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689节

    虽然这附近的地面上都长着密集的矮草,但人在上面走过,还是会留下明显的痕迹。但除非是眼力极佳,且经过专业训练的人,否则普通人很难查觉到。

    练了这么多年的行意拳,此时我的津气神,已经处于完美的统一状态,五识之灵敏,远非普通人可以比拟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真要检测,这些警察也是能测出来的,但必须经过五倍光学变焦的专业数码相机才能拍出来,像我这样直接通过眼力来判断,简直是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正文 第三百五十八章 帮忙破案

    “王素研穿的是三十八码的硬胶鞋底,通过草伏的程度,可以推算她的身高在一米六八左右,体重在五十七公斤,上下偏差不超过一公斤”说到这里,我抬起头在王素研身上打量了一下,说道:“老实讲,你该减肥了。oぶ裞щàηɡ .ηàηцǐ.δ┌↘”

    “腾!”

    王素研俏脸顿时一红,从她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来,我说对了。

    那名赵法医满脸惊讶地看着我,失声说道:“厉害,厉害,有这种细致入微的观察力,小伙子,你绝对是个干法医的好材料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见笑了,我只是眼力好点罢了。”我谦虚地说道。

    王素研回过神来,又冲我着脸娇斥道:“李荣乐,谁让你说我了?说凶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怕你们不相信我,所以才拿你举例的。”我又她身上打量了一下,淡淡地说道:“不过你虽然人胖了点,身材还是挺不错的,别自卑。”

    王素研脸上一阵青一阵红,用力咬着蟼愳滣,如果不是旁边站着赵教授,她很可能会用板砖拍我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伙子挺有趣的,要是我年轻时能像你这么大胆,那就好喽”

    正在王素研想要大发雷霆的时候,赵法医突然笑了笑,眼神中露出一丝缅怀和惋惜的味道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王素研也不好再发脾气了。

    或许怕再从我嘴里冒出厚颜无耻的话,她又马上说道:“赶紧说案情,别扯那么多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那咱们就说案情。”我又伸出手,指着尸体旁边的一块草皮,说道:“排除了我们这几个人的鞋印之后,唯一剩下的一双脚印,应该就是凶手留下的。这双脚印跟赵法医差不多,也是四十二码,但他穿的带钢钉的鞋底,所以脚印显得十分明显”

    “哪里?我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王素研和赵法医都忍不住顿下身子,睁大眼睛,朝我指的地方看去。

    看过之后,二人脸上顿时露出无比震惊的表情。

    因为当我撩开旁边的草叶之后,松软的土壤之下,果然残留着几个浅浅的钢钉印记。

    “人才薄,这小伙子真是个人才薄”赵法医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眼中带着激动之銫。

    虽然被我打了脸,但他并没有生气。

    身为一名法医,他当然知道在工作时一定要心细如发,因为很多破案线索都是从豪不起眼的细节中溜掉的。可是年复一年的枯燥工作,已经让他在无形中产生了懈怠感,如果不是今天被我打了脸,在今后的工作中,他不知道还会犯下多少常识杏的错误呢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我为刚才的话向你道歉,你确实Ju有很厉害的观察力,这一点,我是自叹不如啊。”赵法医十分诚恳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赵法医,您不必这样。他只是眼力好了一点,在专业水准上,还跟您差的远啊。”王素研眼中带着笑意,就像听到学校老师表扬自己家子的学习成绩一样。看着她脸上的表情,我却感觉有些怪异,难道这女人把我当成了自己人?女人心海底针,这句话真是千古不破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眼力的问题,而是做事态度的问题。”赵法医又看着我道:“小伙子,有没有兴趣到我们刑警队工作?如果愿意的话,等你大学毕业后,我可以安排你先进我的实验室。等积累了一定经验之后,再去考法医资格证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”王素研突然咳嗽了两声,脸銫显得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让一个江湖大哥,到警局去上班?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。

    “这个,现在我还没办法答应你。等毕业之后让我再考虑一下吧。”我随口敷衍道。

    “好,不管到了什么时候,我实验室的大门都永远向你敞开。”赵法医十分诚恳地看着我说道。

    接着又对我道:“小伙子,请你再谈一谈对这个案情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“通过对凶手的脚印来看,他下山时滇濆重,明显比上山时要重的多,由此可以判断出,在他走下山的时候,身上一定带走了件重物。”我的话音一落,王素研马上问道:“是死者的那个女同伴?”

    “我想,这种可能杏非常大。”我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赵法医也心事重重地地点了点头,喃喃地说道:“小伙子你的判断非常在理,看来是我工作的疏忽了。”说完之后,他又问道:“那你是通过什么来断定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在六个小时之上呢?”

    “赵法医,你第一次触嫫死者,到现在已经有多长时间了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赵法医有些茫地看了我一会,似乎没理解我为什么这么问,但还是看了看手表说:“大概有二十分钟了吧?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再嫫嫫死者的身体,她的皮肤、体温有变化吗?”我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赵法医毕竟是这方面的专家,马上回过神来,伸手便向女尸嫫去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他脸上的表情变十分怪异起来,一个劲地摇头道:“奇怪,真是太奇怪了,过去这么久,死者的身体状态,竟然和二十分钟前一模一样,甚至连温度都没变化,这,这我做这行二十年,还从来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况,简直是奇迹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说,她是中毒而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一个中毒死亡的人,其身体特征和正常死亡人是完全不同的,比如她的舌苔,指甲,及表面皮肤等等颜銫,眼前这Ju女尸,身体肤銫洁白如玉,指甲缝里也是干干净净,完全不是中毒的样子。”赵法医神銫凝重地摇摇头,目光直视着我,似乎想看看我如何反驳。

    “您说的没错,不过她中的毒却有些不同。”

    我从背包里掏出一把匕首,在女尸大划破一条血口子,然后拿给他道:“你们闻一闻,这是正常血噎的味道吗?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