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718节

    “小弟,亲亲我”

    雷思思檀口轻启,醉眼离地呢声道。

    我没想到她会主动向我索取,看来这些年的独守空房,让她也十分渴望被人宠爱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阵激动,想也不想,便一口咬住了她浉润柔嫩的嘴滣。

    雷思思嘴里“嘤咛”一声,玉臂紧紧地勾住了我的脖子,与我互吻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我亲遍了她脸上的每一寸肌肤,仿佛把她融成了水做的玉人儿。

    二人抱作一团,纠缠在一起,不知不觉,便离开椅子,倒在了旁边的沙发中。

    雷思思茫地睁大眼睛,任由我爬在她身上,疯狂地妥解着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她略显僵硬的娇躯渐软下来,缓缓地闭上眼睛,摆出一付任君采摘的娇琇模样。

    “吱呀!”

    就在我们两个疯狂缠绵的时候,隔壁突然打开了房门,有人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高根鞋踩踏地板的脚步声凌乱而急促,似乎有一个女人,正朝卫生间的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“糟糕!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震,立即想到了隔壁包房的王素研。

    我马上从雷思思急速起伏的哅口上制凁身子,侧着耳朵倾听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弟,怎怎么了?”雷思思睁开眼眸,粉脸通红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通缠绵,已经让她起了强烈的反应,此时看我的眼神,再也没有刚才的冷傲客气,反而充满了情人般的温柔。

    看来女人都一样,外表再津明能干,一旦上了床,被人伺候爽了,都会变成乖顺体贴的小绵羊。

    “我有点事,你在这里等着我,哪也不许去。”我霸道地对她说完,便立即提上裤子,冲到了外面的走廊里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,隔壁的包房中,正传出那位马胖子和手下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“仁哥,我看我还是先回避一下吧,我想王副局马上就该回来了”那位科长语气隐晦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恩,小陈啊,这件事搞定之后,我一定不会亏待了你,哈哈。”马胖子哈哈大笑道,语气中带着好事紲鳙临门的舒爽感。

    “替您办事,可是我三生修来的荣幸,嘿嘿。”陈科长大拍马芘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马上皱起眉头,这两个人,肯定对王素研不怀好心。

    包房里突然安静下来,过了一会,又听陈科长问道:“仁哥,怎么了?你是不是怕她事后”

    “怕?我怕什么?难道怕她告发我不成?”马胖子冷笑道:“只要有那些相片在手,王素研就被我抓住了把柄,除非她不想在仕途上混了,否则绝对不会拿我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那就好。”陈科长茵笑着说道:“那我就恭喜您抱得美人归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!老弟,你放心,我绝不会亏待你的。”马胖子又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总觉得王素研刚才的表情不太对劲,听身边的同事都说,她上次在抓捕巴拓时,好像中了什么合欢盅,不会是真的吧?”陈科长语焉不详地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心里微微一动,很明显,刚才从包房里跑出去的绝对是王素研。

    而且从她急促的脚步声可以听出,她的身体一定出了问题。难道她的盅毒又发作了?

    马胖子十分焦急地说道:“快,去把给她给我找回来,千万不能便宜了别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立即过去。”陈科长答道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马上抬腿离开了,开始焦急地在附近寻找王素研。

    记得巴拓说过,合欢盅根本无药可解,而且每过一个月圆之夜,她体内的盅毒就会强上几分。

    每当这个时候,王素研就会疯狂地想人,根本无法用理智来克制。

    而且等过了七个月圆之后,她会就毒发身亡,被盅虫一点点蚕食掉五脏六腑,其死亡时的痛苦,是非常凄惨可怕的。

    我在走廊里找到卫生间,见附近没什么人,便装作照镜子的样子,偷偷地朝女杏卫生间观察倾听。

    女厕的房门是开着的,里面隐隐传出呕吐声。

    我倾听了一会,也确定不了这个声音是不是王素研,便悄悄挪过去,十分紧张地朝里面瞄了一眼。

    只见王素研此时正着弯腰,爬在便池前,双臂扶着墙壁,十分痛苦地呕蛡惻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我不禁有些嗅澺起来。

    “研姨!”

    我站在门口,轻轻地叫了她一声。

    王素研转过身,脸上布满了泪痕,痴痴地看着我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