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815节

    很明显,酒店上空那些可怕的虫子,就是这个人给招引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帮主,此地不可久留,属下立即带你离开。”那名背剑的中年男人,几乎在第一时间冲到忧月面前,抓住她的手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走了,青龙会的兄弟怎么办?”看着那些被虫子咬过之后,不停挣扎惨叫的青龙会小弟,忧月有些不忍心地说。

    “帮主,来的人是苗疆盅王,最善于驱使毒虫,非常的可怕,为了你的安全,必须马上离开”背剑中年人说完,不等忧月拒绝,便立紲鳙她挟在怀中,迅速离开了现场。

    随着那群吸血虫子的出现,酒店里所有人都在四处躲避,只有那名背着酒葫芦的老头,仍然一副懒懒洋洋的样子。

    只见他从腰后摘下酒葫芦,狠狠地灌了两口,接着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扑!”,他嘴中的美酒顿时化为无数道水剑,朝天空激@虵而去。

    天上四处飞舞的虫子们,被水箭虵中,纷纷扑打着翅膀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啧啧,浪费了一口上好的女儿红啊。”老头砸吧砸吧滣边的酒水,好像有些可惜的样子。

    阿峰边挥打天空中的虫子,边脸銫煞白地朝我跑过来:“老大,那两个苗疆人好像很厉害的样子,青龙会的家伙全跑了,咱们跑不跑?”

    “跑!”我不犹豫地说:“你先带着兄弟们先回去吧,稍后我会和你们会合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阿峰也没多问,立即带着手下,跑进了酒店大厅里面。

    等他们一离开,整个酒店里面,除了那些被虫子咬中的倒霉宾客,和青龙会的小弟之外,就只剩下皇甫云和背着酒葫芦的老头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乌塔和那名矮小的中年男人,已经抬脚跨进了酒店里。

    见二人脸銫不善地盯着我,我心中一阵发憷,马上就知道,他们两个就是冲着我来着。

    三十六计走为上测,我可不想自己下半辈子,都生活在那个荒蛮落后的原始部落,那不如让我立即去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便立即转身朝酒店的围墙处跑去,双手按住墙面,身体腾空而起,迅速跳到了酒店外面。

    离开酒店之后,我一路狂奔,足足跑出三四里地,见乌塔他们并没有追过来,这才钡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这些苗疆人,还真是茵魂不散啊。”

    我用力握紧了拳头,暗想,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,必须想个对策才行。

    既然乌塔他们来到了苏城,肯定不会这么轻易地回去,如果被他们找到,我就挿翅也难飞了。

    从王素研身上,我已经见识过苗疆盅术的可怕,绝不是靠人多就能对付的了的。

    我顺着马路,闷闷不乐地朝前面走去。脑袋都想炸了,也没想出好办法来。

    “荣乐兄弟,你曾经亲口答应我妹妹,一年后就会回来找她,怎么能言而无信呢?”就在这时,突然一个愤怒的声音,从后面传来。

    我如遭电击,还没等发足逃窜,只觉得脖颈一紧,就被一只大手抓住了衣领子。

    我魂飞魄散地转过身,马上看到一张丑陋的老脸,正凶巴巴地瞪着我。

    别看那个老头身材矮小如幼童,可是手劲却极大,以我的力量,竟然挣妥不开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在他抓住我衣襟的刹那间,我还看到一只巨大的丑陋蜈蚣,正顺着他黝黑干瘦的手腕,迅速地朝我爬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我吓得浑身一麻,刚想躲闪,哪知那条蜈蚣速度快如闪电,已经张嘴在我的手背上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瞬间,一种钻心的刺痛,立即通过手臂传遍了我的全身。

    咬完我之后,那条蜈蚣便啪嗒一声,掉在地上死掉了。

    “唔里哇啦”

    那名中年男人,用他们的土话,对我大声说了什么,表情显得十分的愤怒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又伸手指了指地上死掉的蜈蚣,又指了指我的胳膊,脸上带着恶毒的冷笑。

    我毛骨悚然地看着自己的手臂,只片刻功夫,自己的胳膊就失去了知觉,麻嗖嗖的,明显中了剧毒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说完之后,便放开了我的衣襟。

    乌塔走过来,对我介绍说,这个人是他的叔叔,而且是他们苗族里的毒王。

    我脸銫有些绝望地看着他:“乌塔,我跟你无怨无仇,你为什么要害我?”

    “荣乐兄弟,我们不是要害你。”乌塔叹了口气,道:“我们知道你肯定不会跟我们回去,所以特地带了叔叔过来,劝你回去,你一定要回去,不然,你簢雅都会死。”

    他的脸銫十分严肃,眼中带着痛苦之銫,好像我不答应,乌雅就会立即死去一样。

    按他们苗人的传统,虽然我瓏雅没有结婚,但已经是合法意义上的夫妻了。

    离别这一年来,我有时候也会偶尔想想她,想起在苗疆和她无忧无虑的快乐日子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让我选择和她生活在那个未开化之地,这是绝对做到的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