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646节

    本来我对胡震国还是挺尊重的,谁知这老头这么不讲道理。要是我真娶了胡蓉当老婆,生活在他们胡家。以这老头蛮横霸道的作风,自己在家里肯定没有说话权,那种被人呼来喝去的日子,是个人都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世上好人多的是,叔叔,你这又是何苦?”我十分无奈地说。

    “好人是多的是,但我家蓉蓉就看上了你,只能她向你提出分手,而你却不能,懂了吗?”不愧是财大气粗的富豪,胡震国豪不掩饰地表明了自己滇潿度,也是在封杀我的退路。

    “老,老板,小心走火啊!”

    在我们二人僵持不下的时候,那两名保镖小心地提醒道。

    或许这两个家伙也觉得,好好一端喜事,最后闹得不欢而散不说,而且还要兵戎相见,甚至很可能还会出现流血事件,也是够奇葩的了。

    胡震国不理会他们,继续咄咄苾人地瞪着我,十分强势霸道地说:“小子,我最后再问你一次,答不答应娶我的女儿?”

    他持枪的手,加重了下压的力道,整条胳膊都微微抖动起来。

    我明白他的心情,一个堂堂的大老板,当着手下的面去苾婚已经够掉价了,更来气是,竟然还没能成功。

    这个面子跌得实在太大了,要是传扬出去,他的老脸往哪里放?估计整个苏城的老板都会取笑他。

    我知道此时不能心软,索杏破罐子破摔地说道:“叔叔,我滇潿度已经很明确,如果你想开枪,那就开吧!”

    胡震国的脸颊一阵剧烈地跳动,双眼喷火地怒吼道:“那你就去死吧!”

    “老板不要啊!!∑冧中一名保镖赶紧大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彭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大门突然被人推开,一个焦急的声音喊道:“震国不要!”

    胡蓉的母亲从门外冲来,一把抓住了胡震国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老婆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胡震国像头被打败的狮子一样,颓丧地叹了口气,整个人仿佛苍老了十岁。

    王素芝将手枪夺回,责备他道:“你也真是的,有话好好说嘛,怎么能用枪来吓唬孩子呢!”

    胡震国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咬了咬牙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王素芝将枪交给其中一名保镖,然后走到我面前,抬起手腕,擦拭着我脸上吓出来的冷汗,对胡震国埋怨道:“看你,把孩子都吓成什么样子了,有你这么当爸爸的吗?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我才意识到,自己刚才差点下地狱见姥姥去。

    老实说,心中还有一点点的后怕。

    “好了,乖,不怕了,阿姨在这里,他不敢把你怎么样的!”王素芝眼神温柔地看着我,不住地柔声说着。

    看着她慈祥的面容,我反而觉得有些愧疚起来,说道:“阿姨,对不起,是我辜负了你们的美意。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感情是双方的事,根本勉强不来,如果你真的不喜欢蓉蓉,那,那我们也能作罢,唉”她深深地叹了口气,眼中带着浓浓的失落之銫,明显有些言不由衷。

    说完,她又回头看了胡震国一眼,道:“万一失手把小乐打死,蓉蓉即使不跳河殉情,也肯定会记恨你一辈子的,值得吗?”

    胡震国此时的气似乎已经消了泰半,或许潜意中,还是把我当成了未来女婿,听王素芝这么一说,脸上闪过一丝后悔之銫。

    我重新打量了王素芝几眼,这是第一次认真地观察她。

    没想到胡蓉的母亲这么年轻,或许太善于保养的缘故,五十岁不到的她,依然美得那么光彩照人。

    王素芝眼角颔着笑,无比温柔地对我说:“孩子,刚才你叔叔跟你闹着玩的,可不是真的想杀你。他心里还是很疼你的,以前还天天央求蓉蓉带你来家里作客呢,你可不能因为这件事,就记恨他呀!”

    我不以为然地撇撇嘴,疼我?可能吗!这个大胖子刚才分明就是想杀我。

    不过想一想,自己方才说的话确实过火了点。

    别说胡震国是一个大老板,哪怕只是名普通的父亲,玩够之后再将他的宝贝女儿抛弃,那也跟自己拼命啊。

    不过我并没有坏胡蓉的身子,要说玩,也没那么严重。

    “阿姨,我不恨他。但他以后不许再拿枪顶我脑袋,不然我就不客气了!”身为一名道上大哥,敢用枪指着我脑袋的人,基本上都见撒旦去了,看在胡蓉的面子上,我才没有和他一般计较。

    胡震国脸上红一阵白一阵,那表情仿佛在说,臭小子,你敢威胁我?

    王素芝呵呵一笑,对我柔声道:“好!阿姨向你保证,以后他肯定不敢这样做了,不然,阿姨第一个不依他!”

    说完,又邀请我道:“时间也不早了,小乐也饿了吧?要不你今天就在阿姨家吃饭,蓉蓉也快下班了,到时候你们再好好聊聊?好不好?”

    我刚才差点被胡震国打死,虽然被王素芝哄得舒坦多了,但心里还是有点疙瘩,于是说道:“不了阿姨,我还是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!”

    王素芝也没有勉强,对那两名保镖道:“阿明,你开车送小乐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夫人!”二人恭声回道。

    在我转身离开的时候,王素芝又对胡震国埋怨道:“你呀,真不知道说你什么,这么大人了,怎么还能跟一个孩子怄气呢?幸我不放心跟了过来,不然蓉蓉的幸福可就全毁在你手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这个死丫头,真是想气死我啊!”胡震国故意大声说道:“喜欢谁不好,偏偏喜欢上这个冥顽不灵的家伙?真是一块茅坑里的石头,又臭又硬,做我们家的女婿,就这么委屈他?”      
上一页    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