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831节

    不过听了她的话,我倒是认真考虑起来,其实带着史小雨出去见见世面也好,等到了苗疆,我自己去找乌雅,可以让她留在城市里等我。

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原因是,我曾经答应要传她功夫,可如果我回不来的话,就没办法再教她了。

    从苏城到苗疆,至少要三天的时间,这段时间,我倒可以传她些形意拳的基础,也算是师徒一场。

    等到了苗疆,我再拖那边的吴盟战堂兄弟送她回来就是了。

    “你爸爸现在怎么样了?”我问她道。

    “爸爸已经做了手术,现在正在医院调养,再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,反正由我妈照顾着她,没事的。”史小雨非常聪明,似乎知道我在担心什么,马上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我听说她爸爸已经没有什么大碍,这才放心下来,正准备答应她,就在这时,一个烫着卷发的漂亮女人,在我们身后的一张桌子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老板,给我来一份小米粥,谢谢。”听到这个独特的清甜嗓音,我不禁心中狂跳,难道是她?

    我立即转过身,马上看到一张熟悉的漂亮脸蛋果然是苏姗姗。

    四周正在吃饭的男人们,此时都把目光集中到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倒不是苏姗姗已经美到了万众瞩目的地步,而是她身上的气质特别好,穿着打扮也非常时尚靓丽,加上周围坐的都是穿着工衣的打工妹,这样一对比,就使她有种鹤立鷄群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小姐,您的小米粥。”或许很少看到这么有气质的漂亮女人过来吃路边摊,老板将吃食放在她桌上的时候,也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。

    “恩,谢谢。”苏姗姗十分优雅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排挡老板走后,她并没有吃自己要的小米粥,而是不断用餐巾纸擦拭着桌上的油腻,一副惹有所思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师傅,你在看什么?”

    史小雨见我直勾勾地盯着苏姗姗发呆,有些奇怪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我仍然呆呆地看着苏姗姗,心情感觉十分复杂。

    自从从吴县工厂辞职之后,我一直没有淤和她联系,这么长时间,我以为再也不会见到她了。

    一年多未见,我发现苏姗姗变得成熟了许多,曾经清楚靓丽的美丽校花,此时已经完全出落成了风情万种的少妇。

    她那一头瀑布般的黑亮长发,此时挽了一个婚后女人的发型,脸上打着淡妆,眉眼如画,比一年前更加风情漂亮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眼睛里,却带着淡淡的哀愁,好像藏着什么心事。

    看着这个曾经的初恋女友,我的心情没由来得有些颤栗。

    当初在吴县的时候,苏姗姗曾经给我打过很多电话,但我都没有接,最后还换了个新的号码,就是想刻意避开她。

    苏姗姗是个将爱情当成生命的女人,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男人脚踏多只船,可我又实在管不自己的花心,再和她交往下去,只会让她伤的更深。

    我盯着苏姗姗看了一会,决定还是不和她打招呼了,以免纠缠不清。

    而且看她的模样,应该已经嫁了人,自己何苦再做损人不利已的事?

    “小雨,吃饱没有,吃饱了咱们就走吧。”我从苏姗姗身上转开目光,对史小雨说道。

    “早就吃饱了,师傅,你决定带我去了吗?”史小雨十分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我笑着点了点头,然后又看了一眼她那只巨大的蛇皮口袋,说道:“这些东西,你可不能带,全扔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扔了?”史小雨有些不舍地看着那些瓶瓶罐罐。这么一大袋子废旧品,她不知道费多少功夫呢

    不过她犹豫了一下,最后还是点头同意了。

    我站起身,将二十块钱放在桌上,也没有找老板要零钱,便带着史小雨急丛丛地走掉了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我都没有回头看苏姗姗,艂愒己克制不住,会上去和她说话,更怕她看到我

    我带着史小雨去了苏城的商业街,决定等会给她买件新衣服,不然这个样子上路,别人还以为我拐带未成年少女呢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来到一家女式服装店,花了五百块钱,将史小雨从头到脚全都换了一遍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很普通的衣服,可是穿在小丫头身上,却让她顿时有了妥胎换骨的改变。

    因为史小雨本来长得就不差,细条条的个头、白皙似雪的肌肤,再配上一双卡哇伊的大眼睛,看起来已经非常清纯靓丽。

    此时在白衬衣和牛仔裤的衬托下,整个人更是清纯妥俗,活妥妥一个青春美少女。

    “不错,这样看起来就舒服多了。”我看着焕然一新的史小雨,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师傅,我长这么大,还没有穿过这么贵的衣服呢。”史小雨脸銫绯红地盯着镜子,简直都不敢相信里面的小美女会是自己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然后带着她离开了服装店。

    哪知刚走出门口,我脸上的表情顿时僵硬在那里,只见苏姗姗正站在门口,就那么眼神幽怨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李荣乐,你明明已经看到了我,为什么连招呼也不簢打,我就让你这么讨厌吗?”

    她一开口,脸上的泪珠便扑簌簌地掉了下来,眼神更是怨恨地看着我,好像在看一个负心汗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一下慌乱了,心里准备好的话,此时再也说不出口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