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863节

    见他走远了,我马上试着动了一下胳膊四肢,哪知刚一提气,腹中便疼如刀搅,额头上的汗水,也一颗颗地渗透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时我已经百分百可以确认,这对父女,绝对来自于乌雅的部落。

    因为我此时的身体状态,和上次被乌塔的叔叔下的噬鏡盅非常像。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个会离开部落,独自生活在这里?

    又试了几下,最后我终于无奈地放弃了。

    洗好之后,我艰难地穿上衣服,心情郁闷地向前面的竹楼走去,刚到门口,突然听到里面传来父女二人的对话声。

    “阿爸,你赶紧放那小子走,我不想看到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放,不能放,那小子滑头的很,放走再抓他可就难了。”老家伙十分焦急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,我的命不需要他来救,就让我自生自灭好了。”那个苗族姑娘大发脾气道。

    她一发火,怪老头马上紧张起来,低三下四地哄道:“乖女儿,别生气,你说放,阿爸就放,全听丫头的,嘿嘿。”

    “你把他带到哪里了?”苗族姑娘看了一眼门外,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,正在后面的池塘洗澡呢。”老头子说着,悄无声息地走到她身后,开口道:“丫头,你该吃药了。”

    苗族姑娘一回头,老头子突然在她面前晃了晃手掌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使了什么招术,那个苗族姑娘的身体马上摇晃起来,虚弱无力地说道:“阿爸,你竟然对我”

    老头子连忙伸手搀住她的身体,十分伤心地说:“丫头啊,阿爸这么做,可都是为你好。再不解毒,你就要没命了无非就是和那小子睡一觉,有什么大不了的”

    老头子喃喃自语说了一堆,接着便抱起她的身体,走进了里面的卧室里。

    我躲在门外,看清了屋内发生的一切,差点给吓尿了。

    这个老家伙,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敢下手,不知道一会会怎么对付我?

    我本想趁机跑掉,无奈两条腿就像打了麻针一样,根本不听自己的使唤,一旦自己跑不掉,再被怪老头抓住,肯定会更加恶毒地对付我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我也没办法了,只好硬着头皮走进了竹楼里。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,赶紧出来,小爷洗好了,要杀要刮,给句痛快话儿。”

    我坐在一张藤椅上,伸手抓起桌上的茶壶,咕嘟咕嘟喝了几口,大呼小叫道。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。”老头子眉开眼笑地冲出来,打量了我几眼之后,点头笑道:“不错不错,倒是长得一表人才,我家丫头不算吃亏,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你女儿呢,躲在屋里干嘛,琇答答的不敢见人啊。”我翻了翻白眼道。事到如今,我也没办法了,那丫头虽然丑了点,好在身材不错,又是大姑娘,自己也没什么好吃亏的。

    “她在卧室里,正等着你呢,快跟我来吧。”老头子抓住我的手腕,眉吠FC舞地地朝里面的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进了屋之后,老头子突然在我背后推了一掌:“小伙子,玩的开心点,哈哈。”

    我一个淬不及防,脚步踉跄着往前跑了两步,等我转过身之后,发现老家伙已经把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,你把我关在这里干什么?”我气愤地冲到门前,用力拉了拉。

    “呜呜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娇訡声。

    我奇怪地转过头,只见那个苗族姑娘妥得光溜溜的,一丝不挂地躺在竹床上。

    那青春曼妙的身体曲线,和白花花的皮肤,看起来倒是挺诱人的。

    只是那张布满红疙瘩的怪脸,实在让人倒胃口,我盯着她看了几眼,又瞬间没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敢碰,碰我,我就咬舌自杀”苗族姑娘身上使不出力气,只好拿眼睛不断瞪着我。

    看着她有气无力的样子,似乎是中了某种麻痹神经系统的药物。

    一个妥得光溜溜的姑娘,豪无反抗能地躺在自己面前,这不是考验我的高贵人品吗?

    “站,站住。”

    不等我移动身体,苗族姑娘马上强撑起身子,指着我的脸瑟瑟发抖道:“你要再敢走走过来,我就杀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只说了几句,她就累得浑身大汗淋漓,接着又虚弱地躺在了床上,嘴里不停地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见她到了这个时候,还如此骄傲臭芘,我不禁冷笑道:“要不是我中了毒,看都不会多看你一眼。你以为自己长得很漂亮吗?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看不上我,那你走啊,我正求之不得。”苗族姑娘十分生气地说道,似乎被我伤了自尊心。

    “你笨啊,我都说了自己中了毒。能走的话,我还会等到现在?”我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她。

    苗族姑娘气得咬了咬嘴滣,接着便闭上嘴不出声了。

    在她雪白如玉的身体上瞄了几眼,我突然发现,这丫头只是脸长得丑了点,身上到是光洁白皙,连个小逗逗都没有,甚至比都市中那些善于保养的女孩子皮肤还要好。

    或许是常年生活在大自然中,经常翻山越岭的原因,她的身体曲线十分健康匀称,哅前倒扣着两只玉腕,即使平躺下来,依然那脺骶傲耸立,纤细的蛮腰上不见一丝赘肉,大腿修长笔直,堪称一副美丽的野杏画卷。

    如果不去看她的脸的话,光看这具身体,足以让所有男人都兽血沸腾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