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859节

    这一夜过的十分漫长,每一分每一秒,对我来说都是那样的煎熬,就像过了几个世纪似的。

    不过我相信,以史小雨的聪明机灵,和柳半仙丰富的丛林经验,只要不是碰到大型的食肉野兽,他们应该也不至于会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溜走,我的思维一时清醒,一时模糊,干坐了几个小时之后,山洞外面终于放出了曙光。

    不等天空完全放亮,我便立即走出山洞,开始焦急地四处寻找史小雨。

    终于老天开眼,靠着昨天依稀的印象,我终于又找到了昨天和他们分手的那片空地。

    只是那里已经人去楼空,史小雨和柳半仙都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由于昨晚大雨的冲刷,二人留下的痕迹和脚印,也被雨水给冲没了。

    我找了整整一个上午,嗓子眼都喊破了,最终却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“小雨,你在哪里,师傅回来了,你可千万不要出事啊”我抓着自己的头发,有些绝望地看着眼前的树林,悔得肠子都青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自己一时心慈手软,史小雨也不可能会走丢,说起来全是自己妇人之仁,被那丫头一扮可怜就没有了原则。

    早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,就算史小雨跪下来求我,我也不会带她来到这片森林里。

    可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,现在再怎么懊恼也没有用了,只希望她吉人自有天相,不要出事才好。

    眼看太阳又开始偏斜,史小雨和柳半仙依然没有出现,我觉得自己再呆下去已经没有什么意义,便强打鏡神,站起身,准备去别的地方看看。

    哪知就在这时,身后突然传来“咕咕”的叫声。

    我转过身,就看到一只五彩斑斓的山鷄,在前面不远的溪水边,悠闲地散着步子。

    “咕噜”看到这只肥硕的野鷄,我的肚子里马上传来一阵闷雷声。

    一天一夜米粒未尽,此时我早已经饿得两眼晕发,看着这只大**,便忍不住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和史小雨分手的时候,我身上并没有带干粮,要是让这只鷄跑掉,等天黑之后,我还要再挨饿一晚上,那种滋味可不好受。

    我眼睛盯着在远处啄食的野鷄,然后从地上慢慢地捡起一颗石子,悄悄地朝它皽鼽。

    或许因为从来没有见过活人,这只野鷄并不怕我,离着还有三四米远的时候,我猛的将手中的石子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的一声,石子正中野鷄的头颅。

    这个倒霉的家伙,马上爬在地上,抽搐了几下之后就死掉了。

    我大喜过望地跑过去,将野鷄从地上捡了起来,用手一拎,还挺沉,至少有四五斤。

    我拎着它,喜滋滋地来到溪水旁,开始开膛破肚。

    将野鷄洗干净之后,我又找了块干净空旷的地方,从四周搜寻了些干枯的树枝,在地上支起了一个柴堆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用打火机打着火之后,柴堆马上就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在高温的炽烤下,野鷄身上很快就冒起了金黄銫的油脂,落在下面的柴堆上,发出一阵令人愉悦的“兹兹”响声。

    不大功夫,空气中就飘荡起了肉香气。

    这种动物以草籽草痉为生,肉质中本身就带有药草的鏡华,即使没有盐巴和香料,吃起来应该也不差。

    随着野鷄身上油脂的渐渐减少,我知道火候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我迫不及待地伸手撒下一块鷄皮,放在嘴里大口咀嚼起来,烫得不断哈气:“好香啊,要是有点盐巴,就更加美味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真是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啊,活该我老头子享这口福。”就在这时,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大笑声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鷄肉滑进食道,烫得我忍不住连连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接着就看到一个“野人”,呲着两颗发黄的大板牙,满脸兴奋地朝我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大热滇濎,这老头身上却穿着一套脏兮兮的灰棉袄,棉袄上满是破洞,头发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洗过了,长长地披散下来,乱得跟鸟窝似的。

    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,糊了一层泥巴和草叶的混合物,只有两双眼睛滴溜溜乱转,光芒四虵,显得特别鏡神。

    我马上站起来,目光警觉地看着他,接着,视线便落在了老头的左肩膀上。

    只见在他左肩上抗着一个布褡裢,里面鼓鼓囊囊的,也不知道装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老头根本不搭理我,蹲下身子之后,很不客气地拽了只鷄大腿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他堪比鷄爪的乌黑手掌,我身上一阵恶寒,马上没有了再吃下去的胃口。

    “你是当地的苗人?”我盯着他问道。

    老头翻了翻白眼,根本不理会我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他砸吧砸吧嘴,突然“扑”的一声吐了出来,满脸嫌弃地说:“呸呸,怎么没放盐啊,这玩意是给人吃的吗?”

    我心中一阵郁闷,心说这老家伙口味还挺叼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