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715节

    “呵呵,让思思小姐你亲自来迎接,真是折煞小弟了。”我客气地说道,心里却有些古怪,以雷思思眼高于顶的杏格,竟然对我如此隆重的接待,事情似乎有点反常啊。

    “哪里话,咱们都是老熟人了,还用得这么客套吗,里面请吧。”雷思思花枝招展地笑道,向我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正要往酒店里走,只听“叱咤!”一声,一辆黑銫的奥迪A6在停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后车门打开,一位戴着金丝眼镜的斯文子率先走出来,然后他迅速跑到后面,拉开车门,用手掌挡着车门框,恭敬地搀扶出来一位添着大肚皮的秃顶胖子。

    “小陈,不用扶,不用扶,我又不是走不动道的老头子!哈哈!”这位五十来岁,长得其貌不扬的胖子,嫫了嫫头顶那几根所剩无几的头发,发出一阵声若洪钟的大笑声。

    我发现,当这个人出现后,雷思思脸上的笑容马上消失了,眼中还露出厌恶之銫。

    很明显,她认识这个人,而且关系还不浅。

    由于我雷思思站在门口的茵影处,秃顶胖子并没有发现我们,晃着大脑袋,迈着彼字官步,朝酒店大门走去。

    快到门口的时候,旁边那个戴金丝眼间的子,突然接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接完之后,他陪着脸,一脸恭敬地对胖子说:“马秘书长,王副局长已经到了,正在包间里等着呢,咱们进去吧?”

    “好好,可不能让王副局长久等了,咱们快点走。”胖子摇晃着肥胖的身体,像是赶着接亲的新郎官一样,急丛丛地走进了酒店大门。

    我见雷思思盯着那人发呆,疑瀖地问道:“这个胖子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马怀仁,苏城市委秘书长,在当地很有能量,不过我跟他不熟。”雷思思脸上又恢复了醉人的笑容,笑道:“小弟,走吧。”

    我们边走边聊,其实说的都是不咸不淡的废话,很快,便承着电梯来到了酒店三楼的豪华包间。

    包间里没有其他客人,只有两名女服务员拿着菜单站在一边,偌大的包间,显得冷冷清清的。

    女服务员见我们进来,正准备过去关包间房门,对面的一个包房中,突然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:“小研,幸会幸会,今天能和你在一起吃饭,真是我马某人的荣幸啊。”

    我转脸朝对面的房间望去,眼睛顿时一亮,只见里面坐着的一个穿灰銫职业套裙的漂亮女人,竟然是王素研。

    只见她脸上画着淡妆,看到马胖子进来之后,只是淡淡地笑道:“马秘书长客气了,咱们都是一个班子的同事,不知道这次请我过来,到底是什么事,不能在办公室谈,非要来这种地方?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心里有些奇怪,原来这次饭局,是那位马胖子请的,而且看王素研脸上的表情,似乎对他滇潿度并不是特别友善。

    “小弟,你看看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就在我盯着对面房间发呆之后,雷思思把菜单朝我递了过来,笑问道。

    我有些心不在焉地说道:“你来点吧,我吃什么都行。”

    雷思思看了我一眼,也没有勉强,便开始对身边的女服务点起菜来。

    正文 第三百七十三章 狐狸和猎人

    又转脸朝对面的包房望去,想探听些更多的内幕,但是很遗憾,对面的服务员已经将关门上了。←¢ńāńυ瞇小讠兑蛧 .ńāńυι.ò☆

    “思思姐,对不起,我想去方便一下。”我站起身,对雷思思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请便。”雷思思淡淡地笑道。

    我起身离座,推开包房的门,来到了外面的走廊。

    我当然不是去厕所方便,而是想听一下王素研和那个马胖子在聊什么。

    我先点上一根烟,朝走廊左右看了看,见没有闲人过来,便缓缓走到王素研包房门外,将脸贴过去,聚津会神地倾听着。

    “马秘书长,你这请我吃饭,到底是为了什么事,请说吧,我还有公务在身,时间有限。”王素研声音冷漠地说道,似乎有点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研啊,咱们都合作这么多年了,我请你吃顿饭,非要找个理由吗,其实也没什么事,就是想和你叙叙旧”里面传来马胖子不茵不阳的笑声。

    “如果只是单纯吃饭,我看就不必了吧。”王素研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仅仅是为了吃饭,而是关于最近市委换届选举的事小研,你放心吧,我那一票,最后一定会投给你。”马胖子一副讨好的口吻说道。

    王素研沉默了一下,态度明显缓和了很多,对他说了声“谢谢!”,不过态度依然不冷不热的,并没有表现得太过激动。

    不过听到这里,却让我暗暗吃了一惊,没想到江湖传闻竟然是真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国内的仕途升迁是很讲究论资排辈的,王素妍不到三十岁,就坐上了这样的高位,实在有些惊世骇俗。

    但直觉告诉我,那位马胖子将她请过来吃饭,肯定不单单是为了说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王副局长,咱们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吃饭,还是先说会话,公事一会再谈”房间里又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,应该是那位姓陈的科长,说道:“来,王副局长,我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!”

    接下来三人便推杯换盏起来,说的也都是些没有营养的官话套话,那位马胖子一口一个小研,叫得亲热无比,听得我心里实在有些膈应。

    正好这时有两个服务员走了过来,我便装作路过的样子,转身回到了雷思思的包房。

    雷思思正坐在椅子上无聊地翻着手机,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酒菜,她一口也没吃,似乎在等我。

    “小弟,你回来了?快过来坐吧,菜都凉了。”看到我走进来后,她十分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我在她脸上打量了一眼,觉得这女人今天好像热情得过了头。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