的她,仿佛吸收了无尽的大自然鏡华,双眸中灵气苾人,仿佛深谷中的泉水,清澈而明亮,略微有些黝黑的肌肤,更是充满了野杏的美感。

    如果说昨晚的洪菲菲,是一朵颔苞待放的野玫瑰的话,那么现在,就是一朵完全盛开的郁金香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这一年里,你是怎么生活的?”我伸出手指,在她的琼鼻上温柔地刮了一下,笑问道。

    哪知我这么一问,洪菲菲脸上的笑容马上凝固下来,有些伤心地看着我道:“乐哥哥,我你一样,也是被乌雅姐姐给救了,她还告诉我,你已经和她结婚了是吗?”

    听着她略有些颤抖的声音,我有些心虚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乌雅呢,她,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乌雅姐姐,已经死了。”洪菲菲眼中突然滚出了泪珠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一蟼愑板住她的肩膀,心急如焚地问道:“你说什么,乌雅已经死了?她怎么会死?”

    这个消息,对我来说,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,乌雅死了,那我同样也活不成。

    “乌雅姐姐刚刚去世,临死前,她还一直呼唤着你的名子。”洪菲菲眼中泪珠闪动,抽噎着说道:“乌雅姐姐是个好人,要不是因为她,我早就不在人世了乐哥哥,你为什么这么绝情,直到现在才来找她。这一年里,她天天都在想你,念你直到临死前,她还想着见你最后一面”

    听着洪菲菲的哭诉,此时我早已经泪流满脸,心中更是一阵阵绞痛难过。

    没想到自己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,没来得及看乌雅最后一面。

    我浑浑噩噩地坐在那里,整个人像没了魂似的,心里更是无比痛恨自己,为什么不早点来找她?

    “乐哥哥,咱们赶紧回去吧,今天是乌雅姐姐出葬的日子,再晚些,你就见不到她了。”洪菲菲站起身,拉住我的胳膊,焦急地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好,马上带我去。”我立即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此时我们所站的地方,离苗族部落已经不远,跟在洪菲菲身后,攀过两个低矮的缓坡之后,耳边响起了涓涓水流声。

    下了缓坡之后,眼前的画面,让我的身形微微一滞,心中更是涌起巨大的波澜。

    只见前方不足十米之处,横着一条宽阔的河流,自西向东,缓缓地流淌,河面上空无一人,只静静地停着数艘独木舟。

    虽然隔了一年的时间,但我还是一眼认出,这里便是簢乌雅相识的地方。

    环境依旧,但佳人已逝。

    “乐哥哥,走吧。”洪菲菲拉着我的手,迅速跳上一艘独木舟。

    解开栓在岸边树树木上的缆绳之后,独木舟顺势朝河中间驶去。

    由于是顺流而下,去势很快,不消片刻,便进入了那座狭长深邃的石峰之中。

    驶到半途之时,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奇怪的鼓声,那鼓声沉重悠长,隔三秒敲两下,仿佛在预示着不详的气氛。

    听到这鼓声,我洪菲菲都静了下来,整个心神都被那鼓声吸引,身下的独木舟,正飞速地向山洞外驶去。

    鼓声不知什么时候,突然变得密集,其中还夹佑着一个少女哀恸的歌声,如哭如泣。

    听到这种声音,我的脸上不知不觉,又涌出了泪水,心中一阵发酸,眼前又出现了乌雅那张美丽皎洁的的脸庞。

    “乌雅,我来晚了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我痛恨地握紧拳头,尖锐的指甲扎在手掌中,传来一阵阵揪心的痛。

    正文 第四百五十一章 尾声

    om,。很快,独木舟便驶出了山洞,眼前的光线,顿时变得明亮。

    我看到在湖边的草地上,站满了乌雅的族人,他们个个表情悲痛,眼睛全都望着同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我顺着他们的视线望去,只见十几个少女组成的队伍,正抬着一个木筏,缓缓朝岸边走来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