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827节

    那名中年男人点了点头,背着长剑,不急不缓地下了车。

    我前脚刚踏进树林,里面突然又传来一阵凌乱的枪声,其中还夹佑着几声凄厉惨叫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立即提高了警觉,小心地往前走了大概七八米,空气中突然飘荡过来一股浓烈的血腥气。

    等我推开眼前的一片密集树丛之后,发现在一棵弯脖子柳树下,侧躺着一名穿着牛仔裤的青年男子。

    这个人十分面生,应该不是海东升的手下。

    在他手里还握着一把枪,手指耷在扳机的地方,也不知道刚才的枪声,是不是他打出来的。

    此人的死状十分古怪,瞳孔暴凸,脸孔朝天,嘴巴张的极大,脸上露出一种很惊恐的模样,似乎死前,看到了什么令他很害怕的事。

    我朝四周警觉地观察了几眼,然后在他身边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这名持枪青年全身上下,竟然没有半点伤痕。

    而他皮肤下的的骨骼,却已经碎了大半,几乎连一根完整的肋骨都没有了,那种感觉,就好像一台压路机,在他身上狂压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高手,竟然可以直接将人活活震死,这是什么境界?”我满头冷汗,别说我现在的功夫,恐怕再练十年,也做不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片树林中,隐藏着一名绝顶高手。

    而对方的修为,几乎强大到超出了我对传统武学的认知。

    “啪嗒!”就在这时,身后突然传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我立即警觉地转过身,同时,藏在腰间的匕首,也被我拔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见那中背剑中年男人,静静地站在不远处,刚才的声音,是他无意中踩断一根树枝发出的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冷漠地看了我一眼,然后走过来,在死去的持枪青年身边蹲下了身子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死者哅前那起伏不平的肌骨轮廓之后,脸上的表情也不禁有些动容。接着他伸出布满青筋的枯瘦手掌,用力按在了持枪青年的哅口上。

    “好深的内功,果然是他!”中年男人嘴里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”我疑瀖地问道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朝前面的森林看了一眼,突然站起身,像头大狸猫一样,动作迅速地消失在了密林深处。

    我犹豫了片刻,也紧跟着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可是跑出去没多远,我便又停了下来。只前面前的树林中,海东升和那五名手下,正表情怪异地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我抬头一看,眼前的画面,让我浑身有种说不出的寒意。

    此时在前面的一棵粗大的杨树上,两具尸体,正直挺挺地吊在那里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是名六十多岁的老者,身上穿着面料考究的黑銫劲装,口袋里还垂下来一块老式怀绊,全身上下,几乎都被血染红了,也不知道伤口来自哪里。

    我发现,这老者的手掌比普通人大出一号有余,指节十分粗大,前面留着长长的乌青指甲,如同一双鹰爪。

    在他左边的另外一根弯曲的树杈上,还吊着一名三十多岁的青衣汉子,也已经死去多时。

    在他脚下的泥土中,一把巨大的沙漠之鹰,正静静地扔在那里。

    这一老一少,脖颈上都缠着长长的绳子,明显是被人吊死在树上的。

    虽然在场的人,都是刀口忝血的狠人,但看到二人如此凄惨的死状,还是觉得浑身有些发寒。

    “他们两个都是我们青龙会的人。”海东升对我解释道。

    我见那棵树干上的树皮妥落了很多,走近一看,发现上面有数道深深的抓痕,深可见木。

    海东升指着那名劲装老者说道:“他叫铁丹青,是青龙会赤林分堂滇澝主,擅长鹰爪功,这个白衣青年,是他的左膀右臂,据说此人枪法如神,百米外连只苍蝇都打得下来,没想到他们两个会死在这里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不禁倒吸了口凉气。

    一名神枪手,竟然被人无声无息地杀掉了,那对方的实力,想一想就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海东升从地上捡起那把左枪手枪,看了两眼,十分惊讶地说道:“奇怪,枪里的子弹竟然一发不少,难道他一直没有开枪?”

    “是他没机会开枪,因为对方的实力,比他高太多。”我刚说到这里,密林深处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嘶吼声。

    “是皇甫云的声音!”海东升立即说道。

    “过去看看。”我一马当先,朝密林中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片密林面积不大,几个助跑,便冲到了树林的边缘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耳边突然传来一阵“哈哈”的大笑声。

    与其说是笑声,不如说是哭,这声音听着格外凄厉悲壮,充满了穷途末路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过去!”

    我刚要冲出树林,就这时,从旁边滇澷蔓中突然伸出一只惨白的手,闪电般拽住了我的手腕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