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725节

    除非,我完全放手不管,将自己一手经营的吴盟战堂,放手交给别人,从此置身事外,不管不问。

    “李荣乐,做为朋友,我想提醒你一句,这条路终究是不归路,你再执下去,迟早不会有好结果。”王素研语重心长地劝我道。

    我自己何尝不知道。现在的我,看似风光无限,却是将脑袋憋在裤腰带上,站的位置越高,摔下来也就死得越惨。

    别说青龙会不会放过我,就连警方,也迟早会对我动刀子。

    除非,我能将吴盟战堂做到像青龙会那样的层次,开始洗白旗下所有生意,另外再给自己找些护身符,但及时这样,也难保不会出事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等时机成熟,也许我”

    “不要给自己找理由,如果你现在退出来,还不算太晚,不然只会越陷越深。”王素研打断我道,直接封杀了我的狡辩。

    着她脸上真挚的表情,我倒是略微感觉有些欣慰。

    看来我几次的舍命相救,也不没有捞到半点好处。从王素研对我滇潿度来看,她还是挺关心我的。

    “巴拓说,你中的合欢盅根本无药可解,最后很可能会死,你想过吗?”我转移话题,看着她道。

    王素研的脸一蟼愑变得灰暗下来,脸上露出恐惧之銫,连身子都微微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想必在这段时间里,她的盅毒已经发作了数次,那种身不由已,仿佛被银魔附体的可怕感觉,她肯定不想再经历第二次。

    但悲哀的是,除非她现在立即自杀,不然,在接下来的大半年里,她还要经常尝到那种感觉,而且会越来越疯狂,直到崳!火焚身,以一种很残酷的方式结束生命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死,真的不想,可又有什么办法,李荣乐,如果直到了那一天,希望你能开枪打死我,免得我Yi_168"人现眼。”王素研这个坚强的女人,像被击垮了一样,突然捂着脸哭了起来,哭得那样伤心、绝望。

    是啊,她还年轻,还有大好的前途,就这么死了,换做是谁都不甘心啊。

    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章 难度更大

    “行了,别哭了,巴拓说没有解药,就真的没有了?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人心,只要想找,总能找到解决的办法的。◆ .ń徑ц.◇”我有些心烦意乱地说。

    王素研一听,马上止住了哭声,泪水涟涟地看着我:“李荣乐,你有办法?”

    我沉默地吸着烟,没有回她,心里却在权衡着这么做的利弊。

    “李荣乐,你快说啊,是不是有办法解我的盅毒?”王素研一下扑到我面前,像看到救命稻草一样,脸上带着强烈的求生的渴望。

    “有是有,只是”

    我皱着眉头,感觉心乱如麻,早知这样,刚才就不提这茬了。

    如果她让我去找乌雅要解药,就等于将我往火坑里推。

    王素研用力摇晃着我的手腕,哀求道:“李荣乐,你快说,是什么办法,只要能治好我身体,任何代价我都能承受。”

    不等我开口说话,她又急丛丛地表态道:“你不是喜欢蓉儿吗,这件事包在我身上。蓉儿从小听我的话,只要你肯帮我,我一定让她嫁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即使我别的女人上过床?”我苦笑道。

    看来人都是怕死的,王素研也不例外,一听说自己还有生存的希望,她就什么原则也不讲了。

    王素研说道:“我相信,你一定会好好对待蓉儿的,对吗?”

    我苦笑了一声,道:“看来你很了解我。”

    “李荣乐,你真有办法解我的毒?”王素研又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道:“在十万大山的苗疆,有一个与世隔绝的古老部族,那里是巫盅的发源地,几乎人人都会下盅,巴拓应该就是其中的一员我曾经因为路,在那里呆过几天,认识她们中的一些族人,如果你能找到她们,或许还有治愈的希望。”

    王素研像听到上帝的福音一样,马上喜出望外地问道:“真有这样的地方?李荣乐,你不是在骗我?”

    “我有骗你的现由吗,你又不会给我处。”

    “那真是太好了,事不宜迟,你马上带我去。”王素研拉住我的胳膊,好像下一秒钟,就想飞到苗疆似的。

    “喂喂,你自己去就好了,我可没义务陪你。”我推开她的手,从床上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可是,只有你知道路。”王素研杨楚可怜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抱歉,事隔这么久,我早就不记得路了,而且那里十分凶险,去了就是九死一生,我没结要为你搭上杏命。”我十分绝情地说道,其实在我的内心里,害怕的并不是乌雅,而是怕见到洪菲菲的尸骨。

    阿峰安排寻找菲菲的人马,现在还没有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但越是没有消息,对我来说,越是好消息。

    我不止一次幻想,也许洪菲菲还活着,她像我一样,受了伤,被其他苗人所救,半年没有音讯,只是在那里疗伤。

    其实我知道,这种想法只是在自我安慰,洪菲百存活的机率,不足一成。

    “李荣乐,难道你就这么狠心,见死不救吗?”王素研十分伤心地看着我,两行清泪挂在脸蛋上,显得有几分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见死不救,而是有自已的苦衷,那个地方”

    不等我说完,王素妍突然伸出手,拉开了自己套裙的拉链。

    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她,问道:“你,你干什么?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