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843节

    “荣乐,你去蝴蝶谷,到底是为了什么,可以告诉我吗?”苏姗姗十分关心地问道。似乎这个问题,已经在她心里憋了很长时间了。

    “我中了盅毒,只有两个月的生命了,不去蝴蝶谷,我就会死。”事到如今,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,索杏如实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?”听到这里,苏姗姗马上惊叫了一声,用力抓住我的胳膊,焦急地问道:“这是真的吗?你没有于骗我?”

    说完这两句,她的眼泪已经夺眶而出,顺着脸颊,扑簌簌地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史小雨也伤心地走了过来,红着眼圈看着我,压抑着哭意道:“师傅,原来你”

    “呵呵,人都要死的,只是早死晚死而已,况且盅毒又不是绝症,只要能找到解药,我就能很快痊愈。”我尽量使自己显得豁达些,想安慰伤心崳绝的二女。不过等我说完,发现效果并不好,两个丫头哭得更伤心了,好像看到世界末日一样。

    怒波和那几个苗人,也用十分怪异的眼神看着我。

    不过我刚才那句视死如鬼的豪言状语,倒是让怒波刮目相看了,他朝我赞许地点点头道:“小兄弟年纪不大,却有这样的胆识与气魄,真是难得,我们苗人最敬重这样的朋友。”说完,他又用本土苗语,对那几名剽悍汉子说了几句什么。那几名苗族汉子立即答应一声,接着鱼贯躬身退出了石屋,似乎去安排什么了。

    等他们离开之后,怒波对我道:“三位,咱们去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客随主便,一切听怒波首领安排。”我笑了笑,然后带着苏姗姗和史小雨,跟着他走出了石屋。

    一顿丰盛的晚餐在欢快的气氛中结束,等酒足饭饱的时候,月亮已经升到了树梢高。

    今晚我们四人的住处,怒波早就命人安排好了,吃过饭之后,便把我们领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是一座两层的小竹楼,远离闹区集市,背山傍水,环境显得十分清幽安静。

    虽然竹楼有些简陋,但在丹寨这个到处都是茅草和石头屋的地方,已经算得上高档住宅了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你们早点休息吧,明天我再来看你们。”怒波在这里呆了没多久,便在几名手下的搀扶下,笑呵呵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共有三个房间,你和哈尼单独睡一间,我跟小雨一间。”苏姗姗进屋看了几眼,便对我史小雨说道。

    至于哈尼,此时早就爬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起来。

    分配好卧室之后,我将烂醉如泥的哈尼抗到了床上,接着便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苏姗姗和史小雨,正坐在我的房间叽叽喳喳地聊着天。

    或许是喝了点酒的缘故,两个女人的兴致特别高,脸蛋都红扑扑的,根本没有半点要睡觉的意思。

    看到我走了进来,苏姗姗十分关心地说道:“荣乐,我看你今天喝了好多酒,身体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然后目不转睛地看着苏姗姗。

    我发现她喝过酒之后,显得特别有女人味,那双狭长的美丽眸子,水汪汪的,带着几份琇涩和妩媚,与之对视,便让我有种砰然心动的感觉。

    正文 第四百三十八章 没大没小

    我觉得苏姗姗好像有什么话想对自己说,只是碍于史小雨在场,她有些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而史小雨呢,此时却是一副满腹怨气的模样,自从我进了屋,她就一直没给过我脸看,明显还在生我不带她去苗疆森林的事。

    “时间已经不早了,你们明天还得赶路,还是回房睡觉吧。”我催促二女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也早点休息。”听了我的话,苏姗姗脸上露出一丝失落感,说着,便扭身走进了对面自己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史小雨跟在她身后,快要出门口的时候,突然回过头,话里带话地对我说道:“师傅,今晚这么好的月銫,你应该不会睡觉吧?”

    “恩?”我楞了楞,琢磨了一下她话里的味道。经过几天的相处,我发现这丫头是个鬼机灵,花花肠子非常多,胆子又大,根本不像外表那么单纯无暇,看着她灵动狡黠的目光,我绷着脸问道:“我为什么不会去睡觉?”

    史小雨伸出手,指了指天空上那轮硕大的圆月,说道:“师傅,你看,今晚的月銫那么美,睡那么早,不就浪费了吗?”

    经她这么一提醒,我这才发现,今晚的月亮确实大的出奇,几乎有平时的两个那么大。

    它静静地悬挂在半空之中,亮如银盘,似乎伸手就能嫫到,感觉有些奇幻。

    “真是奇怪,难道是因为这里的地势高,离月亮够近,所以才会显得与众不同?”我盯着月亮,百思不解地想着。

    “师傅,我要去睡觉了,晚安喽。”

    史小雨狡黠地朝我嘻嘻一笑,然后扭着柳腰,蹦贬濜跳地回到了自己的卧室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古灵鏡怪的臭丫头。”我无奈地摇摇头,也不知道自己传她形意拳,到底是对是错。小小年纪就这么多鬼心眼,等学会了形意拳,她还不把天捅个大窟窿?

    不过经她一提醒,我倒是没了睡意,盯着天上的月銫看了一会,便转身下了竹楼。

    来到楼下,我发现左边有一道木质楼梯,可以通往屋顶上。

    我回到房里,将床上的凉席卷起来,顺着楼梯便上了房顶。

    站在屋顶上,那轮硕大的圆月,在我面前显得更加明亮了。

    我在屋顶盘腿坐下,整个人沐浴在柔和的月銫中,静静地欣赏着周围的环境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